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6、寻找

    更新时间:2018-05-23 22:26:33本章字数:2410字

    “你冷静一下,你说谁不见了?”缕铭率先冲到女子身边,小心翼翼的问道。

    女孩稍微稳定了情绪又喝了一杯茶,焦急的看着缕铭努力组织着语言:“我是钟璐纯的丫鬟琉涵,今早我按例去叫她起床,就发现人不见了!”

    “那她会不会出门了?”

    “不会的,小姐的床铺是摊开的,如果她要出门的话是一定会将床铺整理好的……”女孩泪眼婆娑,握紧手中的帕子左顾右盼,缕铭嘱咐了几句,涉及人命关天的事,便不再多想,带着琉涵急忙离开了。

    连仇染想多问几句都没来得及。

    当晚,许久不曾出动的月影终于握紧了手中的青佥剑,站在漆黑的屋脊房檐上遥望着远处的一轮弯月,其实按理来说她和钟璐纯不过泛泛之交,但心里总有个声音和自己说,若是不救她,日后定会后悔,即便知道这不过是自己的心魔作祟,却仍是不甘心。

    约莫呆站着近一刻钟,已是丑时,凄厉的乌鸦鸣叫三声之外,一袭白衣缚身的男子自远方慢慢飘下,他随意的将乱发倌在脑后,只在手边拿了一把银色剑矢,看不清五官,但英挺的身形,让仇染慢慢皱了眉。

    “这位难道就是……”她眨了眨眼“寂寥?”

    男子微愣,似嘲笑般侧身斜视:“前几日才刚见过,怎的就不记得在下了?”

    仇染猛地想起,上次襄凝回来说过二人曾经照过面,却未交手,只得笑笑:“真是对不住,我向来对不关心的人或事记不大清。”

    “那还真是怪我的样貌平平无奇了?”转过身直视她“既然同是梁上君子,总要分个高下。”说完,他便将手上的剑直指对面的女子,在月光的映衬下,发出淡淡的银光。

    仇染没有马上回他,不是不敢,而是惧怕。

    因为面前的这个人,她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一幕,似乎曾在哪里重演过。

    “呦,不敢?不敢就算了,只不过以后见面,就要请这位月影小姐,绕着走的好!”

    江湖规矩,飞贼也自然不例外,一些该遵守的不该遵守的,都必须遵守。

    “谁说我不敢!”仇染将青佥剑从剑鞘中取出,那翡翠镶嵌的剑柄上,两颗世所罕见的钟翠南珠宛若两只眼睛一般,在夜空中闪烁。

    二人的武功都属于飞贼中难得的上乘,毕竟在飞贼重要的是轻功和手段,对于这些近身功夫从来也不曾上心过,仇染是没办法,那时候在师父身边,稍有分心,不努力,责罚甚至比练功受的苦还重,久而久之,逍遥居里当真没几个能是她的对手了。

    三十招之后,寂寥剑锋一转,似打不过的样子突然转身跑走,但他的行为古怪,仇染不明所以便追了上去,约莫不过一盏茶时间,男子便在一户人家的房檐上停留许久,直等仇染追上,顷刻间,消失无踪。

    他的轻功仇染是佩服的,这也是这么多年自己无论怎么练,轻功还是一塌糊涂。

    她收起剑矢,在房檐上转了几许也没觉出不对来,可是将目光向远方看去,这才发现,这里是李府最为隐蔽的一处房间,建在南北角靠近外墙的地方,平日里少有人走动,要不是总在李府上空盘旋,她也不知道这里的。

    掀开几块砖瓦,她细细的像内看去,顿时惊的冷汗直冒,在那样狭窄的地方,躺着一位身着碎花长裙的女子,头发散乱的铺在地上,脖颈和手臂上可以清晰的看到血迹,苍白的脸上,是憔悴和失望。

    不是钟璐纯,还能是谁。

    仇染立刻就想冲进去把人救出来,可是看看周围把守的侍卫,她渐渐冷静下来,如果这件事不声张的话,很难保证李思炎不会有下次的行动,可是不给他点苦头,真是咽不下这口气。

    这么想着,她便偷偷从露出的缝隙中慢慢顺着房梁爬下去,以免打草惊蛇,她蹑手蹑脚将钟璐纯头上的发钗取下,按照原来的位置,爬了出去。

    不再做过多停留,她便急忙赶回了落云楼。

    而此时,站在暗处的寂寥露出难得一见的邪笑,他甩了甩手中那柄不怎么常用的剑矢,皱眉嘀咕道:就是不如扇子好用,而后偷偷跟着月影,直到见她进了落云楼的后门。

    这时,他才算明白,眼前这个叫做月影的女人的真实身份,从前不过是怀疑,眼下,恐怕就是真的了。

    他将手中的白玉钉配握紧,再一次隐匿在夜色之中。

    有时,真相不过是一扇门罢了,当你推开之时,才会发现,这个真相,脆弱不堪。

    推开门的时候,发现襄凝正躺在自己的床上睡得昏天暗地,登时黑了脸,扯了缚纱,大踏步走了过去,用剑敲了敲她的肚子,不满道:“要睡回你自己房间去睡!”

    襄凝迷迷糊糊的揉了揉自己的睡眼,愣愣的看着她:“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是查到什么了么?”

    那一瞬间仇染有些愣神,她出门的时候什么都没喝襄凝说过,可是单凭自己那魂不守舍的眼神中,她便推断出来自己的目的,果然这个世上,最了解自己的人,还是她。

    仇染拿出放在袖口的发钗,叹口气:“恩,在李府的柴房找到的,可是……”

    “你不会是不知道该怎么让人发现她吧?”襄凝站起身,坐到一旁的椅子上,衔了桌上放着的葡萄扔进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当然不能你说,要他府里的人自己去说!”说完,还邪魅的眨了眨眼。

    仇染似懂非懂的看着她:“你有主意了?快说说看。”

    “那这次的礼物呢?”

    “王掌柜昨天发现了一枚特别别致的翡翠琥珀手链,送你了!”仇染大方说道。

    “那就一言为定!”

    襄凝这丫头平日里鬼主意最多,有时候仇染找不到人商量的时候,她就是最好的选择,这不第二天一大早,整个清平街,包括南街北街,都流传出这样一句话“李府李府,神通广大,偷走姑娘,不留行迹!”

    不用说,就是襄凝花了10两银子,让附近的孩子们帮忙宣传的后果。

    为这,襄凝自己还犯了嘀咕,早知道,就尽快把幻境村的孩子接到京城来的便宜。

    还未等仇染去找缕铭,他便风尘仆仆的赶到了落云楼,额上的发随风舞动,难得一见的不修边幅,仓皇道:“你们听说了么?”

    “缕捕头怎么如此着急?这不会是孩子们瞎说的吧……就算真的是李思炎做的,没有搜查令,也断断不能随便踏进李府吧?”仇染镇定的喝了一杯茶之后道。

    缕铭愤愤的坐在旁边,自顾自的倒了杯茶,仇染笑笑,安抚住他:“不过这件事倒是有转机,我听说李思炎这个人,好赌好色,不如……”转了转手里的笛子。

    “可是……谁会赌啊?”

    “赌?当然是本大爷了!”欧阳穆风得意洋洋的表情,惹得仇染又是一阵黑脸“想赌赢李思炎还不容易,他可是我的手下败将!只不过凡事都有意外,你们若真想让他输得心服口服,就要用些小伎俩!”

    “什么伎俩?”异口同声。

    “卖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