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6章 你装什么纯?

    更新时间:2018-06-03 23:28:01本章字数:3049字

    宋佳人被孙总拥着走出包间,她尽可能地要远离点,但孙总的咸猪手紧紧地搂住她的腰,人还凑得很近,呼出的酒气直喷到她的脸上。

    等走到少人的走廊,她再也不想装下去,她偷偷地给陆少旭拨打了电话。

    很快他就默契地回了电话,宋佳人接通电话笑得跟一朵花似的娇声道,“你在会所的门前了是吗?我现在已经下楼,马上就能见着你了。”

    她挂断电话后,用了点力度甩开孙总的手,客气地笑着说道,“孙总,我的男朋友在等我,不麻烦您送我了。“

    孙总又挨上去又搂住宋佳人的腰,笑眯眯地反问,“你那个男朋友?现在你们的年轻人男性朋友一大堆,我也算是你的男朋友对不对?!”

    她抗拒地扭动着身子,语气加重几分警告道,“孙总,你说笑了,我只有一个男朋友。“

    孙总喝很多酒,整张脸都涨得通红,人又长得肥胖,看着挺吓人的。此时他突然拉下了脸,恶狠狠地回道,“在我的面前,你用不着玩这种低级的手段了。”

    宋佳人依旧笑得露出八颗牙齿,带着些打趣的口吻回道,“孙总,我怎么敢得哐你?不信你跟着我一起下楼。”

    孙总歪着嘴巴露出一抹狡诈的冷笑,“我都摸清你在建科的处境,你没了靠山,任国强又对你百般刁难,要是我向销售高层投诉你,恐怕你的日子更加不好过吧!”

    宋佳人见惯落井下石的手段,毫不意外孙总说的话,她平静地开口问道,“那孙总想怎么样?”

    他摸着下巴,立马换了张笑脸意味深长地说,“我还是比较喜欢和美女谈生意的,赏心悦目。不如你请我去你家喝杯茶,我们坐下来慢慢谈。”

    她相当不给面子地嗤笑出声,“孙总,你看错人了,我宋佳人做销售行业都六年多,从来都是靠真本事吃饭。听说贵夫人是碧园董事长的外侄女,你的前途不可限量......."

    孙总恼羞成怒地扬手抽在宋佳人的脸上,破口大骂,“贱人,你自己是什么货色,居然敢得来威胁我。你真认为我不清楚你和钱总那个老头子干的好事?六十多岁你都下得了口,还装什么装?”

    “呵呵!”宋佳人不由冷笑起来,她拿起手机仰头直直地怒视着孙总,“刚才你说的话,我都录音了。若是不想你老婆收到,就给我客气点。你要是把逼我急了,我直接发给碧园的高层,大不了我不在建科干下去。我倒要瞧瞧谁损失得更大?“

    “你...你敢得那么做?”孙总气得脸都涨得青紫,说话都口齿不清。

    宋佳人面不改色地反讥,“那你可以试一试的!“

    她不想再浪费口舌,迈着大步快速地往前走去。

    事实上,她并没有表面看着洒脱,毕竟她上有老,还有房贷,又在建科奋斗了多年,等她将孙总远远甩在身后,身体暴露出真相,早就都疲软无力了。

    她艰难地挪步行走,等看见走廊拐弯处的人,呆愣了几秒钟,满脑子都是他怎么在这?他又听到什么?他又会怎么样想自己呢?

    傅琛之侧身靠着柱子,高高在上地睨视着宋佳人,就像是高不可攀的谪仙看着芸芸众生,不悲不喜。

    但那种不可一世的姿态,确实是招人讨厌的。

    宋佳人根本没想到在这种最狼狈时刻遇着傅琛之,她想装作没看见他,若无其事地走过。

    可在擦肩而过时,傅琛之冷不防地伸手扯住她的手腕,将她整个人都拉了回来。她惊恐地连连往后退去,她退一步,他就进一步,直至她被逼到角落,再也无路可退了。

    她戒备地双手护在胸前问道,“有事吗?”

    傅琛之淡淡地瞟了眼她印着手指印的脸颊,无比恶劣地出声挖苦,“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重口味?还是个有妇之夫。“

    宋佳人心痛如刀割,在曾经最亲密的人眼里,她沦为金钱就能买到的玩物,一个人尽可夫的婊子。

    她紧攥着手,尖利的指甲嵌入了肉里,传来一片刺疼。她逼着自己装漠然轻声回道,“这与你无关!”

    ”我们也算在一起过,我只是不想别人知道我的品味这么差劲。“傅琛之轻飘飘地说了句话。

    那无疑于在她鲜血淋漓的伤口撒上一把盐,她好强地睁大眼回道,“你放心,我不会向任何人提起你,我会遵从你的命令,日后再见就当作陌生人。”

    “希望你能。。。"他剧烈地咳嗽了一声,话也停顿住了,他背过身去不自在地捂住嘴巴,接着又不停地咳嗽了好几声。他咳得脸和脖子都红起来,额头都冒着汗珠。

    走廊里回荡着傅琛之沉闷的咳嗽声,尤其的刺耳,就像是一只锤子不停地敲击着宋佳人的耳朵,光是听着都非常难受。

    她不由自主地抬手去拍着傅琛之的后背,关切地问道,“你是不是感冒了?”

    他连连又咳嗽了好几下,才长长地喘着粗气,但高冷地不肯回答。

    宋佳人抬手去摸他的额头,一片滚烫,吓得她惊慌喊出声,“你发烧了?怎么会那么烫?”

    “不用你管!”他说话的声音都带着沙哑声了,还任性地甩开她的手,就要往前走去。

    但他走路的脚步都是零乱的,人也是摇摇晃晃的,眼看着就要跌倒下去了。

    宋佳人疾步走上前揽住他的腰,这时候她才迟钝地发现他整个人都好烫好烫,她的皮肤都发着热,他发烧的温度一定很高了。

    她再也不管什么,搀扶着他严肃地建议道,”我送你去医院好不好?这次的流感非常严重,上次我住院看到临床的人烧得脑袋都傻了,你别以为我是来唬弄你的,我都躺在医院半个月。“

    他回过头来直盯着宋佳人,不容商量的否决,“不去,我不去医院!”

    宋佳人认识了傅琛之五年,相恋了三年,多少都清楚他的性子,一旦他决定的事,就是十头牛都拉不回来的。她根本就劝不住他,只能跟着在他的身后。

    她扶着他走出会所,试探性地问道,“那我送你回家好不好?你先回家休息?”

    他仍是不应声,这位大少爷的脾气上来了,不爱搭理人。

    宋佳人只能默默地扶着他上车,将他安置在副驾驶,然后启动车子。

    等她开了一段路后,才想起来问道,“你住那里?”

    傅琛之背对着宋佳人,她也看不出他此时的情况,见他不肯回应,又放低声再问了一遍,“阿琛,你住在那里?”

    他又难受地咳嗽了声,才不情不愿地回答,"君悦!“

    宋佳人的心轻轻地波动了下,他还住在那里啊!

    大二那年,傅琛之玩基金赚了一大笔钱,他就在君悦买了一栋别墅,两人在那里度过很多美好的时光,那时候,他们都认为是全天下最幸福的人。

    宋佳人认定傅琛之是恨她的,所以她不能理解他为什么还会住在君悦。

    不过她没问追问原因,现在所有的心思是要把傅琛之赶紧送回家,他的病情不能再拖下去了,她熟门熟路地开着车子驶向君悦。

    随着近几年全国房价高速飙升,君悦周围的房价也涨到六七万一平米,当时户主也有宋佳人的名字,但她从没惦记过这套房子,也再也没有来过。

    她停泊好车子,再想去叫傅琛之,连喊了几次,他才迷迷糊糊地抬头看她。

    他的眼睛都烧得红起来了,看人的目光都迟钝很多,身上的锐气也收敛许多,看着就是个生病闹别扭的男孩子。

    本来宋佳人对傅琛之心里就有愧疚,看着他心都软掉了,急得鼻子都酸酸的,她费劲地搀扶着他进了房间,开始翻找药箱。

    里面是有她以前准备的退烧药,感冒药,退烧贴,却全都是过了日期。她火急火燎地拿起钥匙要出门去。

    傅琛之估计是病得脑子不太清醒,他强横地抓住宋佳人的手,霸道地质问,“你要去那里?”

    他的手也好烫,掌心都湿漉漉的。

    宋佳人无奈地笑着哄道,“我去给你买药好不好?一会儿就回来了。”

    “我不吃药!”他任性地回了声,牢牢地攥住她的右手,抓得她都有些疼了。

    她伸出左手拍着他的手背,用一种哄孩子的口吻说道,“你烧得太高的温度,不能不吃药。我保证自己很快就回来,你放开手好不好?”

    他人是发烧了,脑子不太清醒,但他是高智商怪物,相当理智地提醒道,“你打电话给管家部,让他们拿过来就行了。”

    宋佳人才想起来君悦是高档小区,管家部是24小时服务的,忙不迭地给管家部打电话,说了一大堆地退烧药和感冒药的名字。

    她也是久病成医,再怎么说她也是因这场流感病了半个月,差点工作都丢了,自然是学会一些东西。

    等打完电话后,她起身拿起体温计,正打算给傅琛之测量体温。

    她偏头对上他正板着脸,一副认真严肃的样子,他咄咄逼人地追问,“你为什么要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