• 第二十九章:小妹吕岫

    更新时间:2018-06-14 20:16:53本章字数:3422字

    就在我们等公交的过程中,工作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一个陌生号码,我和王可馨目光互相对视了一下,这很有可能是我们的第二个顾客的来电,小周是王可馨接待的,所以这一次她让我来。

    然后我又在电话响了三下后点下了接通键,是个女人的声音:“你好,请问是小小温柔旅舍吗?”

    “是的,没错,请问您是要预定我们的房间吗?”我很激动,而王可馨也靠在电话前小心翼翼地听着,看来她是跟我一样的心情。

    “是的,我明天会来到这里,你们是有接送的是吧?我明天是坐飞机过来的,你们能到机场来接我吗?”这个女人说话很干脆,不像小周那样腼腆的,或许是个在社会经战多年的白领。

    我轻轻地把王可馨推开,因为她靠得我那么近,弄得我有点痒,然后对着电话说道:“没问题的,您稍后在我们公众号下单,然后我们会给你安排接送的,到时候你上机前联系一下那个号码就可以了。”

    “好,那我现在去下订单,那经费不会改变吧,不会突然加收什么跑路费的吧?”

    我笑道:“你放心,不会的,公主号上标着什么价就是什么价,而且你也是开业后的前几位顾客,我作为老板都会亲自去接送的,你也可以跟我聊聊天,谈谈心,我是自学心理学的。”

    我之所以会自信地这么说,是因为我知道她作为一个有经验的女人,肯定会先了解过才会选择我们旅舍的,她之所以选择旅舍肯定是因为我们有谈心这么一个服务,不然她也不会再三确定有没有接送和另收费的问题,因为在公众号的介绍里是有说明接送的时候可以选择能谈心的接送员,可以让你感受一下和心理咨询师聊天的感觉。

    “那就好,额……那……”这时,电话那头的女人却开始犹豫了起来,似乎她还有什么问题又不好意思说。

    却不想王可馨立马抢过电话:“你好,不对,您好,我是老板的小跟班,啊呸,我是旅舍的文员,请问您是不是会晕机或者怕高原反应之类的?”

    我在一旁小声地说了一句“怎么可能”,结果王可馨按下了免提,我很清楚地听到:“是的,我平常偶尔会晕车的,所以我担心也会晕机,我从来都没坐过飞机,也没去过海拔那么高的地方,所以估计会麻烦到你们。”

    此刻的我就像被新鲜出炉的肉包子落雨般的砸在我脸上,那猝不及防的打脸,来得却是如此之快。

    “您放心,我们这边会帮您准备好一些抗高原和晕车之类的药物,去接你的时候我也会跟着去到,到时候您有什么不舒服您跟我说就可以了。”

    ……

    挂掉电话以后,王可馨又再一次用她那得瑟得要死的表情看着我,这次我理亏没有说什么,而是看着窗外那些树木正在我眼前飘过,我也没有发呆,而是在心里感叹着还好有王可馨在,要不然错过了捕捉顾客这么内心的表现肯定又会让她对我们旅舍大打折扣的。还好在第二天来临之前我们终于接到了第二单生意。

    片刻之后,公众号就收到了她的预定,她预定的是单人房,而我们仅有的两间单人房,一间被王可馨长期入住了,一间又被小周预定了,不过小周只是预定了两天,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不出意外小周会在张施怡(刚刚打电话的女人)来临之前退房,又为了确保起见,我皱了皱眉头找到张施怡的电话拨了过去。

    “您好,是张女士吗?我是小小温柔旅舍的老板,吕乐希。”

    “嗯,我知道,刚才通过电话了,是出了什么问题吗?”能听到那边吹头发的声音,不过很快又消散而去,我想是那边接到电话后才意识到吹风机还没有关。

    “是有点小问题,就是您预定的单人房目前已经没有了,有一个顾客明天会退房,但是也不确定他会不会续房,这边能不能给您安排到双人房呢?目前我们旅舍还有很多空位,你在双人房也是一样的,不会有别人入住。”

    那边示意没问题,然后互相道谢后便挂掉了电话。

    当我们回到旅舍的时候已经是夜晚的十一点半,大家似乎都已经睡了。洗漱完后,我回到房间里,却让我看到也许会喷鼻血的一幕,我忍不住喊了一声“卧槽”,还没并没有惊醒郭可芯,我透过iPad的闪光灯正好看见郭可芯的睡姿,此刻的她并没有完全的盖好被子,她是背对着我侧着身子在睡而她的右腿却挣脱了被子夹在了被子之上。眼前的郭可芯只是穿着小短裤,也就是说她有雪白的大腿有四分之三在我面前裸露出来,被我一览无遗,我下意识地摸了摸鼻子,还好没有流鼻血,但是此时此刻我已经无法安分下来,加上今晚还被王可馨给挑逗了一番,妈的,现在郭可芯也在房间里睡着,我又不好用手去打那个堪称世界上最安全的交通工具,看来今晚又是一个让我受尽折磨的一晚。

    ……

    我不记得我昨天晚上是怎么睡着的,我好似隐约记得我做了一个梦,在梦里我竟然梦见了两个白雪公主,一个在对我笑,一个在对我哭,然后苏晓晓却又突然出现在她们之间……之后的梦境我就再也想不起其他内容来了。

    简单地洗漱过后,我一边吃着早餐一边查看张施怡的航班,时间还算充足,她是中午时分才到达机场。就在我正在寻找王可馨的时候,她就背着个大包拎着个小袋的走到我面前。

    “你……这是要搬家还是走难?”我不解地问道。

    王可馨很自觉地把她身上所有的大包小袋放在我身上,然后也不看我一眼自顾自地说道:“这还不是为了顾客,怕她又晕车又有高原反应什么的。”

    “那这他妈几件大衣是怎么个回事?”我指着她背包里的大衣问道。

    “你怎么这样,我好不容易才叠好的,你不要乱动我的背包,你怎么知道小怡有没有多穿衣服来呢,万一她衣服不够着凉了怎么办。”说着,王可馨就从我手中抢过大衣和背包试图着把大衣塞进去。

    我被她气到吐血,看她那自信的面容,我差点就信了,全天下的顾客都是傻逼,就属她最聪明。我又向她挥了挥手,示意她过来,然后没好气地跟她说道:“我真的怀疑你是不是智障,只要她不傻都知道拉萨是个寒冷的地区好不好,不穿够衣服过来等死?还有我们这里海拔不算高,没必要把氧气瓶给带上,我们准备氧气瓶是给去林芝这种海拔比较高的顾客准备的。”

    之后的半个小时,我又帮她整理了一下要带过去的东西,一切从简,要不然到了机场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才是来旅游的顾客。这次我们提前了一个半小时出发,因为这次的司机是王可馨,也许是她太久没开车了想过过手瘾,所以这次让她来开车过去机场,回来的时候再换我来开。

    “卧槽!你他妈想撞死我啊?”我刚上车安全带还没来得及系好,王可馨便发动车子冲了出去。

    “切,谁叫你那么磨磨蹭蹭的,安全带也不系,撞了活该。”

    “你他妈差点要了我条狗命你知道不知道?什么叫不系安全带,我他妈刚上车还没来得及系你就“嗖”一声的启动,你赶着去投胎吗?”

    也许她今天心情不错,竟然出奇的没反驳我,只是打开了音箱,似乎在一边跟着节拍一边在开车,我也不敢再去跟她争些什么,因为我怕我他妈今天会冤死在她手上。

    在去机场的路程中,我拿着王可馨的手机登上了自己的微信在翻开着他们的朋友圈,试图找出点乐趣来,此时我手机却毫无征兆地响了起来,一般在这个时间点我爸妈是不会打电话过来的,我掏出手机一看,是我妹吕岫的电话。

    “哥,我有件事和你商……”

    小岫每一次给我打电话都是不怀好意的,反正不是要钱就是要命,我记得有一次她在学校得罪了一位公子哥,让我去充当她的男朋友差点没被围殴致死。所以这次我直接就打断了她的对话:“没钱!”

    “哎呀,哥,我这次打给你主要不是问你要钱……”

    “那还是有要钱的想法。”我再一次打断道。

    电话那头似乎来了小脾气,足足沉默了两秒,才对我说道:“吕乐希,你给我听着,我这次找你主要是想和你商量一下我实习的时候想到你那里帮你,听咱妈说你长本事了,在那边租下一个几乎不会盈利的旅舍经营,所以我想去看看。”

    “可以啊,没问题。”我想都不想地答道。

    “就这么简单?”那边似乎还有疑问。

    “就这么简单,你只要得到咱妈的同意,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说实话,我挺希望小岫来帮我的,毕竟远在他方身边没有一个亲人,有时候还是显得很孤独,想找个谈心的都没有。不过我心里也清楚,家里人是不会同意她过来这边帮忙的。

    所以小岫这边马上反驳道:“哎呀,哥,你也知道咱妈不会同意的,我去帮我说说,帮我求求情去。”

    这丫头还真是不会客气,就连恳求的语气都不带疑问的,而是直接命令似的肯定句。可我这边也实在没有办法,只好说道:“说实话,哥也挺希望你能来的,毕竟我们是亲兄妹,留在身边有个互相照应也不错,但是咱妈的性格你也懂,她可以完全扭曲事实把错的结论能说成对的,所以我也完全拿她没有办法啊,其实我一直都觉得她不去当律师真的是浪费了,你还是自己去找咱妈说说吧,委婉一点,撒撒娇什么的,说不定咱妈就同意了。哥这会有点忙,先不说了啊,如果你得到了咱妈同意提前通知我就成。”

    说完,我也没得小岫回复便先挂了电话,我以为她会就此放弃,却没想到5分钟过后,她给我发了个微信说咱妈同意了,而她也没有再提起问我要钱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