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5、喜欢

    更新时间:2018-05-22 15:15:40本章字数:2715字

    一大清早,落云楼刚刚开门迎客,便闯进了一个大约只有七岁左右的女孩,扎着可爱的羊角辫,指着正吃早饭的仇染大喊道:“丑女人,平日里是不是你缠着我哥哥,害他现在都不跟我玩了!”

    不由分说,她便冲到了仇染面前横刀夺了她刚刚端起的茶盏,大喊大叫,仇染最讨厌小孩子,瞪了她一眼,有些恼怒的看着店小二:“赶紧去找,这谁家孩子,吵死了!”

    店小二见她有些发怒,连连点头急忙跑出去寻找她的家人,才刚出门,就撞在了比他更要匆忙的欧阳穆风,正四下寻着什么,见到屋里的女孩迈着大步冲了过去,蹲下身抱着她自责道:“都是哥哥的错,哥哥没有照顾好你,你没事吧?”

    仇染狠狠瞥了他一眼,带着冷嘲热讽的口吻:“她可精神的很,这骂人的功夫都比你好太多了。”

    其实当欧阳穆风抱着她的时候,仇染就大概猜个八九不离十了,早听说欧阳家有个碰在手心的掌上明珠,娇惯的很,这下看到,仇染才算深刻认识到,什么叫做,任性!

    “仇染,是不是你欺负我妹妹?”

    “我?欧阳穆风你眼睛是不是瞎了?我欺负她?我连她是谁我都不知道,再说是她闯进来……”

    “哥哥,枚眉没事的……你千万不要怪姐姐……”在见到欧阳穆风的刹那,这个女孩就开始边啜泣边挤着眼泪,放佛刚刚指着仇染大放厥词的人根本不是她。

    欧阳穆风紧皱眉头,恶狠狠的看着仇染:“你这个女人……她还这么小,还为你着想,你就算有气也请撒到我头上,不要冲她行不行!”

    “我!”仇染现在是百口莫辩,看着在欧阳穆风怀里偷笑的欧阳枚眉,只能暗自握紧拳头“我真是懒得理你们!”转身出了落云楼避难。

    才在街上走了几步,却听见一旁正喝茶的两个人聊的欢快。

    “听说理王爷就要回京了,他可是走了十多年了吧。”

    “可不是,当年容府发生那样的事,和其有关的不是被贬官,就是被流放,甚至连曾经先皇最宠爱的儿子都遣到边疆了,你说这……”

    “咳,你可别提那件事了,那可是禁忌啊……那时候京中简直是血流成河,太可怕了。”

    “是啊,幸好当今皇上开恩,让理王爷回京……朝廷可算是有救了。”

    “别高兴太早,圣上肯定是要提防他的……就算有官职恐怕也是架空实权的吧……”

    “恐怕就是……”

    听到这,仇染不想再听下去,那些年流过的泪,流过的血,都要让他们全部还回来!

    在外面逛了快两个时辰,又去当铺查看了近期所当翡翠的情况,又砸了几个不算名贵的,让王掌柜心疼不行,这才不急不忙的回了落云楼。

    还没进去,就被正心事重重走出来的庞若依一眼看到,拉了她走向一旁,脸颊绯红:“染姐姐,你有没有喜欢过什么人啊?”

    仇染不明所以,愣愣的看着她:“你说是哪种喜欢?”

    “姐姐你又装糊涂,就是……男女之间的那种……”

    想了想,她邪笑着看向庞若依,捉弄她一般的说道:“你是不是喜欢上谁了?是缕铭?还是……欧阳穆风?告诉我,我帮你去说。”

    “讨厌。”庞若依难得小女子般的捶着她,那副样子就好像情窦初开般的“是……欧阳……”害羞的连名字都说不完全。

    曾经,仇染很喜欢很喜欢自己的大师兄,现在才明白,那种感觉只是依赖而已,就好像是对于兄长的一种依赖,而不是爱。

    眼下看见庞若依的样子她才算明白,喜欢是一种感觉,一种见到那个人会紧张激动的感觉,可能这辈子,自己也不会有的感觉吧。

    “早说啊,以你们的身份,两家结亲应该不是难事,毕竟门当户对啊。”

    “可是,我不知道欧阳哥哥喜不喜欢我……我不想用成亲来束缚他,我想让他真正的喜欢我。”

    听到这句话,仇染哈哈大笑到根本克制不住自己,直接坐在了不远处的一个石凳上,随后翘着二郎腿专心致志的替她思考起来:“我觉得你既然喜欢他,就应该让他知道啊,不然我帮你去问……”

    “不要不要!”听到这话庞若依红着脸连连摆手拒绝“我还不想这么快让他知道,再等等好不好?”

    “随你喽。”仇染摊手,示意你的事情你说的算,不经意瞥见她腰间的荷包,好奇的指着问道“那是什么?你绣的?”

    “恩。”庞若依边摘下荷包边说道“小时候娘让我学女红,我贪玩,学了那么多年也只会绣几个简单的样式。”

    “很好看,真的。”对于什么叫女红都不知道的仇染来说,她绣的真的很好。

    “送给你!”

    “真的么?谢谢!”

    拿在手里,她表面上装的若无其事,其实心里别提多开心了,这是除了祖父送的那枚白玉钉配之外,收到的第二份手作礼物,是根本无法用钱计量的。

    “你要好好保存哦,我可只送给我哥哥!你是第二个!”

    “那当然,我的公主!”

    说说笑笑了好一阵子,仇染突然想起一个好主意,看着庞若依:“不如学学厨艺?俗话不是说的么,想抓住一个人的心,先抓住他的胃!”

    “就这么办!”

    庞若依是个典型的说出口就一定要做到的人,所以当她决定了之后就成日里泡在膳房不出来,庞伽询看到的时候还倍感欣慰,以为自己的妹妹改邪归正,开始研究厨艺了。

    三天后,庞若依拿着自己精心制作的点心和菜肴来到了落云楼。

    彼时仇染和欧阳穆风正约法三章,因为上次欧阳枚眉的那件事惹得两人互看不顺眼,但就算看在其他人的份上,也不好真的闹掰,只能以不让欧阳枚眉踏入落云楼来做最后的底线。

    “你做了什么啊?”仇染将竹笛放在桌上,指了指她拿来的食盒。

    “没……没什么……”依旧红着脸,说话结结巴巴的。

    就知道她会这样,仇染便不再问下去,直接上手,这份食盒用了她不小的心思,上等的黄花梨,雕着精美的纹饰,第一层放着的是水晶虾仁和三鲜鸭子,二层则是清炒芦蒿和如意卷,第三层则是糖蒸酥酪和莲蓉糕,各个精美,香味扑鼻。

    恰好缕铭也在,想都没想,直接衔了一块莲蓉糕放在嘴里,交口称赞:“味道真不错,没想到你有如此好的手艺。”

    还没等庞若依阻止,仇染也有样学样,取了一块放在嘴里咀嚼,丝毫不顾及这是她要做给那个人吃的。

    就在三个人嬉笑打闹声中,欧阳穆风倒是觉得有趣,笑着问道:“请问,我可以吃么?”

    这句话让仇染当下就停止了和缕铭抢莲蓉糕的斗争,笑嘻嘻的看着那两个人,并冲缕铭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只见庞若依红旧脸不知该说什么,向前推了推食盒到他眼前,而后就捂着脸跑走了。

    仇染真的有种孺子不可教也的恼怒,事情明明已经如此清楚了,可她偏偏连和他说话的勇气都没有,这和当初牵着自己手然后笑意颜开介绍自己的庞若依简直判若两人。

    扯了凳子坐在欧阳穆风身边,仇染试探性的问道:“哎,你有喜欢的人么?”

    欧阳穆风看着她,眨着无辜的双眼,不经意间就被手中的如意卷噎的差点喘不过气来,喝了好几口茶之后才缓过来恶狠狠的看着她:“你是不是想谋杀我!”

    “谋杀你,我还没那么无聊!”顿了顿“其实,我觉得你应该看得出来,若依她……”

    “笨蛋,她喜欢你!”缕铭适时插了一脚,于是,所有人就好像被点了穴一般,不再动弹。

    尴尬的气息笼罩在所有人周围。

    还没等欧阳穆风回答,门外跑进来一名女子,看起来不过16。7岁的样子,穿着不寻常的仆人衣衫,一根耀眼的镶红宝石发钗摇摇欲坠,喘着粗气话也说不完全:“我们小姐……钟璐纯她……她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