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9章 好人卡

    更新时间:2018-06-06 23:53:06本章字数:3110字

    宋佳人惊魂未定地拍着胸口,幸好自己早点走了,否则就会出现狗血电视剧里抓奸的场景。

    她将车子挂到最高档,恨不得把车子当作飞机来开,想快点赶去公司。

    宋佳人在建科工作多年,今天是她有史以来第二次迟到,有一次还是宋母病发的缘故,必须要送去医院。

    她刚放下包包,萱子马上凑过来好奇地问道,“宋姐,昨晚是不是发生什么事?”

    她边打开电脑边掩饰着回道,“今早睡过头了。”

    萱子的视线落在宋佳人的脖子,捂住嘴巴坏笑着打趣,"昨晚你是操劳过度对不对?脖子还残留着甜蜜的印记,原来宋姐喜欢狂野的类型啊!”

    宋佳人慌忙地找出化妆镜,看见脖子处有一排整齐的牙齿印,正是傅琛之干的好事。

    一大早她忙来忙去,倒是忘记这件事,连忙拿起遮瑕霜掩盖住咬痕,还来回检查好几遍。

    这算是丢脸丢到外婆家了。

    萱子兴致勃勃地打量着宋佳人,都快要把她的脸都看出花,八卦地追问,“那男人帅吗?有钱?技术怎么样?”

    宋佳人在市场磨成厚脸皮,在饭局上还会说些黄色笑话来热络气氛。但现在是正儿八经的办公场合,还是要点脸面的,她严肃地板着脸,用一种公事公办的语调赶人。

    ”我让你做的统计表做完了?”

    萱子朝着她做了竖拇指的动作,才不情不愿走回座位。

    宋佳人倒是心乱如麻,昨晚她和傅琛之真是太过暧昧了。

    她正发着呆,任国强踱步走过来,他重重地敲着办公桌趾高气扬地命令道,“小宋,你来下办公室!“

    “好的!'宋佳人收拾好情绪,全身戒备地跟在后面。

    任国强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品茶。

    他在建科工作多年,才有今天的成就。工龄差不多都和宋佳人同岁,自然是瞧不上她的。

    但人家是名牌大学生,年轻人想法多,有创意,仅五六年就坐上副经理的位置,前任陈胜男还有意培养她。

    他长期被忽视,早就堆满肚子的火气。如今整个华南销售部就是他说了算,肯定要以儆效尤。

    他斜睨着站在旁边的宋佳人,虚情假意地说道,”小宋,你坐啊!“

    宋佳人早摸清任国强的性子,谦逊地笑着回道,“最近坐得太长时间,颈椎有了问题,医生叮嘱我平时要多站站。任经理您有什么请讲,我会认真地听着的。”

    “这样就对了,你们年轻人总是仗着自己有资本,都不懂爱惜身体。你今年已经26岁,也到要结婚生孩子的年纪,得要好好保养。小徐在工作上认真勤奋,可以为你分担不少压力。”

    宋佳人恼恨说错话,给了任国强剥夺手里客户的借口。她中规中矩地回道,“我身为建科的职工,第一要义是要做好分内的工作。”

    任国强似乎是听不懂暗含的意思,又继续说道,“最近你的身体不太好,后天你带着小徐去见大恒的康总吧!”

    她嘴角的笑僵硬住了,皮笑肉不笑地回道,“我和康总约好一起去打高尔夫球,他这人不喜见外人,可能不太方便。”

    任国强放下茶杯发出咚的响声,他冷哼一声,“小宋,人要懂得量力而为,太过争强好胜的女人并不可爱的。”

    “当年康总的妻子患有乳腺癌,我在病房陪了个把月,还帮着接送他们的女儿上学,简直是二十四孝子。康总才被我感动,同意签下单子。再说了,我都跟了三年,康总肯定不放心交于别人的。“

    任国强不耐烦地敲着茶几,傲慢地望着宋佳人讥讽道,“你多少也得知陈胜男因为吃回扣被赶出公司,而你是她算是得意门生,你真的认为上面的人没怀疑你吗?我劝你敬酒不吃吃罚酒。”

    “哈哈!”宋佳人嗤笑出声,人家都撕破脸皮,她再装下去也没什么意思。

    她仰着头不服气地对上眼,理智地分析,“要是上面查出什么,我早就被解雇不是吗?还有上面留我下来,最重要的是我是大恒和万乐两大房地产华南部的负责人。若是我拱手让人,对于公司再也没有利用价值,还留着我干嘛?”

    任国强气得蹭地从沙发站起身,抖着手指着宋佳人骂道,“你真认为我拿你没有办法?”

    宋佳人清楚在职场最忌讳和上司闹翻,但她被逼得无路可退,只能硬着头皮应对。

    她一针见血道,“你一直都想着法子来整我不是吗?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再把手头的客户交给你。任经理,若你没什么事,我忙去了。“

    她懒得再废话下去,索性拉开门走出去。

    她气呼呼地走坐回座位,就有个长相清秀的男孩子捧着花笑着上前道,“请问你是宋佳人女士吗?”

    “我是!”宋佳人瞟了眼娇艳欲滴的鲜花。

    男孩递给鲜花说道,“这是送给你的花,麻烦你签收!”

    她签好字接过花,从里面翻找出一张卡片,上面有手写的一行诗:

    南国有佳人,容华若桃李。朝游江北岸,夕宿潇湘沚。时俗薄朱颜,谁为发皓齿?

    “哎呀,太浪漫了,这年头居然还有人写诗哦!”耳边传来萱子酸溜溜的声音。

    宋佳人白了她一眼,却不由在心里赞许一番。看来对方是个高手,其实女人都是庸俗的生物,即使是再老土的招式,她们都会中招的。

    她将卡片翻到背面并没找着留言人的名字,不过百分百确定那人不是傅琛之,他根本不会送人鲜花。

    犹记得在她快要过19岁生日时,她在傅琛之的耳边念叨过好几遍,要他亲手送九十九朵玫瑰,结果他送了张花店的全年包卡。

    宋佳人拿着卡片认真地思索起来,前几年有很多人向她表白的,全都被她拒绝掉了。不知那个混蛋造谣说她是个拉拉,身边的追求者逐渐变少,今年她是第一次在办公室收到鲜花呢!

    手机响起,那是个陌生人的来电,接通后,她听见那头传来温柔的男士声音,“我是许至东,我擅自做主张向冯太太要了你的电话,希望您不要介意。”

    坦白说,宋佳人对许至东印象还不错,他是个有风度的成熟男人,只是她对相亲对象本能地排斥。

    “没事!”她客套地应道。

    许至东彬彬有礼地说道,”前段时间我母亲从贵州过来,她亲手做了很多老腊肉、黄粑,听说你的母亲也是那边的人,若是你不嫌弃,我想送点给你。“

    宋佳人唯一的软肋是母亲,心口变得暖暖的,她幻想过终有一天找着那个人,他不会嫌弃她的母亲。

    有很多追求者得知她母亲的情况都知难而退,看来许至东已经打听到母亲的情况了。

    她笑着回道,“我怎么会嫌弃呢?”

    “那今天下午,我们一起吃个晚饭可以吗?”许至东徐徐而进,却并不让人觉得反感。

    宋佳人蓦然想起傅琛之,也许她真的要试着开始一段新的感情,逼着自己忘掉傅琛之,不能再活在回忆中。

    她咬着牙下狠心地回道,“好啊!”

    吃饭的地点是一家私家菜馆,里面的装修风格有点像是武林外传里的客栈,老板娘长得也有几分似佟湘玉。

    宋佳人由衷地感叹道,“你怎么找着这种吃饭的地方?实在是太有意思了,我有个客户特迷闫妮,改天我要向他推荐一番。”

    许至东非常绅士地帮她拉开座椅,“我也是托上司的福,去年她为我在这里举行升职宴,我知道了有如此奇妙的地方。”

    “哦,真是羡慕你有那么好的上司。”宋佳人想起任国强颇有感触。

    许至东似乎懂得她的难处,安慰着说道,“事情总会过去,人生的跌宕起伏会更有意思对吧?”

    ”嗯嗯!“宋佳人点了点头,心里却比吃了黄连般苦涩。

    她是觉得疲累了,在职场中经历了人情世故,懂得人情冷暖,心就变得淡漠。

    曾经她没日没夜地工作,拼命地往上爬,只为再见着傅琛之,她可以底气十足地说,我能靠着自己丰衣足食,真正喜欢的是你的人。

    可傅琛之的身边已经有了别人,而她再也没了对他说爱的资格。

    一时间,她迷失掉了方向,不知该往哪个方向。也许她应该趁着还有几年的青春,还长得有几分姿色,找个自身条件优渥的男人,为自己遮风挡雨,她做个贤妻良母。

    许至东静静地注视着宋佳人轻声说道,“其实我并不似表面的光鲜,也是个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我父亲常年从事建筑工作,在我十岁时,就因尘肺癌去世了,母亲含辛茹苦送我读上名牌大学。佳人,我们的家庭背景相似,也许会更懂对方。”

    她没想到他说得那么直白,但也是感动的,放低语调柔声应道,“我的家庭有些复杂,母亲生病,父亲也找不着了。我的情况比你想象中还要糟糕,还有....."

    她不由语塞了,声音有点哽咽,但她表露出自己的脆弱,克制好情绪讲道,“你是个很优秀的人。"

    "哈哈!“许至东轻笑出声,”你不会给我发好人卡对吧?我顶多算是个凤凰男,城市里的女孩最瞧不上我这种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