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飞烟谷

    更新时间:2018-05-21 23:26:58本章字数:1982字

    这一次,京城可谓是传开了,对于朝廷的不信任感,日益加深。

    本来这个华京王朝在班景淮的统治下已经日渐衰败,边境失守城内异样,二十年间,已经将祖宗的鼎盛产业挥霍殆尽,税收加重更是惹得百姓苦不堪言。

    这一切,都铸就了如今的京城,混乱又虚假。

    对于上次的尸体检查,仇染自然是不会被允许参与的,索性三个人就顺势分开,等到有了结果缕铭自然会来告知,仇染嘱咐了几句让他回去看大夫之类的话,又瞪了一眼欧阳穆风就回落云楼了。

    而欧阳穆风在拜别了缕铭之后,就在原地愣愣的站了许久,他在分析这段时间发生的一桩桩一件件,甚至包括和仇染的这几次见面,他在怀疑中肯定,又在肯定中否决,他无法相信这个仇染就是搅得京城人心惶惶的飞贼月影,可是她的身形,她不经意的小动作,都在坐实,这个想法,也许并不是天马行空。

    攥着上次捡的那枚白玉钉配,欧阳穆风淡淡想,或许这是一个可以引出她的好办法,便带着得意的笑容,转身离去。

    四月,杀人案还不曾查到蛛丝马迹,让所有人闻风丧胆,揣测良久的飞烟谷,正式现身。

    他们以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方式,承认了这三起案子,额外加上七年前的那起,震惊朝野。

    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仇染还坐在落云楼里安然惬意的喝着碧螺春,还是云姑仓促跑来告诉她的这件事,简直又是全京城都知道就你一个人不知道的再一次重演。

    仇染冷冷的看着前方,依然不咸不淡不明所以的喝光了自己杯中的茶水,仿佛云姑刚刚告诉她的只是门前的树上,落了一只乌鸦般的简单平淡。

    不多时,从她嘴中淡淡的吐出一句话:“春天,真的来了么?”。

    对于飞烟谷的大名,京中但凡和江湖能扯上关系的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当年慕容离升甚至还派出过最精锐训练最有素的军队进行近半年的查访,一无所获,连他们生存的这片地方都只是大致有个方位,想进入,门都没有。

    而仇染对于飞烟谷,却是恨之入骨,她从前和师父师兄生活的逍遥居,就是被飞烟谷所灭,导致近半年的时间,师父一蹶不振,险些自缢。

    所以当听说他们其实做了这么多错事之后,仇染唯一的想法就是,不杀了他们的谷主,不足以谓那些人的在天之灵。

    但这些,她只能慢慢去查,在自己羽翼丰满之后,何愁他们不找上门来。

    当晚仇染本不想行动,可是坐在房中思考许久之后,她还是换上了惯常的那套淡黄色纱裙,从床板下面取出青佥剑的时候,不小心被床凳给绊了一下。

    夜晚的寂静无声是仇染最喜欢的时刻,也只有这时她可以拥有属于自己的时间,可以坐在屋脊房檐上不受打扰的思考自己的事情,这也是她之所以想要成为飞贼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在房檐上乱逛闲走的时候,她却不经意的走向了那座荒废许久的府邸,她就那么静静的站在外墙上,听着风吹过呼呼作响而快掉下来的木门,看着因为蜘蛛网遍布而显得特别凄凉的房间,一切就像回放般出现在她的脑海里。

    尘封许久的记忆,不愿刻意回想的记忆,在每一次从这座府邸边经过的时候,生生的撕开,被迫接受。

    “哼,我以为是谁呢,怎么?不想进去看看?”

    说话的人有着悦耳清脆的声音,她就站在仇染身旁不远的位置,一袭黑衣却显得身形挺拔,出乎意料的是她在见到仇染之后,就毫无戒备的摘去了缚纱遮面,就那样静静的看着她。

    和仇染预料的不差分毫,这个女子,有着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相貌。

    那一对炯炯有神且水汪汪的大眼睛,那高挺却不小的鼻子和笑起来冷冷的表情,两个仇染,面对而立。

    女子的声音惹得她偏头看过去,依旧是惯常的那副样子,没有疑惑:“这么多年不见,你怎么……说话越来越尖锐,一点都不温柔。”

    “温柔?”女子上挑的语气听起来极具攻击“以前的我很温柔么?我怎么从来不觉得。”

    “哼。”仇染冷哼的声音在这样的时候显得格外清冷“你现在叫什么?”

    “两生花。”

    这个叫做两生花的女子是仇染的孪生亲姐姐,小时候很照顾她,不管有什么事情也总是抢在前面,即便是父亲的责罚,可是在两个人五岁的时候,母亲生了一场大病,请了很多大夫都不见好,后来来了个和尚化缘,懂一些奇门之术,说这对姐妹相克,断不可再一起生活了。

    为此,二人的父亲便狠心将姐姐,也就是两生花送到乡下的外祖父家中抚养,只在节日才能见面,为这,仇染整整哭闹了三天,怎么劝都不好,还是祖父的一句话,才让她明白过来。

    “就算你们不常见面,但只有分开才显珍贵,见面,才显难得啊。”

    这句话仇染当时不懂,只是觉得好像是对的,后来慢慢长大才明白,祸兮福之所倚,这句话的道理。

    “这名字不错。很好。”仇染不走心的评价换来两生花的不屑“难道月影这个名字就好了?”

    猛地一愣,带着疑惑:“你怎么知道我是月影?我明明……”

    “可能是……熟悉吧。”其实仇染对于月影保护的还是比较强的,只是不知道在自己的亲姐姐面前,或许只是因为心灵感应吧,完全暴露无遗。

    二人就这样在轻微的风中,静静的站着,看着那熟悉的一切,却一句话没有。

    就这样过去了近一刻钟的时间,仇染猛地开口:“那天……追杀缕铭的是你吧?”

    没料到仇染开口直戳重点,她偏头,不置可否。

    “而且……你在飞烟谷多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