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8、当年的往事

    更新时间:2018-05-29 14:41:59本章字数:1551字

    “仇姑娘,你要知道这件事有多难……朝廷现在乌烟瘴气,什么公道,全都被那些贪官污吏搞得不复存在……这条路,太难走了。”

    仇染的眼里,惧是正义:“我知道,可是我不会放弃!”

    “既然如此,如果有老夫能帮上忙的,尽管来找我,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 

    “先生当真言重了!”

    那一天,仇染终于明白,父亲最后跪在斩刑台上高喊的那些话,有多重。

    十年前,仇染仍然记得,那天乌云密布,似要下雨的样子,父亲去上朝,却迟迟没有归来,母亲着急的等着,自己闲来无事,顺着后门的一个挖了很久才挖通的洞跑了出去。

    最喜欢的事就是在周围没有丫鬟仆人的时候逛街了,那些好玩的糖人面人,母亲总是不许自己买来玩,想着自己都已经九岁了,还这样被管教着,真是啰嗦。

    可是逛了没多久,突然从街口冲出来很多官兵打扮的人,拦着周围看热闹的老百姓,容微很是疑惑,她长这么大,从来没见过这么声势浩大的阵仗,有些害怕,想回家了。

    结果才走了没有百米,官兵押送着她熟悉的每一个人走向皇宫的方向,那一瞬间,她不解,微愣,直到看到母亲,她彻底崩溃,叫着吵着就要冲上前,被身后的人一把捂住口鼻,带离此处。

    “放开我放开我!我要去找我娘!”

    那人带着哭腔,死死的拦住容微,不住的劝道:“小姐,你看看我,我是李嬷嬷啊!”

    听到熟悉的声音,她这才勉强冷静,回头扑在李嬷嬷的怀里,那是她的乳母,养大她的人,只有在那一刻,她才感觉到一丝丝的安全感。

    她抬起泪痕斑斑的脸,委屈且低声的问道:“我想去找娘……为什么……”

    李嬷嬷擦干泪痕,脑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走的越远越好,态度坚决道:“薇儿乖,他们……只是去其他的地方……我们,不能和他们一起去!”

    “嬷嬷,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终于,她在四下无人之际,蹲下身,冷静的看着容微诧异的双眸:“薇儿,你听我说,是夫人让我来找你的,不知道老爷在朝中发生什么大事,皇上下令,查抄容府,不管接下来发生任何事,你,容微,都必须活下去!这是,夫人给你的手信,一定要收好!记住了么?”

    那时候容微只是点头,她什么都不懂,在她心里,在她眼里,一切都变得太快了。

    短短几年间,姑姑去世,祖父去世,姐姐又不知身在何处,不断的打击着这座已经支离破碎的府邸,如今,除了李嬷嬷,所有人都要离自己而去。

    三天之后,皇上下令,容府株连九族,满门抄斩,于当日午时三刻,北街菜市口砍头。

    那一天,容微亲眼看着自己认识的人,一个个的身首异处,李嬷嬷捂住她哭的声嘶力竭的口鼻,尽力将她带的远一点,即便这样,仍是被庞勋的手下发现,追杀至京郊破庙,李嬷嬷为了保护她,将她和一个小乞丐换了衣裳藏在桌子底下,自己则是一去,再也无法回头。

    她穿着破烂的衣衫,在京城各处晃着,幸而被得知此事仓皇赶来的孤蒯找到,带回了逍遥居。

    从那之后,她就开始天天做噩梦,梦里都是父亲和母亲那坚定不移的眼神,即便是在那样一个时刻,父亲仍旧高喊道:“朝廷之耻,当如彼今,听信谗言,枉顾仁臣,我容泽此生不复朝廷,就算是死,也便留有身后名,定有正义之士,为容家平反!”

    所以,她不敢忘,也不能忘,那些残忍的过往,都已经烙印在血液里,无时无刻不在身体内川流不息。

    从碚离府邸回到落云楼后,她把自己埋在房间内整整一天,不吃不喝,也不和人说话,就那么静静的,看着母亲给自己的血书。

    那一笔一划的字迹,体现出母亲早在很久之前,就放佛料到了这样的结局,她写的慷慨激昂,每一个字,都好似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薇儿,父母自知命不久矣,若不幸被捕,以命易命,也便会让你活下去。记住,容家百年间从未做任何对不起朝廷之事,日后若有人妄言,也必定要坚信内心准则,坚信,你是容家人,你对得起你的姓氏,对得起列祖列宗,所以活下去,公道,自在人心。”

    就算这个世上已经没有任何人会保护自己,没有一寸土地是在伤心难过时可以回去哭诉,都必须要努力的,活下去。

    恐怕这也是父母,最后的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