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章 你耍我

    更新时间:2018-06-08 20:30:51本章字数:3048字

    宋佳人厚着脸皮翘掉下午班,开着车子直奔到华府。

    华府是出了近几年出名的销金窟,有权有势的人玩乐的天堂,据说是会员专享,那审核的条件比游艇俱乐部都要苛刻多了。

    它坐落在一座山上,里面的布置应有尽有,露天泳池、地下温泉、赌场、小公园养着几十只漂亮的孔雀。

    宋佳人跟着陆少旭来过两次,但再进华府仍是底气不足,就连帮她引路的服务人员都是穿着真丝旗袍,手腕带着通透的贵妃镯。

    服务人员替她打开门,引着往里走去。她绕过屏风看见有五六个人正在打麻将,而傅琛之坐在朝东的方位。今天他穿着休闲的V字领的黑色毛衣,衬得气质愈发冷冽逼人。

    她的动静很小,只有正对面的有个长得微胖的男人见着她,笑着推了下旁边的男人打趣道,“段昱,又有姑娘来找你了。”

    他说话带着京腔,音调也很高,屋子所有人全都抬起头望向她。

    傅琛之摸了张牌,也侧目看向宋佳人,视线落在她紧扣着的衬衫,再缓缓向下看见及膝的西裙。

    她竟然穿着工作服就来了,脸上只化着淡淡的妆容,他都能清楚地看见她额头新冒出的一小颗痘痘。

    不过有些人是天生丽质,不需过多的修饰,就能清水出芙蓉,而宋佳人确实配得上她的名字。

    段昱抬头看向来人,露出惊艳的神色,只记得在酒吧偶遇过她,并没有过深的交集。

    他狐疑地站起身,故装洒脱地笑着开口打招呼,“嗨!”

    傅琛之冷冷地瞥了他一眼,转头看着宋佳人命令道,“你过来!”

    顿时间,包间里所有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宋佳人,那画面像极高大的野兽们盯着一只可怜兮兮的小山羊。

    她低着头心惊胆战地走到傅琛之的旁边,只听他漫不经心地说道,“我打累了,你帮我打一会吧!”

    宋佳人只想着赶紧拿回玉佩走人,那里有心思陪着这帮大少爷打麻将,还有他们全都不是泛泛之辈,散发着强大的气压。

    她别扭地笑着委婉拒绝,“我不太会打麻将,等会还有事!”

    傅琛之是个武断的人,霸道地伸手揽住宋佳人的腰,将她压在座位专横地说道,“没事的,你当玩玩呗!”

    以前宋佳人也替他玩过一次麻将,当时他也用类似的口吻,她真的以为是随便玩玩而已,也不把输当一回事,而傅琛之根不以为然,后来才得知都输了一辆跑车。

    这些公子哥钱多得都视金钱如粪土!

    宋佳人已经不是傅琛之的女友,没有胆子胡乱玩闹,他们玩得是真金白银。她连连摆手,笑得比哭都要难看,“我真的不会,不好扫了你们的兴趣!”

    傅琛之的脸色瞬间冷至冰点,眸光迸射出寒光。宋佳人紧张得吞咽着唾沫,不敢再说下去,胡乱地摸着张牌打下去,低声说道,“东风!”

    胖子嬉皮笑脸地打趣道,“看来今儿太阳打西边出了呢!”

    旁边的段昱伸手拍了下胖子的后脑勺骂道,“东子,你打你的牌,小心某人公报私仇,不准你再踏进华府一步!”

    东子不服气地拍着胸脯反驳,“老子是大股东!”

    “你们什么时候练了葵花宝典?说话都阴阳怪气的!”傅琛之扫了他们一眼,警告性十足。

    段昱又跑出来当和事佬,“来,来,大家认真点大牌,你们看看妹妹又胡牌了。”

    宋佳人不知是不是时来运转,手气出奇地好,接连赢了好几把,面前的筹码叠得老高,她的心情也跟着好起来,人也变得随意起来,甚至说得上得意忘形。

    也难怪老人都说,人在喝醉和赌桌上最会出卖本性。

    华府的香港点心做得很好吃,她都把碟子上的千丝鹅肝酥全都塞入嘴巴里去,吃得饱饱的。

    傅琛之手搭在座位的扶手,悠然地旁观着周围的一切。

    突然有只手拉住他的衣袖,柔声撒娇着说道,“阿琛,我还要吃千丝鹅肝酥!”

    他扭头看向身边的宋佳人,她所有的注意力都聚中在麻将桌,刚才的动作只是下意识,她根本都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事。

    傅琛之心里有些感触,不过仍是向服务员示意,重上了一碟。

    宋佳人简直是赌神上身,无往而不利,整天都挂着笑,笑得跟一朵花似的,直至经理上来说道,“傅少,晚饭准备好了!”

    “嗯!”傅琛之颔首,又指着小座山的筹码看着宋佳人叮嘱道,“你把钱兑现给她吧!”

    宋佳人清醒过来,恼恨自己又干了什么好事?

    她不安地摇着头拒绝,硬着头皮要把话都说明白,“不用了,你能不能把玉佩......”

    不等她说完话,傅琛之的电话响起了,他看了眼屏幕就神色凝重地起身向外走去了。

    宋佳人不死心地跟在他的身后,只见他站在落地窗前,正阴沉着脸说话,他好像是和谁在吵架。

    她礼貌地站在十米外,静静地守候。等了约莫半个小时候,他终于挂断电话,她咬紧牙关来到他的面前。

    傅琛之看见宋佳人,条件反射地掐灭香烟,不太自在地问道,“你怎么跟着出来了?”

    她暗自握紧手提包的条带,扯出一抹浅笑礼貌地问道,“你能把我的玉佩还给我吗?”

    天啊,这几个字几乎是用掉她全部的力气了。

    傅琛之明白怎么回事,身上的气场变得骇人,他慵懒地倚在墙壁挑衅地说道,“玉佩还在家里,你要不要跟着我回家?”

    宋佳人听着他的话,心里也冒着火,但逼着自己维持镇定,依旧是笑着说道,“等你那天有空,我再让助理上门取吧!实在不好意思,打扰了!”

    她明智地要远离火山地,刚往前迈了一步,有一只手揽住她的腰,强行把她给拉回来,再重重地推倒在墙上。

    傅琛之将宋佳人困在怀里,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刻薄地奚落道,“你玩欲擒故纵的把戏,适可而止吧!”

    欲擒故纵四个大字狠狠地砸中她的大脑,让她倍感羞辱,火气蹭地冒起来,硬声硬气地反讥,“我不管你怎么想,但请你马上放开我。”

    傅琛之弯下腰又离宋佳人近了几分,呼出的气体都扑在她的脸颊。她抵触地别过头去,他强硬地掰正她的脸,逼着正面相对。

    他好看的唇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露出诡异地冷笑,“宋佳人,凭什么你要靠近就靠近?你想离开就能离开了?你以为自己还能做主?”

    宋佳人的下颚传来一片刺疼,白嫩的皮肤青紫起来,她抗拒地抬手要拍开傅琛之的手,“若是我让你产生误会,那我就向你道歉!”

    “你以为自己是谁?你说声抱歉就能一了百了,我早就听腻,我最讨厌你不以为然地说对不起。我早就警告你,你不要再来招惹我,偏偏你一而再,再而三,你当我是傻子,任由着你来摆布?”

    宋佳人对于他的指责,确实是有些心虚。前段时间,她就不该在喝醉酒时给他打电话,还有看见他生病,就该袖手旁观。

    她咬着唇都不懂如何为自己辩解,傅琛之捏着她的下巴,力度又加重几分,犀利地嘲讽,“说啊,你是销售部副经理,嘴巴应该挺能说的,现在你变成哑巴了。”

    她难堪地垂下眼眸,以文字叫的声音说道,“我不是故意要接近你的,你放心以后再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要是看见了,当作彼此是陌生人。”

    傅琛之心理更加不痛快,恨不得把宋佳人扔出窗户外算了。

    他狠下心一字一句回道,“你最好记住自己说过的话!”

    宋佳人心痛如刀割,逼着自己抬起头想说出更狠决的话。

    可她却看见不远处有个身穿迪奥钴蓝长款大衣的女子走来,那人正是李依冉。

    她胆怯地缩下脑袋,紧张地环视着四周,她看见斜对面有个开着的房间,连忙握住傅琛之的手闪身躲进去,又把门给关上。

    套房的光线灰暗,伸手看不见五指,她心有余悸地大口大口地呼吸,后背渗出湿漉漉的汗水。

    可能是心虚,人的身体也是虚弱的,她牢牢地握住手里的物件,就像是溺水的人抓住唯一的救命稻草。

    等她渐渐适应黑暗的光线,看见自己把傅琛之推在门板上,而手里握住的人是傅琛之的手。

    她惶然地甩开手,干巴巴地开口要为自己的行为解释,“刚才我在走廊看见你的......”

    傅琛之冷不防地擒住她的双手,把她整个人都推在门口咬牙切齿地骂道,“宋佳人,你又耍我,你真的认为我拿你没有办法了吗?”

    漆黑的夜色散发着原始的危险气息,而此时傅琛之目不转睛地盯着她,就像是随时要扑上来的野兽。

    她恐惧地往后退了两步,再不管外面还有李依冉,因为这个样子的傅琛之更加可怕。

    她害怕地加大音调回答,“我没有耍你,你给我让开,我要出去了。”

    说着,她用全身的力气去推傅琛之,想要打开门走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