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我愿意嫁给你

    更新时间:2018-06-17 23:15:41本章字数:3297字

    我刚刚是看到了王可馨赤裸的胴体了?

    我拿开了毛巾,王可馨竟然还没有关门,画面再一次静止,只见她正一手挡在胸前,另一手正在捂住女人最隐秘的部位,虽然她的胸小,但这完美的身材比例还有那雪白的肌肤,再加上浴室里散发出来的蒸汽让她更加若隐若现,这简直就像仙女下凡一样,我竟然看得回不了神。

    “吕乐希,你个变态,你还看?”

    我终于在她的叫骂中回过神来,回到现实中我又觉得自己有点无辜,第一次怪我大意,但是她精准地把毛巾砸在我脸上的时候怎么不去把门关掉,这就不能怪我了吧。我有点木讷地说道:“这真不是我想看,倒是你怎么不把门给关上?”

    王可馨估计是没有想到我会把锅甩给她,只见她正准备挥动她那小手,但她又马上反应过来自己目前的姿态,于是她又重新捂住自己那若隐若现的部位,对我吼道:“你觉得我现在还有多余的手脚来关门吗,你赶紧过来把毛巾还我,顺便把门给带上。”

    直到王可馨完全地消失在我视线里我都还是未能平复我那骚动的心,下一刻我又马上意识到如果我再不离开等到王可馨洗完出来我可能就要和这个世界说再见了。最后我又贪婪地看了浴室门口一眼便准备转身离开这个危险的地带,还没走几步浴室里又传出王可馨的声音:“吕乐希,你要是敢偷走,我就戳瞎你的狗眼。”

    王可馨的一句话又让我再一次静止,还没来得及迈出的左脚还停留在空中,不知道是该迈上去,还是该退后一步。我之所以会纠结也并不是害怕王可馨真的会戳瞎我的狗眼,发生这么一件事情确实也需要好好沟通一下,仔细想想却又好像没有什么好沟通的,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也许才是最好的。但这样又对王可馨不公平,也许我是除她亲人以外第一个看遍她全身的外人。是的,刚才在她还没反应过来之前,我什么都看到了。但也不能就因为我一个不小心看到了她老的胴体然后就让我负上责任吧。

    “看来还是挺乖的,果然还没有走嘛!”

    这时候的王可馨已经穿好了衣服,她的秀发还没有干透,身上也还在散发着只有她才有的淡淡清香。我有些心虚的看着她的眼神,试图能在她眼神中看出点什么,但她又一副若无其事地看着我,我实在捉摸不透她脑子里在想什么。我想了想用着万事好好商量的口吻跟她说道:“要不……今晚的事情,我们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却不料王可馨一大步走过来抓着我耳朵就往上扭,然后是笑非笑地跟我说道:“我现在把你的耳朵360度旋转,然后我们再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好不好?”

    我看着她这么正经的眼神,说不准王可馨还真的会说到做到然后把我的耳朵来个360度旋转。如果换作别人来跟我说我一定不会相信,但王可馨我不敢保证,以她的性格就算是把我的左耳和右耳互相调换我都不会觉得奇怪,我深知自己理亏,所以我没有回应她,也没有反抗,就这么让她蹂躏着我的左耳朵。

    似乎蹂躏着我一个耳朵她还不过瘾,然后例外一只手又扭起我的右耳。她是真的用力在扭,一副要把我耳朵扭着汽车的后视镜的样子,又扭了好一会以后她终于放下双手,然后走到一旁的沙发坐下来像老师在教育做错事的学生一样对我说道:“你怎么不说话了?难道真的想让我把你的耳朵扭烂?说吧,你刚刚都看到什么了。”

    “其实……你也没有我……我是说其实我刚刚什么都没有看到,真的,我反应过来了以后就被一条毛巾给挡住了所有的视线,然后之后的事你都知道了。”卧槽!吓死老子了,差点就把那句“其实你也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小”给说了出来。不过仔细一想,还好刚才王可馨拿的只是毛巾,这要是拿个花洒沐浴露什么的砸过来,那还不得把我砸到医院躺个一年半载来。

    “怎么可能?你刚刚肯定什么都看到了,我可是有看到你那猥琐的表情在变化。”

    你他喵的,竟然都他喵知道了,还来问我。但是这个时候,我要为我的眼睛着想,只能一直否认我什么都没看到。于是我对她说道:“真没有,我表情在变化只是因为被里面的水蒸气熏到眼睛了。”

    结果王可馨压根就不相信,依旧盯着我,然后还指着我的鼻子说道:“涨知识了我还,能被水蒸气熏到眼睛的,我怕是全世界只有你一个人,不过你也别拿我当白痴看,我可不是什么三岁小孩,要是真的什么都没看到,那你鼻子流出来的是什么?红色的鼻涕吗?”

    听到王可馨的话后,我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刚摸完我就后悔了,妈的,被骗了。

    “姐,我错了,你就不要再折磨我了,你想怎么样你说吧,实在不行我现在就脱光让你看回去。”

    王可馨看着我这个马上要给她跪下的表情,忽然“噗”一声的笑了出来,然后对我说道:“你个死变态,谁要看你的全身啊,我可不想去洗眼睛。反正你什么都看见了,当然我也不会真的去戳瞎你的狗眼,但你占了我的便宜,你得补偿我。”

    还好,不用戳瞎我的狗眼,我当下就表示没问题,连忙点头答应下来。

    王可馨嘟了嘟嘴,然后起身说道:“不过现在我暂时还没有想到,想到了再告诉你。不过直到我想到之前你都得必须听我的。走吧,去许茜的酒吧,不然晚了他们又以为我们做了什么事情,还有今晚的事情你不能跟任何人提起。”

    说完她又回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又瞄了一下一旁的水果刀。那眼神仿佛在告诉我,如果我跟谁说了,她就一刀捅死我。

    一路上,王可馨又恢复那个疯疯癫癫的样子,看着这样的她我差点就以为今晚上真的什么都没发生。但马上我的耳朵便告诉我我想多了,因为我的耳朵直到现在还红红的,烫得难受。

    酒吧里,大家都尽兴地玩着,唯独许茜坐在一旁,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说来也奇怪,最近好像也没怎么看到张强,莫非他们又吵架了?我想走过去问问她,毕竟她的事情我知道的还挺多。不料我耳朵又是一痛,回头发现还是王可馨在揪着我的耳朵:“你干嘛一直盯着人家许茜姐一直看,你该不会想看完我的又去看许茜姐的吧。”

    我以为她就扭下,结果她越扭越大力:“姐,疼,你轻点,我只是觉得许茜她好像有什么心事,你没发现她最近都很没状态吗?”

    王可馨这才放过我的耳朵,然后留下一句她去陪陪许茜姐就离我而去。

    今天晚上我不知道我到底被王可馨扭了多少次耳朵,我只知道我的耳朵好像都产生了幻听。

    ……

    婚礼进行的很顺利,大家都很开心的在吃喝着,我看着小周夫妇那么幸福的样子,不禁有点羡慕起他们两个,他们比我还年轻,却在我之前修成了正果,不知道我的另一半会在什么时候出现,然后跟我修成正果,这样我爸妈也不会拼命催着我结婚了,不过到时候估计开始催我生孩子了,人就是这样,永远都满足不了自己心里的欲望。

    今天晚上小周和小怡才是主角,但不知道为什么被敬酒最多的却是我,而我也每一个都很豪爽地回敬着,渐渐地我有点喝高了,头脑一阵晕眩,但是我不能离开桌面,至少目前还不能,因为我隐约中还看到有人在拿着酒杯向我走来。跟我敬酒的很多都是老板,他们都觉得我这个旅舍搞得不错,他们说看好我,希望以后能有机会一起合作。

    其实我不喜欢这样,他们这么说只是敷衍的恭敬一下,也有的是想等我们成功了成名了再来跟我们合作,然后达成他们零亏润的计划,我觉得这种人很恶心,我甚至他们来这里并不是真正的祝贺小周夫妇,只是不知道在哪里听到有记者会来,想抛头露面一下。即便是这样,我也只能微笑面对,然后很不情愿的回敬过去,我不能在纯正的婚礼上闹出点什么事情,更不能直接就赶他们走。

    终于又回敬了几个后,在我视野范围内再也没人站起来。我这才有点摇摇晃晃地往厕所走去。我吐得一塌糊涂,吐得难受,甚至连黄胆水都吐出来了,还在干吐着。突然有人过来拍拍我的背,然后顺着帮我按背。好像是王可馨的声音:“真是的,喝不了那么多还去喝,你难道没看出来他们很虚伪吗?他们并不是真的想要祝福,而是趁着有记者在,然后好好的表现一下自己而已。”

    好在有王可馨的按摩,我终于舒服地吐了干净,然后跟她说道:“我当然知道,但是我作为老板,我不能做点什么,喝点酒也没什么,反正他们来也有给份子钱,这样小周夫妇能多点钱用,也不是一件坏事。”

    说完我又想到这是男厕,然后又对王可馨说道:“卧槽,这是男厕,你是怎么进来的?”

    王可馨摸了摸我额头,说道:“哇,你是不是喝傻了啊? 我不是走进来,难道是飞进来的?如果我不进来,你就算把喉咙给吐出来,你都还没有吐完”。

    “刚才你看他们的眼神好像很羡慕哦,你是不是也想结婚啦?”王可馨突然又看着我说道。

    我没想到我这点小心思都被她给看出来了,然后用开玩笑的口吻跟她说道:“对啊,怎么,你愿意嫁给我吗?”

    “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