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章 被抢

    更新时间:2018-06-10 09:00:00本章字数:3118字

    直到第三天,家家户户都准备过年了,秦稳还没有回来。阳保山急得团团转,他直觉肯定是出事了。不然以阿稳的性子,肯定能赶回来的。

    阳一娴也着急啊,因为她想起来了,小说里他根本就没有和牛大业拉着牛车去贩货。但是,他自己一个人去过一个叫高山村的村子,路上被人抢了!

    难道说他被抢了?

    没想到果真被她猜中了。秦稳回来是大年三十,是牛大业租了辆牛车送回来的。他还受了伤,虽然伤得不重,不过此次损失却很大。路上遇到了打劫的,不仅抢走了他们食物,连牛车也劫走了。

    阳保山却安慰道:“没事,人没事就好。”心里却决定不能再让这孩子去贩货了,毕竟太小了,这次只是抢了东西,下次难免不会遇到穷凶极恶的。

    没想到一旁的阳一山却愤愤道:“爹,你让我跟阿稳他们一起去吧!我力气大,肯定不会让人抢走东西的!”

    “不行!”阳保山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他的一山跟别人不一样,他脑袋不灵光,他怎么可能放心让他出门。

    阳一山却难得地执拗:“爹,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傻?我真的想跟阿稳他们一样赚钱,我不是小孩子了,我马上十四岁了!”说这话时,他紧紧地握着拳头。

    他的话让阳保山一怔,是啊,儿子今年十三岁了,马上就十四岁了,总不能一直没让他出门吧。

    这个新年过得很沉闷。秦稳受了伤,阳保山让他躺床上养伤。阳一娴端着鸡汤进屋时,他正怔怔地发呆。相较初见时的模样,他看上去壮实了一些,没有之前那么赢弱了。

    “这是爹给你炖的鸡汤,快偿偿。”边说着,边身床边走去。

    秦稳回过神,撑坐起来:“刚刚吃了饭,还不饿。”因为货物和牛车被劫的事情,他其实心里很失落。

    阳一娴将鸡汤递到他手里,笑道:“你正是长个儿的时候,得多吃点!”说完见他还是恹恹的,她继续说,“你别多想了,我刚刚还听哥哥和爹说要跟着你跑货呢!其实你有没有想过,干脆组一个商队?你想啊,你和牛大业,还有你之前武馆的那些师兄弟,他们肯定有很多人在为生计发愁,如果你们能团结起来,可以组成一个很有力量的商队呀!到时候不仅仅是附近的村子,你们可以去更远的村子,也可以将货送到其它的州县。”

    阳一娴只是随口一说,毕竟这种模式就像现代的物流,太常见了。只是,这主意却让秦稳的眼睛一亮,他激动地拉着她的手,问道:“还有呢?你还有什么想法?”

    阳一娴想了想:“你不用担心我爹不同意,因为我爹也可以跟着你们跑货啊!你想想,如果大家真的组成了一个强大的商队,哪还有人敢来抢?”

    她打听过了,现在是天启二年。虽然边疆时有战乱,但是附近的州县一直很太平,也没有什么山匪。秦稳他们这次遇上的劫匪估计只是不成气候的山民,应该是看他们俩半大小子才动了心思。真要是组成了一个商队,安全度又要高很多。她爹和哥哥其实完全可以一起去组商队,毕竟比开面摊赚钱。像她哥哥这样力大无穷的人,或许真的很适合他。

    “一娴,你真的很聪!”秦稳激动地夸道。

    他很少这样高兴,阳一娴也觉得自己提了个好主意。

    晚上跟她爹提起时,阳保山也觉得心动。开面摊不是不好,只是,如果真能闯出一番天地,他何不试试?一山大了,马上得娶媳妇了,还有秦稳和一娴,他总得为他们打算一下。

    有了目标,大家的积极性立即被调了起来。接下来是大年初一,村子里有拜年的习俗。今年来阳家拜年的人特别多。大伙儿无一不是在感慨,说阳保山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要不怎么之前进了趟山快没命了,去城里一趟不仅人没事了,还开起了小面摊!

    要说最让人心里不舒服的就数王阿翠了。她对阳保山的心思,那是人尽皆知。只是之前她和儿子被狗咬伤了,衣食俱缺,正好又听说阳保山进山遇上群儿狼受了重伤,快没气了。她当时是怎么样来着?没想到他也是个短命鬼,既然这样,她又怎么能一颗树上吊死呢?所以,退而求其次,她跟村里了光棍赖二好上了。

    赖二这人,名副其实。在村子里也是个名人,出了名的好吃懒做,还穷。不过前些日子在城里找了个活计,赚了几串铜钱。要不王阿翠也不可能跟他好了。此刻他正好来寻王阿翠,见她一脸痴像地看着阳保山,他不由嗤笑道:“行了,别看了,再看下去你也是我赖二的女人!”

    王阿翠扭头看着尖嘴猴腮的赖二,再看看高大壮实的阳保山,顿时后悔不已。她怎么就这么快选择了赖二呢?

    赖二倒没有多喜欢王阿翠,可是,女人嘛,有总比没有好。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他不耐烦地拽着王阿翠,嘟囔道:“行了,快回家吧!”也不等她反抗,拽着就往外面走。

    阳一娴早就看到了王阿翠,听说了她的事后,她总算松了口气。要是按照小说里的轨迹,王阿翠是自己的后娘呢!光是想想,她就觉得受不了!

    礼尚往来,阳保山也要带着三个孩子出去拜年。阳家在村子里也没什么亲戚,倒是有几家以前走得近的,阳保山都提着一块五花肉和一包糖果。村子里还是穷得吃不饱饭,见到他提着肉上门,别提多高兴了。

    尤其是花婶子,见了阳一娴几人就开始夸,直夸得她尴尬不已。

    “哎,你看我,就是太高兴了!一娴啊,听说你们家在城里的生意很好哩!怎么样,是不是赚了很多钱?”花婶子别提多好奇了。她家那口子天天在城里做工,听说有一次路过阳家的面摊,生意那叫一个好!她最近也琢磨着去城里做个小生意,不然光靠她家那口子,他们还是吃不饱饭哩。

    阳一娴仰着小脸说道:“爹说生意一般,够一家人吃喝罢了。”她并没有夸大,没想到这话花婶子根本就不信。

    阳一娴也没当回事。

    去里正家时,秦稳神色犹豫,还是阳保山开口道:“阿稳,要不你先回去,我带他们俩去?”

    虽说里正杨大树从前对秦稳有救命之恩,但自从他们有了自己的儿子,便不再管秦稳的死活了,这么多年早就断了情份。况且张秀荷这人很过分,欺负了秦稳不少次,再多的恩情也磨没了。

    “没事,一起去吧。”秦稳没同意。反正也是一个村里,他也没必要刻意躲着他们。

    杨大树见到阳保山很是客气,关心地问了不少问题。倒是一旁的张秀荷,她打量着阳家几人的衣服,不由心生羡慕。虽说过年都是穿新衣,可阳一娴身上的衣服,看着就跟她身上的麻布不一样。还有秦稳那个死小子,好歹被她收养过,赚了钱竟然也不知道孝敬孝敬她。

    张秀花话里话外地都是打听秦稳挣了多少钱,杨大树在一旁听着尴尬,阳保山倒没觉得,反而说道:“实不相瞒,阿稳这次遇上了劫匪,连牛车都被劫走了——”

    “牛车都被劫了?”张秀荷尖声问道。那可是一辆牛车啊!而且,牛可比人值钱!一想到一头大黄牛被人抢了,她就觉得肉疼。想来想去,她觉得应该怨秦稳那死小子,挣了钱不给她反而去瞎折腾。现在好了吧,钱没钱,连牛和车都被劫了。

    期间杨大树板着脸瞪了张秀荷好几次,她才收敛地少问了几句。

    阳保山带着孩子离开的时候,张秀荷偷偷跟了他们一段路,眼见看不到自己当家的,她才扬声喊道:“野猴子——”

    闻言,秦稳皱了皱眉。这些日子跟着阳家几人,他都快忘记自己的绰号了。回头一见是张秀荷,他面色无波地问道:“杨婶有什么事吗?”

    张秀荷四周打量了下,见没什么人,才继续说道:“听说你赚了不少钱?拿来——”说着,她伸出了自己的手。

    她还当自己是小时候那个不懂事的傻小子呢。秦稳嗤一声,沉着脸说道:“杨婶,你上次在码头抢了我的工钱还没给吧?”

    提到上一次,张秀荷的脸色不太好。阳保山正看向她这里,还有阳家那小丫头。眼见自己占不了便宜,她才满脸不甘地走了。

    “我去送送她。”秦稳看着她的背影说道。

    走了一段路,秦稳追上了张秀荷的步子,沉声说道:“杨婶——”

    张秀荷见他追过来,以为是要给自己钱,顿时喜笑颜开:“阿稳,你是来给我送钱的吗?”说着停下了脚步。

    “送钱?我是来提醒杨婶的,像我这种无依无靠又穿不暖吃不饱的人,下次再被人欺负,我也不知道我能做出什么事情来。”他的语气一直平淡无波,不过张秀荷还是听出了一股寒意。

    他好像不再是她记忆里那个沉默的少年了,此刻,他冷冽的神情上尽是冷意,明明是威胁的话,可张秀荷并不敢不将他当真。

    直到少年走远了,张秀荷才抬着气得发抖的手骂道:“果然是只白眼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