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7章 谁让你招惹我的

    更新时间:2018-06-04 11:08:37本章字数:2952字

    他白皙的肤色苍白得可怕,但在这种情况下,仍是散发着不容轻视的威严。他犀利地直瞅着宋佳人,似要把她整个人都要看透了。

    宋佳人倒是没想着他突然如此逼问自己,她愣了一会儿,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将温度计递过去柔声叮嘱,“你张开嘴好吗?”

    他冷漠地别过脸躲开去了,恼怒地把她手里的体温计打落下,碎成一小片的玻璃渣子。

    他冷声讥诮,“你用不着装好心,你走啊!“

    他把话说得决然,可手依旧是下意识的握住宋佳人的手,此时他真的就是个生病发脾气的大小孩。

    宋佳人确实是担心他的病情,不想激怒他,尽量顺着他的话劝道,“等你吃了药,我再走好不好?”

    傅琛之狠狠地瞪了宋佳人一眼,松开手摇晃着身子坐在沙发上,仅是几步的距离,他都在喘着粗气了。

    他半个身子都倚在沙发,背对着宋佳人低声地咳嗽,咳得手背都在颤动。

    她看着都难受极了,又去倒一杯热水走到他的旁边轻声问道,“你喝多点水好吗?那样你的嗓子会滋润点,不会干咳得那么厉害了。”

    说话间,她谨慎地往后退了一小步,就怕这位大少爷伸手把水拍落,溅了满身。

    他闷不啃声地躺在沙发,宋佳人探过脑袋去看他,发现他已经闭上眼,脸上布满汗珠,身体却在不停地发抖。

    当高烧到一定的温度,人就会尤其的怕冷,她又问了声,“冷吗?”

    他还是不应声,似乎就和她较上劲,宋佳人无奈至极了。她试探性地端着水放在他的嘴边,幸好他肯得张开嘴巴。

    此时她就是慈母上身,照顾他喝完水后,又进卧室拿来被子盖住他,还时不时打电话催促管家部。

    终于工作人员送来药和体温计,她赶紧帮傅琛之测量体温,当她看见温度竟然是39。3度,吓得说话的语调都提高好几分贝。

    “阿琛,你不能任性了,你都属于严重的高烧,我要送你去医院。”

    他躺在床上硬生生地拒绝,“不去!”

    宋佳人无奈地扭头问工作人员,“请问你们有医生吗?我们要麻烦医生来一趟了。“

    傅琛之翻了个身,赤红着眼冷冽地扫了工作人员一眼厉声命令,“你出去!“

    看来工作人员也是深知傅琛之的臭脾气,立马闪身走人,临走前小心地说道,“傅夫人,要是有什么事可以给我们打电话,我们管家部为您贴心服务。”

    宋佳人听着傅夫人的称呼,微红着脸却没必要解释,担心越抹越黑。

    屋子里只剩下生着病依旧要逞强的大少爷,还有措手无措的宋佳人。

    她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喂着他吃下一些退烧药,再拿来冰块采用物理的方式给他降温。

    可她看着笔直直躺着的傅琛之,实在不知从那里下手,厚着脸皮不好意思地说道,“你能脱掉衣服吗?”

    他就连睫毛都不动一下,她硬着头皮掀开被子,伸手去解他的衬衫纽扣。

    傅琛之天生就长得很白,即使晒黑了,过不了个把月又变白。

    他那种白还带着上好玉色的光泽,全身除了胸口有一枚艳红的朱砂痣,再也找不着其他黑点,或者黑痣。

    他又是挑剔追求完美的人,大学期间就请来高级教练替他量身塑形,每一寸肌理都充斥着美感,活生生的艺术品。

    宋佳人体会过鱼水之欢,在这具活生肉色的异性躯体,根本无法做到毫无感觉。

    她尽可能低头专注地帮他擦拭身体,但心有鬼,动作显得有些猥琐。

    她微闭着眼去擦拭傅琛之的大腿,突然听见他闷哼了声,她慌张地抬头对上他那双蛊惑人的桃花眼,人就像是触电了。

    傅琛之脸色泛着不正常的红晕,可能是生病的缘故,眸子浮着一层粼粼的水光,他轻眨着纤长的睫毛。

    宋佳人的心仿佛被羽毛扇子拂过,被拨乱掉心弦。她故装正经去摸傅琛之的额头关心地问,“你好点了吗?”

    傅琛之垂下眼眸,视线往下落在宋佳人的胸前。她狐疑地低头,发现自己半跪在他的身上,还有她脱掉外套,只穿着大圆领的毛衣。

    以他们俩的姿势,他肯定能看见她毛衣里面的光景了。

    全身的血液都往脑门上冲,宋佳人脸红得都要滴血,她慌乱地要爬起身,可人越乱越会做错事。

    她左脚绊着右脚,一个踉跄,整个人都扑倒在傅琛之的身上,重重地磕在他结实的胸膛,鼻子传来隐隐的痛楚。

    傅琛之没有什么防备,也被撞得哼出声,“嗯!”

    此时宋佳人真幻想着自己变透明,真是太丢人了。不知为何,在外人眼里果断老练的她,在傅琛之面前就变成尽是干着蠢事的笨蛋。

    她羞愧地抬起头想要开口辩解,”对不起。。。。。。"

    不等她说完话,傅琛之霸气地呛回去,“闭嘴!“

    她老老实实地合上嘴巴不说话,偷偷地挪动着身子,想要重新站起身。

    耳边又传来傅琛之威胁性十足的声音,“不准动!”

    她听话地不敢动了,缩在沙发的里面,傅琛之拉起落在地上的被子,盖在两个人身上,就搂着她一起躺在沙发。

    宋佳人脑子乱成一团麻,理都理不清了。

    她一个劲地卷缩着身子,恨不得变成蚂蚁般小,傅琛之从后背抱住她,下巴搁在她的头顶。

    他与她就像是天底下亲密的情侣那样抱在一起。

    她心跳得很快,快得要胸前跳出来似的,她清楚为了没必要的麻烦,她应该马上推开傅琛之,然后决然地离开。

    但傅琛之的体温太高了,呼出的气体也好热,她狠不下心拒绝他的要求,他脆弱时刻的索取,这些都是她欠他的。

    她全身神经都崩得紧紧的,完全把自己当作一只抱枕,静静地躺着不动。

    过了良久后,她听到沉稳均匀的呼吸声,看来傅琛之已经睡着了。

    她才壮大胆子偷翻过身,想要小心翼翼地起身,但她看见沉睡的傅琛之,人似中了迷魂咒。

    宋佳人的视线再也不愿从他的脸挪开,她从不否认自己是贪恋傅琛之的盛世美颜。

    他有张过分好看的脸,美得足以人心甘情愿沉沦。

    她最爱的是他微翘起的唇,实在是性感极了,研究表明有这种唇形的男人最会接吻。

    其实刚开始他的吻技糟糕透了,因为两个人都是菜鸟,第一次深吻时,她的唇被磕破,牙齿都被撞得冒出泪花。可他脑瓜子好使,什么都学得飞快。

    在她仍在摸索怎样能舒畅地呼吸时,他就学会怎样让她欲死欲仙,欲罢不能了。

    宋佳人陷入甜蜜的回忆中,情不自禁地低头想要去吻傅琛之。

    在快要吻上那柔软的唇瓣,脑子里蹦出一个小人儿提醒道:宋佳人,傅琛之有未婚妻,你们早就分手了。

    她瞬间清醒过来,摇了摇头想要离开,却有一道锐利的目光落在身上,就像是眼睛毒蛇盯上一只残废的青蛙。

    宋佳人戒备地抬头对上傅琛之漆黑如墨的深眸,她恐慌地往后退去,想要远离他。

    傅琛之抢先一步扣住她的后脑勺,蛮横地吻上她的唇。

    她抗拒地别过脸,惊恐地瞪大眼挥舞着双手,急切地喊着,“傅琛之,你放开我。。。。。"

    “唔!”她要说的话都被吞咽在口腔里,再也没说出的机会。

    傅琛之粗鲁地将她推倒在沙发,翻身覆在她身上,单手牢牢地擒住她的双手,另一只手扣住她的头,都不让她乱动。

    本来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力量较量赛,就存在诸多的不公平,更何况傅琛之快比她高出20厘米,宋佳人所有的抗拒成为徒然,反而如猫抓老鼠,添加猫儿的乐趣。

    渐渐的,傅琛之放柔了力度,极有技巧地逗着宋佳人,狂风暴雨后的安静总是让人格外舒坦,他又是这方面难得的高手。

    吻带走宋佳人所有的理智,她的脑子乱成一团浆糊,分不出东南西北,更做不到理智地思考问题,她依附着傅琛之,配合着他。

    等长长的吻结束后,她也被带走身上最后一丝力气,瘫软地埋在傅琛之的怀里,大口大口地呼吸,眼神都迷离了。

    傅琛之仍是不解气,忿忿不平地在她纤细的脖子咬下去,印出一排整齐的牙齿。

    他直直地瞅着宋佳人磨着牙齿骂道,“谁让你招惹我!”

    “嗯嗯!”她含糊不清地回应,神志早就丢到云霄外去了,乖得像只讨人喜欢的小白兔。

    傅琛之满意地将她揽入怀里,按着她的头贴着自己的胸膛,盛气凌人地命令打破,“睡觉!”

    宋佳人听话地闭上眼,轻声又回了两个字,“嗯嗯!”

    若是太喜欢一个人并不是好事,在他的面前会变成傻瓜,变成笨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