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章 无可替代

    更新时间:2018-06-09 23:30:40本章字数:2920字

    傅琛之的嘴角不由浮出一抹笑意,当初有多美好,现在就有多可悲。刚才宋佳人那番话分明就是把那些美好的东西摔成碎片。

    他自认为不是为儿女情长而丧失理智的人,此时却泄愤地一杯又一杯地往嘴里灌,只为掩盖心中的郁闷之情。

    旁边的段昱看不过眼,伸手夺走傅琛之的杯子劝道,“别喝了,六年前,你都为她疯狂过一次,还不够吗?”

    东子好奇地凑上前问道,“什么事?这又是什么情况?”

    傅琛之抬头扫了段昱一眼,冷声呵斥,“不用你管!”

    段昱拿起杯子给自己灌了一大口酒,打抱不平地说道,“我实在是看不顺眼,她当初就是看准你的身世才故意接近你,这种心机女有什么好留恋?她是有些姿色,可我都替你找出更好看的,身材更好的。”

    段昱说得倒是没错,宋佳人并非美得无可替代,他傅琛之也见过比她更美的女人,但能让他动心的只有她。

    在最美好的年华里,两个人彼此相伴,她陪着他从少年到青年,从男孩变成男人,整整五年的时间,这无可替代了。

    东子的眼睛皱着都成为一条线,百思不得其解地问道,“你们在打什么哑谜?我听得一头雾水不知天,谁和我说明白是怎么回事啊!”

    段昱咬着牙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你别看那个女人长得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小龙女,人家有的是心机。她十几岁时,就懂得设计怎样让人爱上自己,还懂得从初恋开始抓起。你都不知道当年他有多傻,把那姑娘当着心尖上的宝贝,还打算毕业就要结婚。”

    “得了,你给我闭嘴!”傅琛之不想听任何人提及那段往事,直接冲着段昱怒吼。

    段昱心不甘情不愿地抱怨道,“你有怒火就朝着她冲,我又不是你的出气筒。我瞧你也没那个胆子,也不看看你都是什么样子。她进屋后,你的眼睛都没从她的身上移走过,难不成你又想再栽倒一次?”

    东子算是明白是怎么回事,眼睛瞪得老大,后知后觉地说道,“她就是那个传说中把你伤得逃去美国的妞?你要是不说,我真的看不出来,看着气质挺干净的,给人一种职场丽人的气质。”

    段昱火上添油地说道,“这种女人出身贫寒,才智卓越,又长得美艳,才是厉害的主。她们嘴巴上说要自主独立,实际上还不是要靠男人。你以为全都跟外面的那些女,傻乎乎地把拜金两个字写在脸上?”

    傅琛之烦躁地扯着领带站起身道,“你们慢慢喝,我先走了!”

    段昱连忙起身去拦人,“别啊,我们不说行了吧!大家好不容聚在一起,好好吃顿饭呗!”

    傅琛之不再搭理段昱,直接走出了门,他仍是听不惯有人说宋佳人的坏话,他护着她早就成为一种习惯,护犊的心理。

    宋佳人在电梯痛哭了好一阵子,直至眼泪都哭干,干涩地疼起来。她收拾好自己,就回了家。

    她刚打开门就看见陆少旭坐在沙发上,而老妈笑得合不拢嘴,屋子飘荡着欢笑声。

    陆少旭看见她回来就直囔囔着,“你快点洗手来帮忙包饺子!”

    宋佳人放下包坐下来,打量着陆少旭发现他的嘴角沾着韭菜,扑哧地笑出声,“你又偷吃了吧!”

    陆少旭忙着包饺子,把脸凑过去说道,“你帮我擦干净!”

    她随手抽出几张纸巾重重地擦着他的脸,可能力度大了几分。

    他夸张地啊喊出声,朝着宋母撒娇着说,“干妈,佳人欺负我,她差点把我的脸皮都要擦破了。”

    宋佳人不给面子地瞪着他挖苦道,“你陆大少爷的脸皮都厚得用子弹都打不破,我擦几下就能破了?”

    陆少旭指着红起来的唇角,不要脸地说道,“干妈,你帮我看看是不是红了?”

    宋佳人抓住他的脸推到一边去,不满地抱怨道,“陆少旭,你都28岁的人还向我妈撒娇,你好意思吗?”

    “你管得着吗?你是羡慕嫉妒恨了,谁让你整天都忙着工作,早出晚归,根本就不管干妈。”

    两人自从认识后,就不停地斗嘴,谁也不服谁,宋佳人反驳着道,“我不工作谁养我们母女?”

    “我啊!”陆少旭拍着胸脯信誓旦旦地说道,然后他又伸手朝着宋母笑道,“干妈,你让佳人嫁给我,我就能孝顺你一辈子了。”

    本来宋母就喜欢陆少旭,听着他那么说,笑得越发开心,但看到自个女儿的神色,谨慎地说道,“这是你们年轻人的事,我可说不得准!你们肯定是饿了,我进厨房煮饺子。”

    宋母机智地端着包好的饺子离开,腾出空间让年轻人说话。

    宋佳人看着母亲走后,神色变得严肃起来,她瞅着陆少旭骂道,“我妈整天都想着要把我嫁出去,你在胡说什么?”

    陆少旭向宋佳人挨近几分,关切地问道,“谁欺负你了?你的眼睛都肿得快看不见眼珠了。”

    “你少转移话题,下次你的嘴巴不把门,我再也不准你进我家门。”

    陆少旭褪去吊儿郎当的公子哥样,对上宋佳人的眼一本正经地说道,“这次我是认真的,我们算是知根知底,也用不着磨合期对吧?你嫁给我不用那么辛苦工作,干妈也能得到更好的医疗教育,我都听医生说了,干妈的病情变得越来越严重。”

    宋佳人看着陆少旭无奈地抚着额头,“等你回去洗个冷水澡,脑子清醒再和我说吧!”

    “现在我的脑子清醒着呢,我告诉你那姓许根本不是什么善茬,小心你被人骗了,还帮人数钱。”

    宋佳人本就憋着一肚子的火气,又听着陆少旭的话,揉着隐隐作痛的太阳穴呵斥,“你是不是闲着没事干,又让人去调查对不对?凡是我和那位异性走得近点,你就要把人家的祖宗八代都查得清清楚楚。”

    “我也是为了你好!”陆少旭心有不甘地回道。

    宋佳人气得喘着粗气骂道,“当初我就该见死不救,结果招惹上你这位大少爷!”

    陆少旭看见她要生气,马上起身溜人,“我去帮干妈的忙吧!你认真思想一想我的建议,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会等着你啊!”

    其实两个人的相识非常狗血,那时,陆少旭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花蝴蝶。有次他招惹上一位大哥的女人,遭到人家暗算了。

    他在地下车场被人蒙上头,狠狠地揍了顿,他被打得半生不死。

    宋佳人发现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陆少旭,那尚存的善良促使她多此一举,将他送进了医院。

    刚开始陆少旭是瞧上宋佳人的,又发生了美女救英雄的事迹。他追了整整一年,使出十八般武艺来撩她,全都以失败告终。

    最后宋佳人撂下狠话,他在胡闹下去,两个人就连朋友都做不下去。他相当自觉地转移对象了。

    但他仍是贼心不死的,早打算要和宋佳人熬下去,等她年岁长了,再也找不着什么好对象,只能嫁给他了。

    可最近事故频频发生,他确实是着急了,才急不可待地再跳出来。

    宋佳人懒得再搭理陆少旭,走进房间打开笔记本。

    最近她的精神状态不好,工作效率极其低,经常要带着工作回家加班。

    她完成报表后,快是晚上十一点,陆少旭已经回去,只有母亲坐在沙发看电视。

    宋佳人倒了杯水轻声提醒道,“妈,你要睡觉了。”

    宋母的视线从屏幕移走,看向自己的女儿,她也看见宋佳人红肿的眼。她关切地问道,“那个任经理又为难你?”

    “嗯!”宋佳人点了下头,又安抚道,“不过我手里握有重要的客户,他不敢拿我怎样的。”

    宋母心疼地握住佳人的手,劝道,“你再怎么说,你终究是个女孩子,工作上不用那么拼命。其实少旭也挺好的,这个孩子孝顺,热情,可能人是年轻,不过我看得出他对你是真心好。”

    宋佳人实在是拿自个老妈没办法,现在总怕她嫁不出去,看着谁都好了。

    她拍着母亲的手背劝说道,“妈,我自有分寸的!”

    “哎!”宋母幽幽长叹息了声,担忧地问道,“佳人,你和妈说实在话,你是不是还放不下傅琛之?”

    宋佳人没直面回应,又催促道,“医生都说了,你要十点钟睡觉,我帮你关掉电视啊!”

    宋母眼里露忧伤的神色,“那个男孩太优秀,也太出色了,佳人,以我们的家境是配不上的,你还是把他忘了吧!”

    “妈,我知道的!”宋佳人硬是挤出一抹笑回道。

    不过一个拥有过星光的人,又怎么能轻易爱上烛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