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 死都别出现

    更新时间:2018-06-09 18:30:57本章字数:3120字

    宋佳人刚伸手刚扭门把,闪身要从门缝里钻出去,但有人抢先一步,把门重新关上,还发出巨大的嘭地响声。

    她错愕的回过头对上傅琛之那双漆黑如墨的眸子,他身上的气场也徒然变得非常可怕。

    她固执地要掰开傅琛之的手,生气地喊道,“你松手,你马上给我松手!”

    在众人眼中,傅琛之是出了名的理智沉稳,但宋佳人是位数不多见过他雷霆大怒的人。

    那时是大二的暑假,他们去西雅图旅游,兴致盎然地去某部电影出名的酒吧,有两个高大的外国男人上前向她搭讪,她礼貌拒绝了。

    但他们直接忽视掉身边的傅琛之,得寸进尺地摸着她的肩膀,还说着各种流氓话。

    傅琛之直接捞起桌面的酒瓶朝着那人砸中脑袋,然后逮住那个人发了疯地殴打。无论谁上前去劝架,他都不肯松手,差点就把那个人活活打死。

    那件事对于宋佳人的印象太深刻,以至于多年后,她仍很害怕傅琛之会生气。

    她说话的语调都带着些许的抖音,傅琛之擒住她的双手,用力地将她往旁边推去,“宋佳人,你以为我还会把你当着宝贝,你以为还能依仗着我对你的宠爱,就能瞎折腾吗?”

    “我没有,我都说是意外,我不想和你吵架,请你放我出去!”

    宋佳人的太阳穴突突地跳个不停,神经都崩得紧紧的,闪身往里走了几步。。

    傅琛之敏捷地拖着她又扔回角落,咄咄逼人地训斥,“你以前干的好事,我都没和你算过账,你又故技重施,真以为我拿你没办法。宋佳人,我想整你又得是办法。”

    宋佳人最受不了他摆出高高在上的姿态,当初在两个人相恋时,他也是那个样子。

    她不是个软弱的人,脾气也不怎么好,怒火上来了,什么狠话都往外冒出去。

    “对,你是权势滔天的傅大少爷,所有人都得捧着你,哄着你,我这种无权无势的女人对你来说,渺小得像只蚂蚁,你想要捏死我,就动动手指。但那又怎么样?你还不是爱上我?”

    宋佳人也在怕这种牵扯不清的感情,她早不是17、18岁的女孩,真的认为凭着爱情就能嫁入豪门世家。

    尽管她努力往上爬,有了今天的地位,但她刚从段昱和东子的对话,就听出华府的掌管人是傅琛之,或许只是副业之一,她与他有着太大的差别。

    她已经明白身份差别太大的两人,注定是没有未来的,而他身边也有最适合的人。

    那长痛不如短痛,她索性把话都说死了,挺着胸膛直视着傅琛之冷嘲道,“你还是为了我像个傻瓜,我让你做什么就去做什么?你都不懂自己有多可笑!”

    傅琛之阴沉着脸冒出刺骨的寒气,他大声地怒吼,“闭嘴,你给我闭上嘴!”

    宋佳人的心揪着痛,她是真的爱上傅琛之,她伤了他,心何尝不会痛呢?

    她狠下心来,将傅琛之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前,露出一抹嘲弄的讥笑,“六年了,你还是没什么长进,你纠缠着我干什么呢?难不成你还爱着我,还是你还在贪恋着我这副身材?”

    傅琛之就像是被毒蛇缠上身,厌恶地甩开手去,指着门下令,“滚,你马上给我滚蛋!”

    宋佳人往前迈了两步紧贴着他,伸手抚向他那张英俊的脸庞。

    她就像是巫婆附身,依旧恶意嘲弄,“你自诩是个才智超人的天才,家境优渥,就有很多女人痴迷你对吧?其实我从来没爱过你,本来我就是想要嫁入豪门,才故意靠近你。现在你都是要结婚的人,根本给不了我想要的东西,我再也不稀罕你了。”

    傅琛之怒不可遏地擒住她的胳膊,强行拖着她走出大门,重重地甩在地上,不可一世地撂下狠话,“宋佳人,你死都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否则我让你一无所有。”

    宋佳人摇晃着身子站起身,倔强地抬起头回道,“你都没有利用价值,我才不屑于再接近你。”

    她说完后,快速地转过身大步流星地往前走去,看样子特洒脱。

    等进了电梯后,她无力地蹲下来,她把两个人曾经最美好的回忆都打碎,两人彻底决裂,就连陌生人都做不成了。她真的是个十恶不赦的坏人对吧?

    可她心疼得都不能呼吸,情绪彻底崩溃掉了,她哇地大声痛哭起来,这是两个人相逢后,第一次彻底放飞自己,她想要哭一次,痛快淋漓地哭一次。

    傅琛之立在原地看着宋佳人决然地走进电梯,她一次都不曾回头,他不由自嘲一番,再利索地跨步走进包间。

    段昱看着傅琛之只身一人,把玩着手里的酒杯打趣着问道,“刚才的仙女去那里?”

    东子也凑热闹地附和着说道,“是啊,平时你总是摆出副清心寡欲的样子,害得我们都认为你喜欢男人,敢情你是偷偷藏着个小仙女。”

    傅琛之不应声,而是拿起酒杯仰头灌酒,神情阴郁得吓人。

    段昱和东子面面相觑,暗自传递着信息。

    最后东子率先笑着哄道,“漂亮的女人多得是,有什么好稀罕的对不对?”

    段昱也跟着说道,“我手底下不是有好几个影视公司,有一大堆好看的女明星。我最近新签一批大一的新生,人还算是干净。”

    傅琛之抬眼冷冷地扫视着眼前的两个人,他们相当自觉地闭上嘴巴,不再多说什么,默默地喝着酒。

    傅琛之喝着一杯又一杯的酒,倒是应了古人地诗句: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

    他想起过往的种种,当年宋佳人刚转学到市高,引起了一阵轰动。因为她长得极美,不是用锦衣玉食堆养起来的娇贵美,更像是空谷幽兰的天然美。

    傅琛之初见她跟着班主任走进教室,确实是惊艳住了。

    但他从小就接触形形色色的人,见惯了美人儿,并不觉得太稀奇。还有他被女孩子宠惯了,总是被人追,捧得太高的地位,他也没怎么放在心上。

    但市高里的子弟们都跟疯了似的,各个都想着法子讨美人儿的欢心,但她全都不搭理,大家反而越挫越勇。

    人就是爱犯贱,得不到的,更是放不下,她成为众人瞩目的对象。

    傅琛之真正注意着宋佳人是期中考试,从读小学起,他的成绩永远都是第一名,但这次他沦为第二名,尽管是只差一分,但对于他来说确实奇耻大辱。

    可罪魁祸首全然一副漠不关己的态度,整天他都心神不宁,所有的注意力都聚中在宋佳人。

    这时,他才发现她有头绸缎般柔软的乌发,只是她扎成马尾,并不招人注意,她还有好看的天鹅脖,看着就知道是长年练过芭蕾舞。

    他算是明白那些男生迷恋她的原因,确实有资本的,但他看着语文试卷的分数,心口就跟扎了根刺。

    他不算是个度量小的人,因为从未有人让他那么丢脸,存心要弄个究竟。

    但他没想着宋佳人的反应如此大,就像是被逼着悬崖边沿的麋鹿,看着散落满地的书,他愣了回神,才弯腰去捡书。

    一不小心摸着她的手,那个画面挺戏剧性的,在小姑娘眼中恐怕成为偶像剧,脸红羞怯。

    宋佳人啊地尖叫了一声后,撒腿跑了,真的是跑了,跑得要多快,就有多快,好似他是个可怕的老虎。

    这可以算是个意外,可后面事故频频发生。

    在走廊见着他,她立刻转身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全校表演比赛,本来她都同意表演芭蕾舞,只因老师让他负责弹琴,第二天她的腿就受伤了。类似的巧合实在是太多,他断定宋佳人故意躲着她,还讨厌自己的。

    他何时被人嫌弃过了?他第一次踢着硬石头,激起强烈的好胜欲,人较劲起来。

    他以学习交流的理由,让班主任安排两个人成为同桌,反正她躲什么,他就抓什么,玩了快两年的猫抓老鼠的游戏,乐此不彼。

    他打算上大学再继续玩下去,偶尔听说她喜欢复大学校史馆,就不顾家族的反对填写了志愿。

    最大的意外算是毕业晚会,宋佳人喝得伶仃大醉,走路都是晃着身子。在走廊遇着他不再撒腿跑人,反而朝着他春光明媚地笑起来,笑得露出可笑的卧蚕。

    他觉得她真是醉得不清,否则怎么会吻着自己的脸颊。他正想要推开她,看见她羞怯地红着脸低头。

    最是那低头的温柔,恰似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他再也挪不开视线,定定地望着她好一会儿。

    正好霍景棋来寻宋佳人,霍景棋是隔班的班长,据说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关系非常亲近,经常结伴一起回家。

    他早就看不顺眼,鬼使神差地揽着宋佳人,然后俯身去吻她的唇。

    原本仅是蜻蜓点水碰一下,有一股电流窜过身体,又嗅到她身上淡雅的玉兰花香味。

    他舍不得松开了,贪婪地吻着宋佳人,横冲直撞地乱来,她疼得发出哼哼的响声,却没怎么抗拒,果然是醉得不省人事。

    于是他坏心思地扶住晕乎乎的宋佳人,走回了包间。

    他也不顾同学们惊讶的眼光,亲昵地搂住她坐在自己的大腿,坐实了谣传已久的绯闻事件,他和她早就相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