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8章 逃荒

    更新时间:2018-06-05 23:53:00本章字数:3018字

    宋佳人浑身酸痛地醒来,尤其是脖子疼得发麻,十有八九是落枕了。

    她迷糊地揉着脖子要起身,腰被什么缠住,她扭头发现身边躺着的人竟然是傅琛之。

    脑子有片刻的空白,很快她就想起昨晚的事,有种赶紧逃跑的冲动,却鬼使神差地伸手摸了下傅琛之的额头,帮他测量体温。

    他出了满身的汗水,脸布满了汗珠,她摸上去掌心湿漉漉的一大片,不过他的体温不似昨晚烫人了。

    她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轻轻地拿开搭在腰侧的手,正打算悄悄地离开。傅琛之猛地睁开眼,眼里已是一片清明。他定定地看着她,看得她瘆得慌。

    宋佳人别扭地坐着,都不懂开口说些什么,只是傻乎乎地笑着说道,“早啊!“

    “嗯!”傅琛之淡淡地应了声,从沙发站起身来,迈着大步朝着浴室走去,看来他好得差不多了。

    在他打开门时,又回头朝着宋佳人高高在上地说道,”我饿了!“

    宋佳人挺直腰板双手叠放在膝盖,这个样子像极听话的小学生。她顺着他的话问道,“那你要不要喝点姜汤粥?”

    “好!”傅琛之言简意赅地应道,然后走进了浴室。

    里面传来水流哗啦啦的声音,还有磨砂玻璃里倒影出模糊的身影。

    宋佳人呆坐在沙发片刻,在自我安慰着:现在他还在生病,等他喝完粥,再走人就行了,那就得当作自己对他的补偿。还有佛经里说过,人要心善要多做好事。

    她给自己灌下好几壶的心灵鸡汤后,不情不愿地走进厨房。

    她打开冰箱发现里面放着各种各样丰富的食材,手就不停地拿出食材,牛肉、西红柿、胡萝卜、肉丁、娃娃菜等等。

    她快速地洗菜,熬粥做菜,等她将所有的菜都端着放在饭桌,才清醒过来,自己干嘛要做那么多菜呢?还有现在是吃早餐啊!

    傅琛之简直是掐着时间点出来的,他洗了澡,换上清爽的浅蓝色休闲服,显得个子越发高挑。

    时光似乎格外偏爱他,那么多年过去了,他的五官都没什么变化,还像是大学里让女生痴迷的校草模样。

    他从宋佳人的身边走过,她嗅到好闻的西柚子的沐浴露,久久地萦绕在她的心尖。

    傅琛之从容镇定地坐下来,拿起汤勺慢条斯理地喝粥。宋佳人站在旁边,正费劲地思考着怎样开口提离开的事,才不会显得失礼。

    “坐下吃早餐!”耳边忽然传来傅琛之的命令声。

    宋佳人酝酿着辞藻说道,“我。。。我还有。。。。。。"

    一道冷若冰刀的目光直朝着她刺来,她很没骨气地换了说辞,“我没刷牙,你吃吧!”

    傅琛之放下汤勺,微眯着眼瞅着她回道,“浴室有备用牙刷!“

    从高中时代开始,傅琛之就是那种众星捧月的世家子弟,天上飞的人物,高冷得要命,从来没人敢得忤逆他。

    在众人的眼里,宋佳人是个相当了不起的人,她在傅琛之的面前也是挺嘚瑟的。

    但只有她自个最清楚,只有在傅琛之心情好时,她才会去摸下老虎的胡须,拍拍老虎的屁股,装装样子,耍耍威风。

    事实上,她怕他也是怕得要死的,几乎不会对他的要求说不。

    这次也不例外,她听话地走进浴室洗涮,再老老实实地坐下来吃早餐。

    当滚烫的姜粥进了嘴巴,烫着受伤的舌头,她疼得发出呲的声音,伸手去捂住嘴巴。

    傅琛之侧目去望着宋佳人,自然是清楚是怎么回事。今天他早早就醒来,入眼就是她红肿起来的嘴巴,嘴角处还有一处结痂的伤口。

    他压着眉意有所指地问道,”还疼?“

    宋佳人想起那个缠绵悱恻的吻,身体微微发着烫,她不自在地舔了下嘴角,又碰到伤疤,又是一片刺疼。

    她难为情的垂下头,低低地应了声,“嗯嗯!”

    “那你吃点清淡的食物!”傅琛之从容镇定地回道,没有丁点的不好意思,也没丝毫的愧疚神色。

    宋佳人又是笨笨地回了两个字,“嗯嗯!”

    两人没再说什么,默默地吃着食物。原本她还担心做得太多菜,不过傅琛之可能是病愈的缘故,胃口非常好,他将所有的菜都吃光了。

    她相当识趣地收拾好饭桌,又端着碗筷进了厨房。

    厨房里有个洗碗机,倒可以省事。可宋佳人深受母亲勤俭持家的理念,觉得只有几个碗可以劳动力解决的,于是她挽起袖子认真地洗碗。

    傅琛之坐在沙发上,心思早就飘远了。他听见厨房里传来水流的声音,碗筷撞击发出的清脆声,为这座沉寂多年的房间,蹭添了人烟气。

    他站起身走向厨房,看见宋佳人站在流水台前,正对面是宽大的窗户,浅象牙色的晨光洒在她的身上,镀上一层暖光。

    她微低头冲洗着碗里的泡沫,一缕青丝垂落在鬓角,贴着她的唇角。

    他想挥开那碍眼的发丝,食指划过她嫩滑的脸颊,将她的发丝别在耳根后面,手在停留在白润的耳朵,恶意地捏一把。

    在他的心目中宋佳人最美的地方是耳朵,弧线优美,白里透着浅粉色,耳垂有点小肉肉。

    傅琛之手下意识地已经伸到宋佳人的脸颊,蹭到她的唇角。

    她愕然地抬起头撞上傅琛之的深眸,狐疑地微睁着眼问,“怎么了?”

    他马上手指着洗碗池,故意板着脸冷声说道,“刚才我看见一个碟子坏了。“

    “是吗?”宋佳人仔细地检查着碗碟,终于发现有个碟子破了个小口,若不是特意检查根本发现不了的。他竟然为了这点小事,摆出凝重的神情。

    她不由轻笑起来着说道,“不碍事的,这是碟子不是碗,不会伤着嘴巴的。”

    傅琛之看见她笑起来,反而语气格外的严肃,“不行,它没了美感会影响食欲,你扔了吧!“

    宋佳人拿起做工精良的骨瓷,有些心疼地说道,“我记得这是英国女王收藏系列的瓷碗套装,扔掉它就组不成一套,现在市场价都飙升到十几万。食欲与它又没太大关系,即使用金碟子盛放着猪血,你也吃不下对不对?我们别那么浪费了。”

    本来傅琛之就是鸡蛋里挑骨头,现在有人主动递来梯子,他顺着梯子爬下来,一本正经地回道,“那好吧!”

    宋佳人继续忙着手里的活,但傅琛之杵在原地,就像是个监工在观看手低下的员工,她浑身都不自在,正襟危坐地把厨房收拾干净。

    傅琛之不懂对别人造成多大的压力,慵懒地倚在门框的边沿,饶有兴致地望着宋佳人,有种浮生偷得半日闲的悠然感。

    他在一个富饶的家庭里长大,虽说父母也是权富联姻,但两个人关系融洽和睦,并不似圈子里貌合神离的夫妻。逢年过节,无论他们多么繁忙,都会回来陪傅琛之一起度过。他又是家族里的嫡子,万千宠爱于一身。

    在家庭的熏陶下,他曾经的婚姻观就是找个同个国度的人,携手走过一生。

    但自从他和宋佳人在一起后,才明白原来生活可以过成那个样子。有很多事两人亲手做会更快乐,也有些事不能由保姆来替代的。

    这栋别墅是他们花了半年装修好的,门前的两棵芒果树是两个人花了整天种下,那对于他来说简直是一件浪费时间,浪费生命的事。

    可他真的体会过什么叫做幸福,什么叫做激情,于是他明白所谓平淡是个善意的谎言,那不过是人们对生活选择了妥协。

    有次他向好友段昱讲这套说辞,还被嘲笑他是贪图新鲜,就连平民的世俗生活都觉得有趣,可那么多年,他仍是戒不掉,或者说不想戒掉。

    宋佳人忙完手头的活,再回头又见着傅琛之仍定定地站在旁边,两个人面面相觑,一时间都不懂该说什么。

    幸好手机铃声响起,她擦干手后接通电话,那头传来萱子关切地询问声,“宋姐,你来了吗?”

    宋佳人看了眼屏幕的时间,已经早上九点钟,她微蹙着眉回道,“我马上过去!”

    “你快点赶过来,任经理刚进办公室就打电话来催问了,估计今天是打雷刮风又下雨,你自己小心点啊!”

    宋佳人挺欣赏萱子的幽默的,挂断电话后,微笑着对傅琛之说道,“我要去上班了。“

    傅琛之不悦地绷紧着脸,却也不为难人说道,“我让司机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开车过来的!”宋佳人满脑子都是赶紧撇清关系,昨晚就是个意外,她可不想那天被别人当街扒光衣服。

    尽管她也清楚李依冉是受过良好家教的女孩子,肯定不会干出那么失礼的事,但小心驶得万年船。

    她快速地拿起手提包,穿上外套高跟鞋,就跟逃荒似的跑出门去了,也不顾后面阴沉着脸的傅琛之。

    刚驶出别墅,有一辆红色的保时捷迎面开来,因车窗是敞开的,宋佳人看见里面开车的人正是李依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