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5、姬蒲笔

    更新时间:2018-05-28 20:00:13本章字数:1659字

    “回乡下?”

    午饭时,缕铭和欧阳穆风坐在落云楼里闲聊,举杯对酌了几轮后,欧阳穆风缓缓道出最近会去乡下几天,不能陪他继续混吃混喝,偏云姑在一旁经过,听他道完这些二人异口同声问道。

    欧阳穆风诧异的看着他们不解:“很奇怪么?我去乡下……”

    “当然了,堂堂首富之子居然还会去乡下……”云姑端着托盘眼睛瞪得大大的,一脸的不可置信。

    “也不是,就是这段时间事情太多,想找个由头放松下。”顿了顿“我师父在乡下有个园子,所以……”

    “园子?好玩么?”庞若依笑着大喇喇的坐在缕铭身边,灵动的眼珠不断看着二人,并偷偷拿了桌上的花生米放进嘴里。

    自那天的事情过后,她已经许久不曾踏入落云楼了,今日能来,而且仿若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着实让欧阳穆风放下心来。

    他淡然一笑:“还好。”随后又加了一句“蛮大的!”

    “富,果然名不虚传!”缕铭虚情假意的语气,着实让人觉得不爽。

    众人吵吵闹闹间,仇染和襄凝正坐在房间里不发一言,盯着那枚珠子。

    襄凝率先有些坐不住了,站起身,略带不快:“喂,不过一颗珠子,能有什么稀奇的!你至于么,不吃不喝的看着它。”

    “我就是觉得奇怪,为什么师父会说珠子里有秘密呢!他还曾说过有宝藏来着!”

    “宝藏!”襄凝瞬间眼睛放光,凑到她身边“真的有宝藏啊?”

    仇染看着她叹口气,用手轻刮了一下她的鼻尖:“你丫头真是个财迷……我有点饿了……”捂着咕咕叫的肚子,委屈的看着她。

    襄凝被她看的有些局促,摇摇头:“小姐别急,襄凝这就去看看厨房有什么好吃的!”

    才出门不到半盏茶时间,她就好奇的冲仇染甩手臂,示意她过去,倚在栏杆边,抬头向下看去,便是缕铭他们那桌,有说有笑的其乐融融。

    襄凝瞥了她一眼:“你不去啊?”

    仇染白她:“怎么我就一定要去?”

    “那当然!”顿了顿“就算不为别的,你也该为你那枚白玉钉配操操心吧!”

    过去小半年了,旁人都开始着急,她却像个富贵闲人似的漠不关心。

    “就你聒噪,我这叫以不变应万变,顺其自然。”

    话刚说完,她就迈着轻快的步伐,走下楼梯。

    襄凝倚在她刚刚倚过的位置,摇头苦笑,若她真能那么无所谓,也不至于每次见到欧阳穆风,视线都会先在他身上打量好几圈。

    约定好上次的事情均不再提,见面也就没有那么尴尬,仇染转身轻快的坐在空出的那个位置上,反手招呼云姑:“你昨儿不是说今天给我做桂花蜜酿鸡么?拿来尝尝!”

    云姑笑笑,拍在她微有些乱的头顶上:“就知道吃,等着!”道声失陪后转身去了后堂。

    仇染转头:“你们刚刚说去园子?什么园子?有趣么?”

    一切都好像回到了初见的原点,祥和安宁,肆无忌惮。

    欧阳穆风撇过头不快道:“对不起,园子太小,承不下姑娘……”

    “哎呀哎呀,别那么小气嘛,我这个人饭量很小,吃不垮你的!”随意的敷衍之后,转头看向缕铭和庞若依的方向“你们去嘛?带我一个呗!”

    “染姐姐说要去,那我也去!”

    “那不如大家一起去,也热闹!”缕铭见二人都有兴致,便率先做了决定,惊的欧阳穆风瞬间瞳孔放大,瞪着他们。

    “喂喂,你们有经过我同意吗?”

    “这点小事就别放在心上啦!”

    就这样,第二天,在欧阳穆风并不怎么愉快的辅助下,四人一同踏进了位于城郊一处青山碧水画中游的仙境中,清澈流淌的小溪,缥缈怡人的山谷,都好像在向世人宣告它的与众不同。

    这和京城的市井完全不一样,放佛玷污的心灵也在慢慢恢复纯真,洗涤澄澈。

    路上的时候仇染问过他,为何会有师父,他答得模棱两可,只说小时候身体不好,父亲请来教授自己功夫的,其余只字未提。

    对于同样也有师父的仇染来说,这个称谓,是神圣不可玷污的。

    所以恐怕这里对于欧阳穆风的内心来讲,便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远远的,便见一穿着朴素的男子站在门外,转过身,沐浴在阳光之下的侧脸,静谧的让人忘却了世间万物,好看的眉眼,完全不像不惑之年的人。

    “你小子有快一个月没来了吧,今天怎么……”看到站在一旁的三个人“带朋友了……介绍一下吧。”

    可是那一瞬间,仇染从他眼中看到的不是兴奋,而是失望。

    欧阳穆风笑的像个孩子似的扯过男子:“这是我师父,姬蒲笔,你们就叫他……”

    “叫我笔叔,大家都这么叫我。”

    “那我多吃亏!”欧阳穆风眼睛一瞥,继续邪笑道“叫笔爷爷!”

    然后,就被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