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4、目的

    更新时间:2018-05-22 15:14:38本章字数:1688字

    仇染瞬间红了脸,再一次不知所措。

    为感谢,钟璐纯约定请她好好吃顿饭,定好时间地点之后,便在缕铭的强烈命令下,尴尬的出了襄春楼。

    “不许你把这件事告诉其他人,否则我饶不了你!”明明是自己的错,却特别蛮横不讲理的要挟着缕铭。

    “那你以后也不可以再来了。”

    “一言为定!”

    和仇染谈条约这种她绝对不会遵守的东西本身就是挑战,而她也不过是笑笑之外,权当耳旁风。

    只是缕铭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当庞若依心急火燎闯进京兆府说仇染遇到困难的时候自己会那么紧张,当看到她的时候放佛世界上的一切都已不再重要,只要看到她的笑容,世界都晴朗起来了。

    第二日,仇染本打算出门去钟璐纯所说的那家餐馆,谁料她却女扮男装来了落云楼,就站在门旁,笑的春风十里。

    襄凝率先跑了出去,就那么倚在楼梯旁的栏杆上,像个傻子似的痴痴的看着她,这丫头平日里就喜欢凑热闹,在听仇染昨天回来说的那番话之后生气的根本不想理她,谁料今天就能一睹芳容,也就不再记得昨日的恩怨,她本来也是个心大的人。

    “你怎么来了?不是说今天……”

    “我想试试看女扮男装是什么感觉,就想着顺便来看看你。”虽然她身上穿的是男装,可是举手投足间却仍是保留了她女子般的轻柔婉转,环顾四周“原来这就是落云楼啊,真是三生有幸,能睹其风采。”

    “这是哪里话,襄凝你愣着干嘛,倒茶去啊。”仇染白了她一眼,连女人都能目不转睛的美人,才是真的美人啊。

    二人寻了一处偏僻的角落坐下,寒暄了几句之后,仇染问道:“昨天我们走了之后,你有没有遇到什么麻烦?”

    女子抿了口茶,微微一笑:“你放心,他们不会把我怎么样的。”顿了顿“倒是你,为了救我……”

    “那你就不必担心,在他们眼中……”小声凑在钟璐纯耳边说“我是个男人嘛!”

    一片和谐的笑声过后,仇染冷冷的眼神刺向坐在对面的钟璐纯身上:“听你这首《凤求凰》,应该不是简简单单的……凤求凰吧。”

    她的意思简单明了,聪明如钟璐纯这样的女子早就听的清楚明白,她依旧带着淡淡的笑容,反问道:“司马相如可只写了一曲凤求凰啊,怎的?世上可有其他之人谱曲作词么?”

    “凰兮凰兮从我栖,得托孳尾永为妃,这首千古名曲,为何只这两句你却不唱?是何缘故?”一语中的。

    钟璐纯的笑容慢慢消失,她冷冷的看着仇染,想从她平静无常的脸上看出一丝波澜,可她却同自己一样,是个喜怒不形于色的女人,正色道:“你有什么话就说吧。”

    仇染命襄凝将其他无关人等一一遣散,并关了门,此刻偌大的落云楼内,便只剩二人而已。

    “如果我说,我能帮你实现心愿,你要不要和我合作?”仇染用手肘撑在桌上前倾身体,将语调降低到彼此能听见的程度。

    “你这么有把握?”

    仇染沉思片刻,淡淡道:“其实你今天来找我,除了想感谢我之外,应该也是有其他目的的吧。”

    “是。”钟璐纯没有丝毫隐瞒“其实我也只是猜测,因为你看我的眼神……让我觉得很熟悉。”

    仇染就那么看着她,静静地看着她。

    “那既然如此,我不会勉强你,等你什么时候同意,欢迎随时来找我。”

    吃过饭之后,钟璐纯便没再做过多停留,很快回了襄春楼,待她走后,襄凝甩着手里刚刚钟璐纯送的吊坠,坐在桌边看着出神的仇染说道:“我发现你真的对她很好耶,你不会也被她的美色迷惑了吧?”

    “怎么可能!”随手甩了她的手臂“她只是一个对我很重要的棋子而已。”

    听见她这么说,襄凝却慢慢黑了脸,一字一句正色道:“那我呢?是不是也是你的棋子而已?”

    这是第一次,襄凝用如此态度对她说话,这也是第一次,她谈论起这个问题来。

    其实从以前开始,襄凝就有考虑过,仇染当年救下她,就是想把她当成另一个自己而已,虽然平日里对她很好,但这份打从心底里的隔阂,让她没办法视而不见。

    “如果你真的觉得这几年我只是把你当成棋子,那你就真的不配做我的姐妹!”

    这一句,仇染是生气的,但她转而又想,是自己让襄凝知道的太少了,反而平息了怒火,顿了顿又说道:“你别怪我,我只是很生气你会这么不了解我,你只要记得,我从来没有把你,把云姑,把王掌柜当做我的棋子,你们都是我重要的家人,只是我不便让你们知道太多,因为知道太多……只会连累你们而已。”

    这句话说完,她便拿了桌上放着的竹笛,头也不回的离开。

    这么多年,能留在身边的,除了那柄青佥剑,也便只剩下这只竹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