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悲剧

    更新时间:2018-05-25 14:43:37本章字数:3082字

    生活简直就是一场戏,有的人把生活过的一帆风顺非常惬意,比如田若爱;而有的人一生简直就是一部大型悲剧,比如杜苗希。

    杜苗希是城西右户区杜赌鬼杜海铭的女儿,还是镇一高的高三尖子生,深得全校师生的多喜爱。不仅长相随了她的美人母亲,连性格都是一样不急不缓的非常和气。在城西没有人不知道杜海铭的,以前是因为他有一个美人老婆,现在是因为他家的两个美人女儿。

    杜海铭家徒四壁穷的叮当响,还是个不学无术的混混非常好色,眼见都三十多岁了还没有讨到老婆就开始着急了,可是名声太差没有人愿意嫁给他,就在在大家都以为他会打一辈子光棍的时候,他带回来了一位大美女。那个美女就是杜家姐妹的妈妈,长的像个天仙似的非常美丽,低着头迈着平缓的步伐紧紧跟着又老又丑的杜海铭。

    从此以后镇上的男人多了一个癖好那就是偷看美女。美女在镇上住了五年没有人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她总是一个人静静的坐着发呆,从不开口说话,喜欢穿纯色的连衣裙,人很瘦个子很高,仪态好气质佳,哪怕只是坐着都赏心悦目,据说美人还会弹钢琴,因为她帮隔壁小孩的那架破钢琴调的音连钢琴老师都赞不绝口。

    这样的美人为什么会和杜海铭在一起除了当事人谁都不知道,但是杜海铭醉酒的时候和苗苗说过几次,那时候虽然苗苗还太小什么都不懂,但是可以明显的感觉到父亲每次提起那件事的表情都是非常陶醉自豪的,像炫耀丰功伟绩一样兴奋的满脸通红。通常随之而来的就是想到已被美人抛弃的事实,开始发脾气打骂苗苗两姐妹。

    美人刚走的时候苗苗两姐妹也像杜海铭一样讨厌母亲,觉得她水性杨花,后来知道母亲为了自己放弃那么多就觉得当初不和妈妈走反而还羞辱妈妈是有多对不起妈妈,当然那个时候苗苗和姐姐杜苗衣都历经苦痛已经对这个世界不再有任何希望了。

    长时间活在被人轻视的环境中哪怕你再优秀都是不会自信的,在外人的眼里苗苗长的漂亮成绩好是个完美的孩子,可是苗苗却始终觉得低人一等,自己被母亲抛弃,父亲好赌,家里又穷,敏感的感觉别人都不喜欢自己,就慢慢的不喜欢说话了。同桌田若爱性格开朗,大家都很喜欢她,每次下课她的身边都挤满了说话的人,这让苗苗很羡慕。

    苗苗非常喜欢田若爱,因为班里只有她和自己说话是微笑着的,感觉她不讨厌自己,就非常想和她做朋友,自己也有好多的事需要和朋友一起分享的,比如最近就发生了很痛苦的事,父亲带回来的叔叔总是用异样的眼光看自己,还经常与自己身体有接触,姐姐在工作不回家,妈妈不在身边,又不敢和爸爸说,苗苗总是觉得要是有个朋友就可以去朋友家住几天了,可是苗苗没有朋友。一个人走在放学的路上苗苗非常想姐姐,以前姐姐在家的时候自己真的好幸福啊,姐姐会哄着自己睡觉、还会给自己做好吃的,后来姐姐工作去了几个月才回来一次,回来爸爸就和姐姐要钱,姐姐不给就会挨打,每次看着爸爸打姐姐苗苗就感觉非常痛苦,希望姐姐永远都不要回来了,可是姐姐走了就好想念姐姐回来。

    田若爱无论怎么努力成绩总是比不上杜苗希,并且还没有杜苗希长的漂亮,本来就不太待见杜苗希结果杜苗希还总是喜欢和她一起玩,本来想拒绝的,可是杜苗希是全班男生的女神,自己要是不带杜苗希玩不就等于得罪全班男生吗?班里的女孩子都不喜欢理杜苗希,除了同性直接相互妒忌排斥外当然也和杜苗希本身的性格脱不了关系,杜苗希平时非常软弱,只要是说话声音大点她的大眼睛里就会蓄满泪水,然后就会有男生过来帮助她,这样的行为让很多女生都感觉她非常做作,像是绿茶婊一样。

    晚上放学回去的路上佳佳问怎么突然喜欢和杜苗希了?田若爱愣了一下故意叹了口气、装出一副很为难的样子说:“不知道怎么回事啊,估计是她想上校元旦晚会所以故意讨好我的吧,你也知道她可是班里男生心中的女神,不好得罪啊!”佳佳是黑道女儿脾气暴躁唯一的优点就是会才艺能上晚会,这也是她为了吸引班长的目光勤学苦练的结果,可是班长喜欢的却是杜苗希,有这层关系在,只要稍稍挑弄一下,以佳佳的智商绝对会中计故意针对杜苗希的。看着佳佳愤恨的样子田若爱就知道自己的计谋成功了,明天田若爱肯定会完蛋的,只要到时候自己再一劝说,班长肯定会非常讨厌强势不讲理的佳佳,然后把更多的目光投向自己的。

    假装微笑着送田若爱进屋后佳佳仇视的盯了会田家的房子转身往小街头所在的地方走去,小街头是小城镇最大的红灯区,贩毒、卖淫什么都有,连警察都不敢管这里的事情,而自己的哥哥却是这里的老大,想想都感觉非常自豪,比起在学校里的平淡无奇佳佳还是更喜欢在这里众星拱月般的生活,哥哥不喜欢自己来这里,说这里不是正经姑娘该来的地方,可是不来这里又怎么能找到哥哥呢?

    佳佳小心的往夜都会的方向走过去,沿路有很多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姑娘穿着暴露的衣服等在那里,醉酒的男人随地大小便,男男女女调情的话语非常低俗,还有好多混混对着她吹口哨,毕竟是被家里保护的很好的公主,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阵仗,意识到周围都是陌生的坏人时,怕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就赶紧低着头大步跑开了。听着后面混混的笑声佳佳又怕又气。这是佳佳第一次独自一人来小街头,并且深刻的意识到这里不好。

    以前姐姐在家的时候每天放学都是最幸福的事,可是现在苗苗最怕的就是放学,那个怪叔叔今天肯定还会来家里的,想起叔叔的眼神苗苗就不想回家了,可是不回家也没有地方可以去呀,故意放慢脚步还绕了一个大圈到家的时候天还没黑,那个叔叔果然又来家里了,见叔叔天快黑了还没有要走的意思苗苗心里升起一股莫名的恐慌。

    杜海铭见苗苗进门就把烟灰缸朝苗苗扔过去,苗苗没反应过来被烟灰缸砸到了胳膊,痛的眼泪都出来了,杜海铭还骂骂咧咧的:“你个小婊子和你那不要脸都妈一样,果然有什么妈就要什么闺女,大的一天到晚不回家赚钱也没看赚到几个,小的才十七岁大晚上的就不回家了,你说你回来这么晚干嘛去了,饭也不做饭你想饿死我然后和你的嫖夫一起私奔啊。”一旁低着头哭泣的苗苗没有注意到怪叔叔听到嫖夫二字眼睛一闪而过的光芒和嘴角扯起来的邪笑。

    一见苗苗这个样子杜海铭就觉得晦气,自己也不知道造的什么孽生了这么个苦瓜脸就知道哭的小娼妇,越想越觉得生气干脆站起来扯着苗苗就打,长时间的被施虐苗苗连哭都哭不出来了,那个叔叔看到这种情况愣了一下,然后赶紧扯开杜海铭,随手递给苗苗一张十块的纸币让苗苗去买瓶白酒和一袋花生米,剩下的给苗苗买糖吃,让苗苗赶紧出去。在苗苗眼里这一刻叔叔在苗苗眼里的形象就像一个天神一样高大。

    走出家门口苗苗整理了一下衣服,胳膊处的皮肤已经青紫了,还好爸爸从来不打自己的脸,不然就完全不敢出门了,身上被打的很痛,苗苗只顾着揉隔壁忘了看路结果被石头绊倒了,退都摔破了,长时间的营养不良让苗苗两眼发黑、四肢松软无力,站都站不起来,感觉自己周围围满了人,苗苗觉得非常尴尬,想逃离这个地方实际上连站都没有站起来。

    模模糊糊的感觉自己好像被一个人抱起来了,周围的那种吵闹声变得越来越轻后来渐渐消失了,这种久违的安静让苗苗感觉很舒适就慢慢的放松下来了,这个人的怀抱真温暖,被他抱着感觉真的好幸福,他的身上有栀子花的香味,苗苗努力的往男生的身上靠,拼命的汲取这一刻来之不易的温暖,眼泪控制不住的往下流,生病的人往往格外的脆弱,杜苗希满脑子都是自己的悲惨甚至觉得这一刻死去才是最好的。

    意识完全清醒的时候发现自己镇上的小诊所了,一个身上有着栀子花香气的男生正一脸关切的看着自己,苗苗还没有被陌生人这么看过边觉得害羞低下了头,估计是苗苗的脸太红了那个男生爽朗的大笑起来,苗苗感觉他的笑声真好听,便不自觉的抬起头来观察他。男生看起来大约二十多岁,气质儒雅,长的很白净,又浓又密的睫毛让苗苗都妒忌,穿着天蓝色的休闲运动装,整个人英俊的就像从电影海报走出来的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