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七章:不平安的平安夜

    更新时间:2018-06-29 19:39:20本章字数:3178字

    我很惊讶地看着郭可芯,因为我完全没有想过与我共舞,让我朝思暮想的白雪公主竟然不是她。我幻想过很多个与白雪公主重遇的画面,但我却从来没有想过掀开面具的白雪公主竟然不是郭可芯。仔细想想, 我曾经做过的梦似乎也在暗示着郭可芯不是真正的白雪公主,但当事实摆在我眼前的时候,我还是无法接受。

    郭可芯还在继续说着:“虽然我不知道与你共舞的那位白雪公主到底是谁,但是我可以告诉你,真正帮你解决那个混混的人是谁。”

    “什么?帮我解决那个混混的也不是你?”我已经无法用语言去形容我现在那浮夸的震惊感。

    郭可芯给我的信息量太大了,在我还无法接受她告诉我的第一个信息时,她又接着给了我一个还是没办法接受的信息。

    沉默许久后,郭可芯向我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是的,帮你解决那个混混的也不是我。虽然当时我答应了你,一定会帮你解决这个问题。但当我第一时间去到那个混混所在的地方的时候,王可馨已经在我之前赶到,并把那个混混要求的五万交了给他。她先是很惊讶我会出现在这里,然后又命令式的不准我把这件事告诉你。”

    命令式的不准我把这个事告诉你这个做法很王可馨,原来在我还在考虑找谁帮我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王可馨已经帮我解决了。换作以前5万块钱对王可馨来说最多也只能算是个零钱,但是在当时,我记得她家人已经断了她所有的经济来源。我无法去想象当时的王可馨是怎么下得决心用得什么表情去找她朋友去借的钱又或者是用了什么条件去找她老爸要的。

    我又想到前一阵子还在教训我凭什么自己默默为对方付出却又不肯让对方知道,我现在才明白,她教训的并不只是我,还包括了她自己。当我知道帮我解决混混这个事情的是王可馨后,这个信息对我来说似乎又不是那么的难以接受了。我曾经问过王可馨,问她为什么会对我这么好,她告诉我谁对她好,她便加倍对谁好。所以我们之间从来都不存在客气的话语,甚至连“你好,再见”也未曾说过。

    我就这么自顾自地一边抽着烟一边想着事情,却不知道刚才还被我表白过的郭可芯被我晾在了一边。其实我不是不想跟她说话,而是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去面对她,就算自己刚才表白的一样,我也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是喜欢她,所以我更不确定刚才的表白还成不成立。

    而郭可芯也没有再说什么,我们就这样沉默地坐在公交车站的椅子上。看似在等待着能送我们回家的公交车,实质上我是在等待着郭可芯开口。我不知道郭可芯是不是也在等待着我开口,因为自从她说完是王可馨帮我解决问题之后本该回应的我却选择了沉默。

    我之所以选择沉默,一是因为我的脑子在回想当时王可馨在面对这件事的心情,二是我不知道这个话题我该怎么接下去。我不可能去问郭可芯为什么王可馨会不让她告诉我,更加不可能去问为什么现在她又选择把这个事情告诉我。

    又是一辆公交车在我们面前停下,然后开走。终于在这辆公交车也开走不久后,郭可芯站起来对我说道:“走吧,该往回走了,一会还得去许茜酒吧那。”

    我起身点了点头,然后先于她往回去的路走去。

    “吕乐希。”郭可芯叫我。

    我停下脚步转身看着她,等待她继续说下去。

    “我想了很久,刚刚你的表白我就当作没有发生过吧。我知道你本来就没有确定你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我,也许只是以为我是那个在你最落寞的时候拉了你一把的那个人,而你也在我告知你这些信息以后更加地不确定了,至少在我这里还没有感觉到你的喜欢。所以今晚的事情我们就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我们还像以前一样,还是朋友还是合作人。或者等你将来真的喜欢上我了,你再来跟我好好表白,也许在那个时候,我会认真地考虑考虑要不要和你在一起。”

    说完,郭可芯也没等我回应就经过我往回走去。我站在原地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情绪,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种婉转的拒绝,但在她的话里我似乎又看到了她对我的期待。但知道真相的我,似乎又没有了去追求她的欲望,更没有想要去追王可馨的欲望,我开始觉得自己是个实实在在的渣男,又或者说,我太不成熟了。

    回到旅舍后,王可馨一眼就发现了我,并把我抓到一边,审犯似的对我问道:“说,你刚刚跟郭可芯孤男寡女的干嘛去了?”

    “你瞎啊,明明是我一个人出去的你没看到吗?难道我出去以后郭可芯也出去了?”我敷衍道。

    王可馨突然伸出双手拧了我腰间一下,道:“你当我白痴啊?这句话你忽悠一下达摩他们还行,想忽悠我没门,你们两个前脚跟后脚出的,然后又一起回来,你以为我没看到吗?还想骗我。”

    我知道瞒不下去了,反正瞒着也没有意义便如实说道:“我刚刚就是跟郭可芯表白去了,你信不?”

    王可馨眉头稍稍一邹,很快又恢复平静,道:“信,干嘛不信。而且看你这造势肯定是被拒绝了吧,哈哈哈。”

    我没有理会王可馨的落井下石,而是又想起了刚刚郭可芯给我的信息,于是我又看着她很严肃地问道:“郭可芯刚刚告诉我其实上次那个混混的事情是你花钱解决的是不是?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当时是已经被你老爸冻结了一切经济来源的,所以你老是说你那5万块是哪来的。”

    听到我的话后,王可馨一瞬间收起了笑脸,只见她面无表情地抬起头仰望着星空,她的眼神十分的迷离。看到她这样我越发不安,总感觉她似乎一个人在默默忍受着不为人知的事情。

    许久后,她又笑着对我说道:“我可以理解为你是在关心我吗?哈哈,果然女人都是不可信的,特别是长得漂亮的女人,明明是答应了我不告诉你,却还是跟你说了,真是个叛徒。”

    我用力看了她一眼,不说话,示意她别再给我转移话题。

    “好啦好啦,告诉你就是了,凶什么凶。我啊,就是问我爸要的5万块钱,所以呢,我也许也要履行自己的承诺要提前离开这里了呢。”

    一听到王可馨说要提前离开这里,我心里不禁一紧。虽然我对王可馨没有男女之间的那种情感,但是我还是很舍不得她要提前离开。我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点上,然后说道:“那要提前多久?”

    王可馨很意外的回头看了我一眼,似乎没有想到我会关心她什么时候走。她又伸手拿掉我的香烟踩熄,然后又揉了揉刚刚拧我的地方,笑道:“哎呀,你这么悲观干嘛,别动不动就吸烟,我又不是现在就走。也许是按照原来的约定提前一个月,也许是提前三个月,说不准呢。”

    “你们两个悄悄地在这里干嘛呢?幽会啊?走啦,酒吧去。”小白一出来就拉着我们往外走去。

    酒吧里,我一眼就看到了心神不安的许茜,甚至我们来了好一会儿她都不知道。前段时间看到她还只是看到她的疲惫,现在看着她的神情和动态,不免让人怀疑她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她这才回过神来看着我,道:“乐西,来啦,你先站着,我给你调杯喝的……不是,你先坐着。”

    我拿起酒杯在她面前晃了晃,示意她别忙活了,我有喝的。我知道她和张强的事情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所以我把她拉到了一个不显眼的位置,然后对她说道:“你这是怎么了,我发现你的精神状态越来越差了,你是不是晚上的时候和你那个男友运动做太多了,虽然这玩意可以滋润女人,但是也不能过量啊,哈哈。”

    许茜尴尬地脸都红了,还拍了我一巴掌,道:“去你的,就你事多,我只是这两天来例假了,也不知道这次怎么了,特别的痛,有时候几乎都站不起来。”

    例假这玩意,我还真理解得不多,毕竟以前夏岚来事的时候没有什么特别的不妥。于是我跟她说道:“这玩意我还真不了解,你实在受不了就买点药吃吧,不是有止这方面痛的止痛药吗?你实在不好意思去买,我帮你去买好了,我脸皮厚。”

    许茜没好气的瞥了我一眼,然后说道:“吃过了,不管用,乐西,你扶我去一下洗手间,这会又痛了。”

    ……

    许茜洗手间出来后,我看着一脸惊惶的许茜不解地问道:“你这是怎么了?脸色越来越差了。”

    “我可能得性病了。”许茜小声地说道。

    “什么?”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耳朵所听到的。

    “真的,我还是上网了解了一下感觉和我的症状很相似。”

    “那你他妈还不赶紧去医院检查一下,这玩意可不简单!”

    “那我抽空去检查一下吧,到时候你愿意陪我去一下么?一个人我怕。”

    我点头示意没问题,看来这个属于拉萨的平安夜一点都不平安。我没办法相信许茜会和性病扯上联系,即便她性感,但她不泛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