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 你的眼光好糟糕

    更新时间:2018-06-07 23:54:17本章字数:3041字

    宋佳人听见许至东说得那么直白真诚,不由地又为他加上好几分,他确实是个很好相处的人,也是她遇着的人里最适合的结婚对象。

    宋佳人轻轻地笑着回道,“若你算是凤凰男,那在网络上大家对凤凰男的评价一定会很大的改观。”

    许至东郑重其事地凝视着宋佳人劝说道,“其实我能理解你对相亲有排斥,但这只是认识的途径不一样而已。你放心,我不会逼你的,也不会催促你,我们可以先从做朋友开始好吗?”

    她似乎不能再说不,喝了口水点头应道,“好!”

    这顿饭吃得舒服自在,许至东是个知识渊博的人,又具有幽默细胞,由于两个人有相似的家庭背景、教育经历的缘故,他们可以轻松地谈天说地,相当聊得来。

    直至晚上十点钟,因为宋佳人还要赶着做规划表,才各自散去。

    她刚上了车,陆少旭的电话打了过来,阴阳怪气地说道,“你的眼光变得太差劲了吧!瞧着那个人戴着眼镜装斯文的样子,分明就是个衣冠禽兽。”

    宋佳人放下车窗朝着外看去,果然看见陆少旭懒洋洋地走过来。她无奈地笑着回道,“你怎么也来这儿吃饭?”

    陆少旭挂断电话,手搭在车门上,弯腰看着宋佳人调侃道,“你就那么急着找男人?上次醉酒跟着男人去开房,现在又跑来相亲。我都说了,实在不行,咋俩凑合着过好了,不如明天就去结婚证。”

    她白了陆少旭一眼,手指着他衬衫上的口红印挖苦道,“你把人家小姑娘丢那里?你还是赶紧回去吧!”

    “你不会是吃醋?我早就和她闹掰了,今天她打电话约我一起吃个分手饭局,大家好聚好散,谁知她就像啃了药直往我的身上扑过来。”

    宋佳人不给面子地冷笑出声,刻薄地嘲弄道,“陆少旭,今年你换女友都超过十个了,更别提前几年,你玩得更疯。要是我吃醋,那醋水都能堆成江河,我可消受不起啊!”

    陆少旭说得不太好意思,舔了舔下嘴唇,格外认真地说道,“以后我再也不找女伴,你愿不愿意接受我?”

    “嗤!”她嗤笑出声,目光犀利地审视着陆少旭,反问道,“我从不信浪子会回头,陆大少爷你是不是喝多,又来拿我来逗趣?”

    陆少旭最讨厌宋佳人四两拔千斤的说话态度,还爱转移话题。他却也顺着她的话题反驳,“老子都没碰酒,也没吃着饭菜,肚子饿得很呢?我好想念干妈做的红烧肉,我坐你的车子一起回去吧!”

    宋佳人迅速地锁上车门,扬起眉不满地回道,“你也不看看多少点?我妈要忙着给你做饭,还要向你念叨好一阵子,估计她十二点都不肯睡觉,改天你去见她吧!”

    陆少旭抬手捋了捋额头的发丝,故装洒脱地说道,“那我明天就去你家提亲。”

    “你少发神经!”宋佳人又是狠狠地瞪着陆少旭,启动车子扬长而去。

    许至东是个体贴的人,等宋佳人回到家,不忘给她打个电话。她开始动摇了,反正结婚的对象注定不是傅琛之,那么找个同个世界的人,算是个明智的决定。

    她看着镜子的自己进行一番思想教育,再习惯性地伸手摸下玉佩,但脖子上什么都没有。她慌得将屋子都翻找个遍,仍是找不着,急得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那块玉佩是她从小带到大的,那是她父亲留给她唯一的物件。那是一小块羊脂玉,中间雕刻着一朵兰花,在市场中能卖得上万块吧!

    虽然宋父走时,宋佳人尚不足三岁,根本记不住任何与有关父亲的事,但血浓于水,心里有所期盼。

    原本玉佩是红绳系着的,后来绳子断掉了,傅琛之帮她买条铂金链来挂玉佩。

    她猛地想起昨晚的事,再重新回忆一遍。在她用遮瑕膏补妆时,就没看见脖颈链,那玉佩十有八九是落在君悦。

    宋佳人恼恨地重拍着后脑勺,她明明想和傅琛之拉开距离,偏偏惹出一大堆不必要的麻烦事。

    她急不可耐地在房间来回踱步,时不时看向手机,最后硬着头皮拨通电话。

    那边并没人接电话,她不安地打开笔记本,逼着自己要工作,根本不能聚中注意力。

    半响后,傅琛之回了电话,他沉声回道,“我刚才在洗澡,没听见铃声。”

    这样解释的行为不符合他大少爷的性子,显得两人的关系尤其的亲昵。

    宋佳人搂住床头的小黄人玩偶,小心翼翼地开口问道,“你看见我的玉佩吗?”

    “你落在沙发了!”傅琛之说话的音调平平稳稳,可他的声音低沉充斥着磁性,光是声音就足以让女孩子面红耳赤,心跳加速。

    宋佳人又忧又喜,欢喜的是总算是找着玉佩,但她发愁不知如何开口要回来。

    她在傅琛之的面前总是变得笨拙,可能是太在乎了吧!

    她咬着唇角细声说道,“那你什么时候方便?我让助理去拿回来。”

    电话那头陷入可怕的静寂,宋佳人又此地无银三百两地解释道,“我最近工作比较繁忙,不然我打电话让快递公司上门行吗?”

    “宋佳人,你要是想拿回玉佩,明天下午两点来华府!”

    傅琛之不等她有所回应,就挂机,不容她有任何说不的可能性,这倒是他傅大少爷的脾气,说一不二。

    当晚宋佳人失眠了,在床上转辗反侧,就是睡不着,后来她抱着枕头跑去母亲的房间,熬到半夜两点钟,迷迷糊糊陷入睡眠之中。

    可她睡得并不安稳,梦见她和傅琛之第一次交谈的情景,那时,他们坐了两个月的上下座,可两人从来都没说过一句话。

    傅琛之属于那种上帝偏爱的可人儿,除了家境和长相都是出类拔萃,就连智商都远高常人,于是他要获得优异的成绩是轻而易举的事。

    但期中考试成绩出来后,让所有人都跌破眼睛,刚转学到市高的宋佳人综合成绩排名第一。

    尽管她的成绩只比傅琛之高出一分,却打破他稳坐冠军的记录。

    在她刚走进教室时,所有人都用异样的目光打量着她,而一贯高傲冷漠的傅琛之也看向了她。

    他的眸子黑得似黑曜石,目光直接而犀利,看得她的后背发凉。他用那样的目光盯了她整天,就像是一把锋锐的刀刃悬在头顶,随时就要终结掉她的性命。

    等放学的铃声响起,她飞快地拎着包要往外跑,他却从后面喊道,“宋佳人!”

    她从未听到过有人能把自己的名字喊得那么动听,宛如从大提琴弹奏出来的音符。

    她愕然地回头望向傅琛之,他优雅地坐在座位上,在腰腹折出一个直角,他淡淡地说了声,“你等下!”

    宋佳人乖乖地坐回去,脑子乱哄哄的,耳朵也是发出嗡嗡的响声,她都不太确定傅琛之真的主动和她说话,他可是出了名的跩,平时都不愿搭理女生的。

    直至教室的人都走光后,他镇定自若地将语文试卷递过去,俯身上前问道,“选什么?”

    宋佳人艰难地扭回头,看见那是一道语法选择题。她鼓足勇气轻点着说道,“这道题的正确答案是B。”

    傅琛之仍是用那双深邃的眸子注视着她,又不温不热地问道,“为什么?”

    他的眼太美了,也太亮了,乌黑的瞳孔折射出浅浅的银色光芒,粼粼地发着光。

    宋佳人所有的思绪都被搅乱掉,呆呆地发着楞,然后她慌张地站起身要逃跑。

    可是她的动作幅度太大,震动了他的桌子,那叠起来的书全都弄掉在地上,哗啦啦地散落满地,留下一片狼藉。

    她惶然地蹲下身子边帮他捡书边紧张地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傅琛之说了句当时很流行的偶像剧里的台词,学着男主角拽跩地回道,“要是道歉有用的话,还要警察干什么?”

    宋佳人笑着从梦里醒来,从床上起身发现枕头湿了一小片,她摸着眼角有点黏,看来又哭了,不由地苦笑起来。

    宋母打开门走进来,温柔地笑着说道,“佳佳,我给你下了馄饨,你吃了再去上班!”

    宋佳人看了下时间,七点十分,她还来得及吃早餐,点头应道,“嗯!”

    在饭桌上,宋母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宋佳人蘸着酱油笑着问,“妈,你有什么是直说。”

    宋母又挑了几只又肥又大的混沌放进佳人的碗里,犹豫着问道,“我听怡景说你新认识一位银行的高管,人好似还不错,长得也挺斯文的。”

    宋佳人在心里叹息了声,看来吕怡景又给老妈做思想工作。

    宋母偷偷打量着宋佳人,再轻声劝道,“听说他人很勤奋上进,就是家境不太好,不过两个人一起努力,日子不会过得太糟糕的。”

    自从母亲生病后,她的思想发生很大的变化,不再天天在宋佳人的耳边念叨着要嫁入豪门,反而改变了想法,鼓励佳人找个潜力股,最关键的是懂得疼惜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