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章 你要干什么?

    更新时间:2018-06-11 22:03:28本章字数:2878字

    宋佳人是个有仇必报的人,她又被傅琛之宠惯了,上次他让自己挑选婚戒的事,就让她记了仇。

    她把堆积的不满发泄出来,梗着脖子倔强地回道,“你急什么?难不成你怕别人说你吃软饭?”

    她多少也是了解傅琛之,他最爱面子,长期被人捧着,那受得了别人说他高攀李依冉。因为太过于了解,所以是伤得最深的人。

    她逮住自个痛点,狠狠地踢上一脚。

    傅琛之握住宋佳人胳膊的力度大了几分,她疼得蹙起眉不满地喊着,“松手,你给我松手!”

    他非但没放开她,又把她另外一只手也牢牢控住了。她气得直跺脚,也不顾什么仪容仪态,低头就要咬傅琛之的手。

    他看穿了企图,伸手捏住她的下颚,把她的头抵在墙壁上,冷哼着嘲讽道,“你横,你再横给我看看啊!”

    宋佳人倒没想着傅琛之如此卑鄙,以前他都是很有风度的人,很少发脾气的,更少用暴力来处理问题,于是衬得她脾气暴躁。

    她脸涨得青紫,赤红着眼怒视着他破口大骂,“你混蛋,你王八蛋,你卑鄙,你欺负我一个弱女子。”

    “你就跟个齐天大圣孙悟空能把天都给掀翻,还算是弱女子?”傅琛之抵住她不安分的双腿,将她死死地钉在角落。

    宋佳人跑了跑不了,打了打不了,咬了咬不了,只能靠嘴巴来逞强,“傅琛之,你再过三个月就要结婚了,你不怕李大小姐知道你对我纠缠不清吗?”

    傅琛之懒得搭理她,由着她说狠话。

    有个服务员恰好从走廊的旁边走过,狐疑地看着两人。

    宋佳人就像是抓住一根浮木,大声地喊着,“救我,快救我。”

    服务员正想上前去询问情况,但看到傅琛之阴冷的目光,他立刻停顿住脚步,装作什么都没看见,疾步地往前跑去。

    宋佳人仍是不死心地呼喊,“喂,你别跑啊,你帮帮我啊!”

    那个服务员越走越快,眨眼间的功夫不见了人影。

    宋佳人欲哭无泪,她骂得嘴巴都累了,再也横不起来。她充分运用古人的智慧,识之时务为俊杰。

    胯下脸放低语气说道,“我又那里招你惹你了?你都快要结婚,难道我还不能相亲吗?你能不能别双重标准?”

    傅琛之依旧面不改色地睨视着宋佳人,一阵寒意蹿上她的心尖,慌张地舔着嘴角。

    她的气焰变弱许多,底气也没那么足了,再不敢直视着傅琛之的眼,细声说道,“刚才我说话是凶了点,狠了点,你是君子不与女子计较对吧?”

    傅琛之挑着她的下巴,逼着她的头抬起来,阴冷冷地呵斥道,“我警告过你,死都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你把我的话当耳边风?”

    “我都向你解释过了,我都不知怎么就碰见你,我根本不想再遇着你.......”

    宋佳人撞上那双寒气逼人的冰眸,再次闭上嘴,相当无辜地望着傅琛之。

    两人在僵持着呢!

    包里响起手机铃声,一声又一声,宋佳人看向掉在地上的戴妃包问道,“我能接个电话吗?”

    傅琛之就连眼睛都没眨下,对于宋佳人的请求当作没听见。

    铃声停了又响起,宋佳人听着心都跟着急起来,“可能是我的客户打来的,你对我再不满等会再说行吗?我们都不能和钱过不去对吧?”

    那么多年过去,她仍是钻入钱眼的财迷,有次因为她在公园捡着十块钱,笑了一整天。

    傅琛之往后挪两步,让出空间,可他依旧是紧紧地握住宋佳人右边的胳膊。

    宋佳人从包里拿出手机,那是许至东打来的电话,她心虚地回头看着傅琛之,忐忑不安地接通电话。

    许至东关切地问道,“佳人,你还好吗?”

    “没事,我马上就回去了。”

    宋佳人扭头看向傅琛之,长长地吸了口气严肃地说道,“我真的要回去了,不然他会担心的。”

    傅琛之倚在墙上唯我独尊地说道,“要是我不准你回去呢?”

    “你在六年前就甩了我啊!”宋佳人不失礼地保持着微笑提醒。

    傅琛之慢慢地松开手,无力地垂落下来。

    宋佳人努力地睁大眼睛,尽量优雅地从他的身边迈步走过。

    当初他扔下一张卡绝情地离开了,她抱着一种固执的心态,自己还没有答应,两人不算正式分手。

    那么今天算是彻底为那段感情画上句号,她同意分手了,他俩真的完了。

    傅琛之立在原地,看着宋佳人越走越远,寂静的走廊传来高跟鞋和地板撞击哒哒的响声。

    他的心随着节奏也乱了,耳边不断地重复播放刚才宋佳人说的话:你在六年前就甩了我啊!

    在佳人的身影消失在拐角,他人跟着急起来,大步地往前跑去,然后一把手抓住她的手,搂住她的腰,将她整个人都抵在墙壁上。

    宋佳人都快要被傅琛之逼疯了,她抗拒地挥舞着双手骂道,“你又要干嘛?你再乱来我就要叫人。”

    傅琛之霸道地低头吻上宋佳人的唇,也把她的话都尘封在口腔里。

    宋佳人吓得连连往后推去,生气地张口要咬傅琛之,他却抢先一步又捏住她的下颚,逼得她嘴巴都合不上。

    傅琛之熟门熟路地加深了吻,宛如蛮狠不讲理的强盗,肆意地攻城猎地。

    他牢牢地把宋佳人困在怀里,粗鲁地索取,一点点吞噬着她。

    宋佳人剧烈地抵抗着他的入侵,整张脸都憋得通红,但她动都动不得,所有的挣扎都是徒然。

    她像是在暴风雨里行驶的木船,脆弱不堪。

    傅琛之缠吻了许久,才不情不愿地放开人。宋佳人得了自由,想都没想扬手直朝着傅琛之甩上去。

    她气得眼眶都闪着泪光,暴跳如雷地怒吼,“你凭什么吻我?我是你的谁?你没看出我想着法子躲避你吗?”

    傅琛之难以置信地呆立在原地,从小到大,除了自个家的老头子,从未有人敢得动他一根手指头,可他被宋佳人打了,还是被甩耳光,那是极其丢人的事。

    宋佳人是用尽了力气,掌心在火辣辣地疼,这足以说明刚才打在傅琛之的脸有多重的力度。

    在暴怒后,人也清醒过来,她迟钝地反应过来,自己抽了傅琛之一巴掌。

    她惊愕地看向傅琛之,他白皙的面孔清晰地印出五个手指印,那真是她的杰作。

    她恐惧地往后退了好几步,哆哆嗦嗦地解释道“我不知道做了什么,我不是故意的。”

    傅琛之的黑眸跳跃着红色的火焰,额头的青筋都冒了出来,散发着要席卷掉一切的暴虐之火。

    宋佳人说话的语气变小了,真的是怕,也怂包了,她仓皇地要往前跑去,想着要赶紧逃离出傅琛之的魔掌。

    傅琛之根本没让她有逃跑的机会,他拖着她大步往电梯走去,大声怒吼,“宋佳人,看来我是把你宠坏了,你居然敢得打我的脸。”

    他就像是拖着一只没有生命力的娃娃,硬是跩着宋佳人出了画廊,扔上了车子,锁上车门。

    宋佳人害怕地追问,“你要干什么?你要带我去那里?”

    傅琛之飞快地行驶着车子,根本就不应声。宋佳人慌张地掏出手机,就要给吕怡景打电话。他劈手夺走手机,随手扔出车窗。

    宋佳人被他的气势吓唬住,哽咽着声问,“你要带我去那里?我要下车,你放我下车。”

    她使劲去踹车门,但悍马以牢固闻名于世,她踢得都累了,车门仍是坚不可摧。

    她疯狂地要去拉手刹,傅琛之冰冷冷地望着她说道,“宋佳人,你要是不想和我一块死,就给我安分点!”

    傅琛之的手段毒辣,他说得出来,绝对做得出来。

    宋佳人不敢再乱动,整个人都卷缩在车座上,全身都在发着抖。

    车子驶回了君悦,宋佳人猜出他想要干什么,更加害怕起来。

    傅琛之揪着她直往屋子走去,她绝望地喊着,“你放我走人,你疯了是吧?我们分手了,你要结婚了,我们不能再错下去。”

    傅琛之好似没听着,自顾自地打开了门,就把宋佳人推在门板,低头吻她的脸颊、下巴、脖子。

    她别过脸要躲开,躲得了脸,躲不了脖子,躲不了身体,她无助地一遍遍提醒道,“你要结婚了。”

    傅琛之嫌烦躁吻她的唇,不让她出声说话,手在她曼妙的曲线游弋。她吊带裙的后背是深V,露出漂亮的蝴蝶骨。

    在画廊上,就吸引了很多男士的注意,傅琛之心里就不痛快,他宽大的巴掌抚在她单薄的后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