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章 对方来头不小

    更新时间:2018-06-10 11:03:45本章字数:3064字

    天气预报说,今年的冬天是近十年来最冷的,宋佳人对此是深有感触。自从上次她和任国强对着干后,就被安排到去钢铁城实地考察。

    她每天穿得里三层外三层,仍是冻得瑟瑟发抖,原先好的差不多的冻疮又再次复发了。

    今天她还被负责人刁难,赔着笑说着好听的话。她窝着满肚子的火结束一天的工作,正打算找个好地方好好吃一顿。

    吕怡景打来电话,她欢笑着说道,“亲爱的,我回来了,等会一起吃饭呗!”

    “好啊,那我请你去吃海底捞吧?”

    吕怡景是个挺随意的人,进得了米其林高级餐厅的,也能在街边撸串。她痛快地说道,“好啊,那我们八点见面。”

    宋佳人先去海底捞,看着暖烘烘的火锅料底,心都暖和起来,嘴巴也馋得很。

    约莫半个小时后,吕怡景穿着件狐狸大衣招摇走来了,手里还提着经典款的爱马仕铂金包,活脱脱就是电影里富婆的形象。

    不过她的个子高挑,又砸了重金来保养身材,前凸后翘,又养成落落大方的气质,倒没给人一种俗气的感觉,反而是眼前一亮。

    钱真是个好东西,谁能瞧出少年时代的吕怡景是个胖妞,常年都是低着头,说话小声得跟蚊子叫似的。

    她施施然地坐下来,随手给宋佳人塞了个LV包装袋,笑着说道,“我是他们的钻石会员,又有周年庆,这个包没花什么钱的。”

    宋佳人也不再推脱,打开包装拿出包包,光是看着上面的鳄鱼皮纹路,就知道价格不菲了。

    她嬉皮笑脸地打趣道,“看来我请你吃海底捞赚了一笔呢!”

    “去!”吕怡景嗤笑出声,往锅里倒菜,大大咧咧地喊着,“快点吃了,飞机上的食物真不是人吃的,我都要饿死了。”

    宋佳人一面往里加牛肉,一面笑着说,“你坐的是头等舱,那些食物都是不下,那我们这些坐经济舱的人是不是活不下去了?”

    吕怡景看见宋佳人红肿起来的手,心疼地问道,“你要不要换一份工作,老冯那边正在招销售经理,有他罩着你,也没人敢得欺负。”

    宋佳人夹着羊肉放在吕怡景的碟子,笑着打趣道,“我才不要呢!以后我见着你就得喊你老板娘,身份就低了一大截,日后都不敢和你大声说话,就怕你给老冯吹枕边风。”

    吕怡景心不在焉地吃着羊肉,深深地愧疚感席卷而来,她微红着眼感触着说,“若是当初你嫁给了傅琛之,现在就是贵太太,肯定不会吃那么多苦的。”

    宋佳人是避讳过去的,最怕熟人提及傅琛之,她假装不在意地笑着回,“说不定被扫地出门了呢!”

    “不会的,在他没遇见你之前,要多跩就有多拽,他从不屑于和女生说话,就像是一座千年的冰山。你们俩在一起后,他真的超级宠你的,有次大家一起去露营,你的脚受伤了,他亲自背着你下山,整整三个小时,他都不肯借他人只手,谁能想象不可一世的傅琛之肯得弯下腰?”

    吕怡景陷入回忆之中,语气带着感伤,“有次你吃日本大螃蟹伤着手,他亲自帮你剥皮,后来凡是你要吃硬壳的食物,他全都帮你剥皮。若是你嫁给他,他肯定会宠你一辈子,因为你唯一走进过他内心的人。女生们全都妒不已,我也嫉妒过你的。”

    宋佳人心就像是被很多又细又小的针扎在心里,她就连呼吸都疼起来。她比谁都懂得傅琛之的好,所以才会对他念念不忘。

    她夹着土豆片蘸着酱料,放入嘴里,一不小心吃着红辣椒,她辣得剧烈地咳嗽起来。

    吕怡景抽出纸张递过去指责道,“我都叫你不要放那么多辣椒,呛着了吧!”

    嘴巴火辣辣地疼,就想像是有一把火在喉咙里燃烧,口干舌燥的。宋佳人连连喝好几口水,才好受点了。

    她摆着手对吕怡景说道,“过去的事就别再提了!”

    吕怡景双手紧握起来,咬着下嘴唇为难地开口道,“佳人,假如我做过对不起你的事,你会不会原谅我?”

    宋佳人放下水杯,手撑着脑袋做出一副深思状,暗自偷偷地打量着吕怡景。

    片刻后,她严肃地开口说道,“那得要看看是什么事了?看你那个表情,看来事情不小,不过坦白从宽,又看在我们十几年的友谊份子上,我会对你手下留情的。”

    吕怡景下嘴唇都印出两个牙齿印,犹犹豫豫着又说道,“当年你和傅琛之分手是。。。。。。。”

    宋佳人又听见傅琛之的名字,下意识地蹙着眉,却耐着性子认真地听下去。

    吕怡景的内心有两个小人在剧烈地争斗,最终还是黑色的小人占据优势。她心虚地舔着唇角,不自在地笑着道,“你们分手半年后,傅琛之给我打过一次电话,他问我有关你的情况。那时候,我见你好不容易从痛苦抽身而出,就没有告诉你,你不介意吧!”

    宋佳人整个人如遭到雷劈,他竟然真的打过电话的。

    他们分手后第二个月,她的手机被偷走,但电信说不能补回原来的号码,她又急着打电话,联系客户,就重新办了个号码。

    那时,她安慰过自己,若是傅琛之想找着她,有很多种办法的,譬如打电话给吕怡景,又或者打电话去公司找她。

    可所有的期盼都落空,她就认定傅琛之不肯再原谅自己。此时她才得知他找过她的。

    但他们都错过了六年,再也不能捡回旧情。

    宋佳人拿着湿巾擦了下脸,牵强地笑着回道,“没事的,那都是过去的事。我吃饱了,你不是说等下要帮老冯的女儿挑个生日礼物吗?我们走吧!”

    “嗯,你都不知现在的小丫头有多聪明,也不知是谁教她的,前两天她和我说要一颗粉钻,你说多可怕?”

    “她不是才十岁吗?她那分得清什么是钻石,什么是水晶?她还不是随着你们大人学坏了?”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各个都怀着不一样的心思。

    吕怡景是财大气粗,在那里都是会员,就连是珠宝店都是尊贵的钻石会员。

    工作人员引着她们俩进了内室,里面的珠宝都是专门为会员准备的,当然了,价格肯定是不菲。

    宋佳人没想着在这里都能遇着傅琛之,他闲散地坐在沙发上,尽管如此,也散发着贵不可挡的气质。

    而李依冉正在专注地挑选着钻石,她戴上一枚宝蓝色的鸽子蛋,甜甜地笑着问道,“好看吗?”

    傅琛之漫不经心地看一眼点点头,珠宝对他来说算不上什么稀罕的东西。他有个舅舅是出名的珠宝商,又不愿生育孩子,就把他当儿子来宠爱。

    小时候,舅舅送过他一盒跳棋,就是用各种颜色的珠宝制作成的。

    他实在不懂这玩意对女人为何有那么大的诱惑力,唯一觉得还不错的是,珠宝的撞击声动听,于是他让人用珠宝做了个风铃送给宋佳人。

    犹记得她收着礼物时,嘴巴张得老大,眼睛也瞪得老大,然后她抚着额头心疼不已说道,“天啊,这是暴殄天物,你会被女人仇恨死的。本来市场上的钻石就很稀缺,卖得贵得要命,人人都以拥有鸽子蛋为骄傲,你真是疯了。”

    在两个人纠缠后,听着风铃发出清脆的叮叮响声,她摇晃着脑袋感叹道,“哎呀,这恐怕是全世界最奢侈的声音吧!”

    男人真的深爱一个女人时,她不用开口,他会心甘情愿把自认为全世界最好的东西给她。若是他对她铢施两较,那必定是不够爱的,或者是不爱的。

    宋佳人看见他们两个人马上就要走人,她拉住吕怡景的胳膊低声说道,“走,我们快点走人!”

    吕怡景也不想惹事,配合地低声说道,“好的!”

    但李依冉已经发现了她们,天真无邪地笑着打招呼道,“嗨,宋小姐,你也来买珠宝吗?”

    傅琛之也看了过来,真的看见宋佳人闪过惊愕的神情。

    他想她时,她真的出现,他并不开心,心口窝着把熊熊烈火,恨不得把宋佳人焚烧殆尽了。

    他淡淡地睨着她一眼,高傲地移走了视线。

    宋佳人忐忑不安地抬手擦拭掉额头的汗珠,想起傅琛之冷酷的命令声:你死都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

    时隔一个星期,两人又撞着了,她实在是担心傅琛之怀疑自个跟踪他的。

    “对啊!”她干巴巴地笑着,掐了下吕怡景的胳膊,暗示快点找个借口走人。

    可吕怡景像是中了魔障,定定地望着李依冉,露出难得的敬畏神色。

    宋佳人又重重掐了一把,吕怡景宛如梦醒,她带着恭敬地口吻打招呼道,“李小姐,很久不见了。”

    李依冉侧目打量着吕怡景,拧着好看的飘眉困惑地问道,“你是?”

    “上次您父亲六十岁寿辰,我们见过面的。”吕怡景微低下头,再也没平时横着走的嚣张架势。

    李依冉不以为然地应道,“哦,你是陪着宋小姐来挑珠宝的吗?今天无论你们看中什么珠宝,都由我来买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