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8、找到

    更新时间:2018-05-23 22:27:52本章字数:2001字

    欧阳穆风攥着手里的绢宫扇遮住半张脸,带着谄媚的笑容看着李思炎,好看的狭长眉眼放佛会说话一般勾住面前男人的心,可是他现在想吐的感觉都有了。

    真真是出卖色相。

    他将目光瞥向旁边人的方向,却见那三人一副看热闹似的交头接耳说着什么,时不时还掩面大笑,就气不打一处来。

    李思炎自然同意他和自己走,毕竟这么好看的女人没有拒绝的理由,遂带着她一同朝李府走去。

    庞若依因为庞勋亲派人来传话,不容分说在他们赶去李府前就被带了回去。

    而在此时,仇染早就已经布下一盘棋,只等李思炎踏进去了。

    走到李府旁侧的街道,欧阳穆风看仇染一直在使眼色便知道是要他们从后门进去,只能装作委屈似的扯了扯李思炎的衣襟:“李公子,我这样的身份,从正门进去不太方便吧。”

    “怎么会!”谄媚的将手搭在了他的肩上,气的欧阳穆风又翻了个白眼“你是我的人,看他们敢说什么!”

    “李公子!”加重了语气“你虽然不在意,可是我在意,我不想让其他人在背后对我指指点点!”说着还带了几分哭腔,梨花带雨。

    “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那同我从后门进去怎么样?爷会好好对你的!”惹得欧阳穆风又是一阵恶心。

    看来仇染必须要还自己好大一份人情!这般想着,二人就走到了后门,虽然不如前门般华丽,却也是堂堂李府,奢华感一点都不减。

    指着门楣,李思炎感慨了好一番,此时,仇染从一旁跑过来,生生的撞在他们身上,而后跌在了一旁的大理石地面上,发出轰的一声,让自己都惊着了。

    “哎呀,好痛!”仇染揉着已经有些红肿的膝盖,本想着做做戏,没想到假戏真做,只能坐在地上连连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李公子,原谅我一时鲁莽!”

    李思炎皱着眉头,带着不快:“没长眼睛是么?来人啊!”

    “李公子,好巧好巧,出什么事了?有我能帮得上忙的么?”缕铭装作恰巧的样子从另一侧的街道走来,抬眉拱手道。

    欧阳穆风觉得现在可能没自己什么事情了,便饶有兴趣的倚在一旁的石柱上看戏。

    “这不是缕捕头么!”撇开欧阳穆风的手,上前拍着他的肩“没什么大事,不过是被这女人撞了,想必一定是什么人想置我于死地,故意为之!”

    仇染皱眉,翻了个白眼,低头扶着花坛边站起身,带着抱歉的笑容看着面前的两个人:“真的非常对不住,只是……”伸出手,躺着的则是刚刚从地上捡起的那枚紫金琉璃钗,钟璐纯的钗“我刚刚在地上发现的,不知……是谁掉的么?”

    缕铭猛地瞪大双眼,吼道:“这是钟璐纯的钗!我曾见过!”

    “怎么可能!世上相似的发钗那么多,怎么就能断定……是她的!”李思炎在听到缕铭说起钟璐纯时,脸色突然变了,说话也开始语无伦次起来。

    “其他的发钗都有可能,但这只不可能!”缕铭认真的正色道,拿起发钗的鎏金尾部“这里刻着纯字,不是她还是谁?”

    这句话说完,李思炎彻底呆住,他完全没料到,自己将钟璐纯带出李府的这个举动,是自己彻底暴露的证据。

    手握京兆府的搜查文稿,缕铭很快顺着发钗的位置找到了被囚禁的钟璐纯,彼时她已奄奄一息,衣衫褴褛,仇染不忍,想脱了自己的衣裳,被欧阳穆风阻止,将自己的外衣搭在了她身上,随后便被捕快送回了襄春楼。

    这件事很快传遍了京城,李思炎也成为了嫌犯,被带到京兆府问话。

    事情总算了结,临行前仇染笑嘻嘻的看着缕铭:“别忘了我们的赌约哦!”

    缕铭摇摇头笑道:“自然不会。”却丝毫没有后悔的意思。

    待他们都走了之后,欧阳穆风扯掉身上的女装,连同绢宫扇一同扔给仇染,不快道:“怎么补偿我?”

    仇染扶着墙,好笑的看着他:“你扮女装真的蛮好看的,不如下次……”

    “拒绝!”不容一丝商量。

    仇染忍着腿痛,依旧带着微笑:“那今天真的太谢谢欧阳公子啦,下次去落云楼我请客!”拍拍胸脯作保“那就此拜别喽!”

    欧阳穆风沉着脸,回头看她,严肃认真道;“你这样,怎么回去!”

    愣了半晌,仇染笑笑:“我怎样了?当然是走回去啊,反正落云楼又不远……”

    这般说着,却见对面的男子大踏步走了过来,扯过她的手向前走了几步,随后松开,仇染毫无预兆的摔在地上,发出惊呼。她腿上的伤其实蛮严重的,又在膝盖,站着都成问题,就别提走了。

    欧阳穆风叹口气,蹲下身,温柔的看着面前的女子:“我送你回去,好不好?”

    那一瞬间,仇染愣住了,她完全没料到,在所有人都毫无察觉之时,这个男人居然会发现自己的伤,阳光洒下来,给了她久违的温暖。

    心脏,莫名漏了一拍。

    见她久久没有回应,欧阳穆风叹口气,不由分说的将她抱在怀里,仇染下意识的拒绝,被他冷冷的呛道:“你这么重,再动的话我就不管你了!”

    本来美好的画面,却被他此刻仍挂着的发饰和妆容带偏,仇染窝在他怀中不住的嗤笑,欧阳穆风连瞪几眼均以失败告终,只能不满道:“真有这么好笑?”

    “没没……”连连摆手,却掩盖不了上翘的眉眼“不是好笑,是非常好笑!”

    “你!”作势要将她扔出去,吓得仇染连连惊呼,讨好地看着他,一副无辜的表情让他登时红了耳畔。

    若时光能如此刻般静好,那么一切都已不再重要。

    仇染有一瞬间的恍惚,那好看的侧颜,就在自己眼前,那个会同自己吵架,却不计一切帮助自己的男人,就在眼前。

    这颗心,终于会跳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