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2、见理王爷

    更新时间:2018-05-31 20:53:16本章字数:2394字

    自从见过碚离之后,她便让襄凝去把幻境村的孩子们都接到了京城,约莫在十人左右,初来驾到时还有些紧张,襄凝便擅作主张挑了几个孩子的母亲去照料他们的衣食起居。

    回来禀告仇染的时候她大发雷霆,惹得襄凝当即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不是说过不准让他们的父母来么!你怎么回事!”

    她青筋暴起,脸庞涨红,猛地拍桌而起,惊的落云楼里其他食客纷纷看向这边不明所以。

    襄凝默默拍拍她的手,胆怯道:“我是怕这些孩子在陌生的地方住不惯,所以才……你别生气,若是不愿,我遣他们回去便是。”

    “我只是怕……”仇染叹口气,视线飘忽“这些孩子心智还不算成熟,若此时被父母左右的话,我所有的心血便全部付之东流了,说实话,我将他们接到京城,就是想当做棋子来培养的,若日后有人从中作梗……”

    点了点头,襄凝看着她:“那我这两日便送他们回去?”

    “过段时间吧……”仇染站起身“我这段时间要去见理王爷,恐怕幻境村的事都要交给你去办了,记得!”顿了顿“有任何决定,都事先告诉我一声,免得像这次一样,你又擅作主张!”

    襄凝吐舌,顽皮的冲仇染眨眨眼,二人说话声音低到只有彼此能听见的程度,仇染不放心的又嘱咐了几句关于庞若依的事情,这才迈着不怎么坚定的步子,出了落云楼。

    自庞府发生那样的事情之后,庞若依整日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不愿出去,仇染知道此事自己说什么也是无用,索性随她,遣了个小厮保护,又吩咐了云姑照看。

    这个时候仇染才明白,自己没有三头六臂,做不到万事周全,只能尽心竭力去办,以免日后落下口舌。

    仇染没有按照事先约定,从正门进入理王爷府邸,在周围辗转几圈之后,绕过了前厅,直奔他的书房。

    她坐在房檐上看着这座安静的府邸,按理说理王爷是先皇最宠爱的皇子,当时的荣宠也不是一般人可比,奈何世道苍凉,曾经显赫一时的理王,也不过如今日这般,风过流年。

    从透着微微烛光的窗户可以看到,此时的理王正埋于案头,那高高耸立的卷册,估摸着是庞勋这些年所犯的种种,让他可以目不转睛,竭尽全力。

    仇染就那么看了足足有一个时辰,天色慢慢暗淡下来,这段时间理王爷没有出门过,丫鬟送进去的茶点也未曾碰过,只是烛台换了新的,王妃进来送过衣裳而已。

    有些乏了,她跃下房檐,待所有人都没有注意的时候,走进了理王爷班乾恢的书房里。

    她就那么大摇大摆的坐在一旁的藤椅上,理王爷没有丝毫戒备,以为是身边的随从,淡淡的吩咐道:“这里不用服侍,你们去忙吧。”

    可是等着他的,却依然是沉默,不解,抬头,却看到那个笑的阳光明媚的女子,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她猛然想起,前些日子递给自己纸条的人,和眼前女子一模一样。

    刚想喊,女子做了噤声的手势,站起身:“上次来的匆忙,没有留下姓名,让理王爷受惊了,小女名叫仇染,今日前来,便是来同理王爷,商量一些事情。”

    “什么事?”他正色,而后从案头中站起身,揉揉已经酸麻的双腿,一摇一摆走去关门,天气已经渐渐转热,虽然不至下雨,却也要时刻防着,塌边依旧放着寝被。

    仇染见他忙完,坐回原来的位置,才不紧不慢道;“上次给理王爷那四个字,理王爷可是明白?”

    班乾恢笑笑,示意她坐下:“本王……不甚清楚,还希望仇姑娘能指点一二。”

    见他云淡风轻的模样,仇染倒是有样学样,也笑道:“若理王爷真的不明白,那我此时前来,便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作势要走,班乾恢恢复到往常的认真,看着她的背影:“你当真能帮我?”

    “只要理王爷告诉我,你是否真的想要那个位置!我便会竭尽全力,辅佐你!” 

    看着她明镜如水的双眸,和意志坚定的身躯,班乾恢犹豫片刻,决定至此赌一把,若日后失败,也不算枉顾自己的一番付出,也不复这些年所受的屈辱。

    “本王……想要!”

    “请理王爷放心,谋士仇染,定不会辜负您的一腔热血!”她恭敬的俯身,行了华京最大的礼,从那天开始,仇染知道这条路,便没有再回头的可能。

    之后,她一如往常,没有告诉理王爷该去做什么不该去做什么,只是和他分析起如今的朝政。

    “不知理王爷回京之后,又没有发现,如今的华京已经和十几年前大不一样,饿殍遍野,百姓更是流离失所,赋税日益加重,民不聊生,这和先皇崇尚的平等治国大相径庭,而朝中,太后把控朝政多年,手下奸臣众多,皇上根本毫无实权,想要切实的踏进这个污流之地,就要委屈理王爷先站在陛下这一边,等日后羽翼丰满,培植亲信,就可将其一举推翻。”

    班乾恢看着她不可置信:“你小小年纪,怎么会知道这些?”

    “因为我想要华京回到最初的样子,也只有您,可以做到!”

    对于理王爷这个人,仇染知道是因为祖父的提及,先皇有意让他继承皇位,常常召容誓义进宫畅谈,偶尔回家,他也不忘和容泽说起一二,那时宫中分成两派,良性竞争,只是不知后来怎的,皇位落在了班景淮的手里,而后理王爷的处境日渐堪忧,在容府之事后终被贬去蛮荒之地。

    如今在朝中,他无实权,贤臣更是不认识几个人,想要让他得到那个至高无上的宝座,难于登天。

    可是仇染就是想看看,这个天,究竟有多难登!

    “你就这么信任我?其实……”卖了个关子,班乾恢终于想起来喝水,抿了一口,而后继续道“其实我和禁军统领慕容准也算是熟识,当年他父亲和我……不提也罢。”

    “那我可否求理王爷一件事?”听说他和慕容准认识,便自觉那件事好办起来。

    班乾恢疑惑的放下茶盏,挑眉道:“怎么?”

    想了想,仇染还是决定用最传统,最诚恳的方式,跪坐于地,双手前屈,躬身行长辈之礼于理王爷面前,义正言辞道:“我想请理王爷帮忙问一下禁军统领,能否……”顿了顿,加重语气“让我去见吏部尚书,庞勋。”

    她有过犹豫,要不要说出来,她知道理王爷不可能会答应自己,但决定跪下的时候,内心最终的想法仍旧说了出来。

    她在等一个答案,可是这个答案,却迟迟没有听到。

    放佛有几年的时间那么久,仇染试探性的抬起头,却看到面前的宝蓝色衣衫,垂坠在地上,显示出雍容华贵的仪式感。

    “是否我的要求……太难?”仇染颤颤巍巍,不坚定的说着。

    而班乾恢只是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目光如炬,心思细密,缓缓开口:“本王问你,上次给我递纸条的人,真的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