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真相

    更新时间:2018-05-21 23:27:38本章字数:1579字

    仇染只这一句,就足以让两生花惊诧不已。

    “别紧张,我只是从你的样子,和那天交手的功夫看出来的,不管怎样你都是我的亲姐姐,你是我现在唯一的亲人了,我还没那么丧尽天良。”仇染摆摆手,示意她放松。

    “四年了……”

    四年前,也就是从十五岁,仇染默默算着,那一年,她失去了对自己最好的大师兄和师父,从此就真的变成孤苦无依的一个人了。

    “那这三起案子,是不是你做的?”

    “嗯。”

    出乎仇染意料,两生花这次很痛快就点头称是,没有一丁点犹豫。

    而这个答案仇染多希望她说不是,毕竟这是人命关天的案子,而且飞烟谷又承担下来,这不是为放弃两生花的目的,就是为了引她出来。

    “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即便这是你们谷主的命令,你也应该反对一下啊……”

    两生花的语气,充满了无奈和悲哀:“我不能忤逆他,我不能。”

    “这件事必须要有一个解决办法,不然如果真的查到你头上,我的长相就会出卖了你……不然……”顿了顿“找个替死鬼……”

    两个人眼神交织中,说出了一个最不厚道却也最实际的办法,在生死面前,从来就没有同情。

    两生花明白她说这话的意思,表情凝重的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自己将会怎么解决,可是眼神中,已经有了坚定的目光,而后似想起来什么似的侧头问道:“其实这次蓝山雾晴毒的再一次出现,是为了引起皇城,准确的说是当今圣上的恐慌……你知道当年的那件事么?”

    仇染疑惑的摇摇头:“什么事?”

    两生花偏头无奈的看着她:“那你肯定不知道,咱们家发生那件事的缘由了。”

    “什么缘由?我这几年一直在查,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每当我查到一些什么的时候,就好像总有一股力量在阻止我……”

    “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从谷主的父亲那里,当年……”

    随后两生花讲了一件仇染这辈子都觉得不可能的事情,可是他就那么真实的出现在仇染的面前,在两生花讲述的过程中,让她的心,不自觉的揪紧,再重新刺伤,再继续揪紧。

    在两生花讲完之后的一刻钟时间里,仇染沉默不语,二人就那么静静的坐在外墙上,感受微风拂过面颊,听着低哑的乌鸦鸣叫划过漆黑夜空,片刻后:“这件事你不要管了,我来解决!”没有丝毫犹豫。

    “你打算怎么办?”

    仇染站起身,看着这个让她觉得阴冷的世界:“父亲说过,华京虽不如当年鼎盛,但容家必会以其为尊,终身效忠其主,所以我必须要让这件事重见天日,还所有容家人一个公道。”

    她说那番话的时候就好像一个在夜空闪闪发光的明灯,照耀着早已经漆黑不已的人心,两生花冷哼一声:“你以为我身在那样的地方就会忘了自己的使命么?不管怎么样,我还不会忘了,我姓容,我是容家人。”

    相视一笑,已不用再多说什么。

    两个人坐在那里很仔细的想了想刚刚商量的那个计划,仇染猛地拍手一笑:“我知道嫁祸给谁最好了!”在看到两生花不解的表情后无奈的笑笑“你还记得除了月影之外另一位在京中也算是小有名气的窃贼么?”

    “你说的是……花荣?”

    见仇染笑的夸张,便懂了一切的指着她:“什么时候学这么坏了你!”

    其实这个叫做花荣的男子在京中的名声自然不如月影,但他纯粹是为了偷盗而已,没有如仇染一般是极其有目的性的,并且这个男人非常高傲,甚至于差点发现月影的真实身份,所以这次事件,嫁祸给他是彼此最好的选择。

    两生花自然同意,二人便一前一后的潜入了花荣的家里,偷偷将他迷晕,绑架起来仍在了衙门前,附送了青瓷瓶的蓝山雾晴毒和一封信,大体内容就是京中有志之士逮住凶手却不愿露面,希望朝廷可以正义严惩。

    最后又重新加上一句:这件事并不是飞烟谷所作,此人是为了迷惑京兆府,而七年前的确实是飞烟谷所作。

    这般写道,两生花点点头,敲了大门之后,仇染料想到明天定会发生大事,便不再多做停留,回了落云楼。

    而两生花直到捕快发现那个人之后才转身离去。

    当晚躺在床上看着漆黑的天花板,仇染却睡不着了,那样残忍的真相被揭露,让任何人都没办法顷刻间就消化接受,原本自己认为的真相,却在那样的时刻被推翻,原本以为的亲人,却想要置全家于死地,无法承认。

    容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