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庞府

    更新时间:2018-05-21 15:45:04本章字数:1700字

    蓝山雾晴毒第一次出现是在26年前的京城,这种毒无色无味且无解药,中毒者必死无疑,只在手臂或大腿的地方出现印章一般的图纹,因当年不曾出现死者,并未引起恐慌,但在七年前的那起案件中,却让这种毒彻底在世间展现,并引起恐慌。

    “那一年,死了九个人,震惊朝野。皇上下令一月断案,当时的刑部尚书,大理寺寺卿,京兆府尹,甚至连禁军统领慕容黎升也一同侦查,但……无任何收获。”缕铭的声音透着无奈和悲伤,人命关天的案子,无关头上的顶戴花翎,只希望能给民众一个交代。

    “慕容黎升?”仇染默默的呢喃着这个熟悉的名字,片刻后问道“那这些人,可有因那次案件而革职的?”

    缕铭想了想:“也不算是有,半年后禁军统领慕容黎升辞官,交由他的儿子慕容准……皇上宽仁大度,并不曾因为那次案件处罚谁。”

    众人心知肚明,案子彻查不下去,当官者必要引咎,只是从缕铭口中说出的那一个个为官者,不是皇帝身边的红人,便是各个皇子的亲信,唯独那个慕容黎升。

    “那为何会怀疑到飞烟谷的头上?”

    “飞烟谷这几年一直活动猖獗,他们的谷主就是想制造京城的混乱,至于是何目的暂时查不到。”缕铭的眼中充满着强烈的意愿,仇染只是笑笑,不再言语。

    而对于如今出现的这两起案件,缕铭是做足了准备,想要一雪当年自己师父的前耻。仇染对于他的这个决定很是赞佩,但是能否成功,却是不抱希望的。

    日上三竿,仇染探头问向一旁略有心事的庞若依:“是不是听到杀人案不敢回家了?”

    庞若依一惊,连连摆手:“没有,怎么可能。”

    仇染笑笑,指着她窝在手里已经快浸湿的手帕:“那这……你别告诉我是水。”

    被看出来,庞若依只得点头,略带着怯怯的表情。仇染笑笑,指着对面两个身强体壮的男士:“你说两句软话,他们肯定特别愿意送你回家。”

    “我才不要!”她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侧头偏过去抱胸不快“我就要仇姐姐送我回去!”

    话刚说完,对面两个看热闹的人连连拍手鼓掌叫好,寻了个借口,一盏茶时间都不到,消失无踪。

    仇染当下就觉得,幸好自己没有个亲妹妹,不然迟早被烦死。

    其实庞若依从第一次到落云楼就对仇染非常有好感,总爱粘着她,而且也知道她有功夫在身,若是被家丁看到,比起那两个男人,仇染是最好的掩饰。

    其实,庞若依的小算盘,一直打得很精明。

    无奈,仇染只能和云姑简单说了下缘由,就拽着庞若依匆匆离开了。

    一个堂堂刑部尚书的小女在大街上乱逛,还随意进出鱼龙混杂之地,想想都知道回去的家法有多么可怕。

    听着庞府各种家长里短的小事,很快便走到了庞府的大门前。

    一如当年的豪华门饰,坐定华京国刑部尚书之位长达20余年,庞勋历经两朝,也算是功勋元老,皇上便赐名勋,并亲书牌匾:‘功勋卓著'于正门外,看着那苍劲有力的四个大字,仇染冷笑一声。

    “既然到了,那我就先回……”回字还未说出口,大门发出轰隆一声,四敞而开。

    庞勋身着一声宝蓝色锦袍,面有怒气,正色站在正门外,身旁仆人躬礼俯首,莫有敢抬头看的,仇染冷冷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依然同过去一般浑身贵气,却无人气。

    他就那么站在那里冷冷的上下打量着庞若依,带着些许的嘲讽:“玩够了?舍得回家了?”

    庞若依大抵是自小就怕这个父亲,说话也不敢大声,只是恭敬的行礼问安:“父亲,女儿知错了。”

    “错?恐怕你就不知道错是什么吧?”瞥头看见了站在一旁寻常人家打扮的仇染“这位是?”

    听到问仇染,庞若依一脸兴奋的将她拽到自己身边,开心的回:“父亲,她是我的好姐姐,对我很是照顾,多亏有她,我才能……”

    “那不知这位姑娘的父母是做什么的?可有官职?在京城可还有些什么人呢?”未等庞若依说完,庞勋便冷冷的打断了。

    仇染听得出他问这话的深意,松开缠住自己的庞若依的手,倒是仪态得体的回:“回庞伯父,也不知我这样叫你会不会失礼,我听若依提起过您是一位非常和蔼可亲的长辈,只是我的父母很多年前就去世了,我辗转来到京城投靠表姐,仅此而已。”

    庞勋眯着双眼,看不出他在想什么,片刻后带着虚伪的笑容侧身道:“既然是若依的朋友,当真应该进府好好招待一番,已备饭菜,吃过再离开可好?”

    仇染自然而然的想要推辞,才刚拱手,便被家丁侍卫一般的人在后侧直接抵住腰部的位置,威胁着:"请姑娘理解。"便这样被强制性的带进了庞府。

    如果有选择,仇染宁愿这辈子都不踏进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