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9、吏部侍郎庞勋

    更新时间:2018-05-29 14:58:42本章字数:1769字

    飞烟谷在得到珍珠翡翠盒之后,便用伎俩,送去刘府,户部尚书刘立东之手。

    这个东西乍看之下,左不过是个盒子罢了,但刘立东当即发现,那是南朝上月给皇上的贡品之一,在入库时被庞勋掉包,私自放进了自己的藏库中。

    庞勋也不是省油的灯,他当即哭诉,此物并不归自己所有。

    这几年班景淮虽然名义上是这个华京国的掌舵之人,但实权仍然握在太后手中,而这个庞勋,就是皇后最为有利的一颗棋子。

    想除他之心也不是一日两日了,在加上他势力已经越来越庞大,连皇上选妃这件事也频频参与,所以借着这个绝佳的机会,便联手刘立东和吏部侍郎娄津效一同把他斩下马。

    可是他这一番哭诉,着实难办,刘立东当时得到此物时,那个人也只是说此物归庞勋所有,但如何能证明,却是个棘手的难题。

    这时,回到京城的理王爷班乾恢站在下首微微咳嗽几声,拱手进言:“启禀皇上,若此物归庞尚书所有,那定会让人心生不服,不如此事,日后再断如何?”

    班景淮疑惑的看着他,略带不快,可知此事这般计较下去也没什么收获,索性退了朝,坐在龙椅上闷闷不乐的喘着粗气。

    而这个理王爷却迟迟没有离开,在殿外等到皇帝传旨后缓步走上前轻言道:“皇上,微臣刚刚只是权益之策,臣不信他堂堂吏部尚书竟只会颠倒黑白一个珍珠翡翠盒,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了。”顿了顿“皇上不如等等,今晚他定会将其他贡品换个位置,到那时,人赃并获,看他还有什么本事再继续狡辩。”

    班景淮细细想了想,才知道自己刚刚是太过较真了,哈哈大笑道:“果然还是皇叔想的周到,依你之见, 朕是不是应该派几个高手暗中盯着他?”

    “恐怕不妥,他若是觉出异样,定不会再行动……难道皇上在庞勋的府邸里,没有安插眼线么?”

    理王爷这些年一直在蛮荒之地,潮湿的空气让他的身体变得格外羸弱,双腿更是常年病发,阴天下雨时连路都难走,所以班景淮让他在今年迁回,一方面是显示自己的宽容大度,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朝中太后的势过于强大,试图培植自己的亲信。

    “朕……没有。”班景淮有些尴尬,低头无奈的叹口气,猛地想起来什么,抬头眼睛放光“娄津效有!”

    当天晚上,皇上秘召娄津效入宫,同他在庞府的眼线里应外合,正巧发现庞勋在丑时一刻开始整理私藏贡品,被侍卫当场拿下。

    连夜召集宫中大臣,将庞勋这些年来的所作所为全部整理归册,捉拿归案。

    班景淮等这一天,足足等待了十五年,他看着那些触目惊心的案册,内心多是喜悦,却无法看清,这些冤案所牵连的人,那些死去的忠魂,已无生还可能。

    理王爷却不同,案头摆放的证据已经堆不下,每每将笔触放在纸面上,他都会想起曾经轰动京城的一幕幕,他知道庞勋是在劫难逃,却没有半分的欣慰。

    在当晚的事件发生之后,太后火速赶往勤政殿,带着威严,直视班景淮道:“不知庞尚书是犯了什么罪过能让皇帝这么晚了还彻查不休!”

    这么多年,从他继承皇位的那天开始,萧太后便大权独揽,不但不许皇帝独断,甚至连自己的侄女也嫁与他成为皇后,随时随地监视着他,班景淮一度觉得,这个位置自己根本就没有得到过。

    可是现在,他已经三十五了,他有能力判断何为真,何为假,抬头,不屑的看着箫瑞瑞:“不知母后大驾光临,儿臣未曾远迎,还请母后赎罪。”即便如此说,却没有半分想要行礼的意思“母后应该知道,儿臣近来疲于处理朝政,应接不暇,却不想庞尚书仍然在此时制造事端,儿臣当真不能,坐视不理啊!”

    箫瑞瑞惊讶的看着面前的男子,那个一直在她鼓掌之中的男子,竟然真的翅膀硬了,长大了,再不愿听她的教诲了! 

    “你竟敢这般跟哀家说话!庞尚书对朝廷尽心尽力,这些年也未曾有过任何过失,单从旁人的嘴里,皇上怎能……”

    “母后!”班景淮微有怒色,站起身,缓步从殿上走至箫瑞瑞面前,正色道:“庞勋私藏贡品朕亲眼所见,人赃俱获,而这张纸上清楚的写着这么多年他和……”顿了顿“他犯得过错,母后难道还要因为他曾做过一两件对班家有功的事情,就能免了他此次所犯的滔天大罪么!”

    他怒气难掩,直接将手上刑部尚书所写的案件脉络诏书摔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箫瑞瑞自知话里有话,没有办法,脸霎时红透半边,尴尬的向后退了几步,冷冷的看着面前的男人,而后道:“是哀家鲁莽,一切全凭皇上做主,哀家……先退下了。”

    第二日,庞勋所犯之事写于闹市口,藏污纳垢,私藏贡品,于七月二十三日斩首示众,庞家男丁一律没为官奴,女眷贬为官妓,其余人等则充军流放。

    然而,班景淮终究没有太后的心狠毒辣,让庞府如当年容府一般,满门抄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