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章 诬陷

    更新时间:2018-06-16 09:00:00本章字数:3013字

    两天后,他们的牛车刚刚进县城便被王大显拦了下来。

    阳保山是不认识此人的,颇为不解地问道:“不知小公子有何事?”

    王大显却看向了另一辆牛车旁的一脸气愤的苏盛,笑道:“无知的蠢人!不知道本公子的名号就敢跟本公子作对。”

    “王大显,你别欺人太甚!”苏盛握紧拳头说道。

    对于苏盛的事情,阳保山也略有耳闻。此刻见状,哪还有不明白的。顿时脸色也沉了下来,他阳保山从来不是胆小怕事之人。只是阿稳的伤还没好,他着急送他去医馆,便忍着气道:“王公子见谅,小儿重伤,我还要送他去医馆,麻烦行个方便。”

    躺在牛车上的秦稳睫毛轻颤,没想到他会称他为儿子,一时觉得感动。

    王大显可不是这么好说话的人,哼笑道:“看来你还不了解我,我听说城郊有个小庄子遭了劫匪,莫不是你们几人所为?”

    “简直是血口喷人!”阳保山啐道。不曾想王大显此人年纪轻轻,竟是如此狠毒之人。他们牛车上的货都是从别的村子运回来的,可他硬要给他们泼上劫匪的脏水。这让他如何能忍?

    王大显显然是做了万全的准备,因为很快县里的衙役就来了,将他们几人团团围住。为首的衙役说道:“踏破铁鞋无密处,没想到你们竟然自投罗网!”说完也不给他们反驳的机会,竟然强行要缉捕他们。

    “你们干什么?还有没有王法了?”阳保山等人大惊,只是似乎没有人听他们辩解。

    秦稳伤得重,只能对一旁的苏盛使眼色。苏盛会意,趁大家不注意,偷偷地跑了。等王大显反应过来时,人已经没影了。不过,他并不生气,他就喜欢玩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

    衙役将三辆牛车没收了,并将几人收押。见到牛车上重伤的秦稳时,他们犹豫了。这人要是死在牢里也麻烦。

    见状,阳保山立即说道:“麻烦你们帮他请个大夫吧,他伤得太重了!”

    “还请大夫呢,把他放下牛车!”为首的衙役吩咐道。

    秦稳被他们丢下了车,然后一行人便被带去了县衙里。

    等人都走光了,躲在暗处的苏盛才折回来,将秦稳扶了起来,问道:“你没事吧?都是我不好,连累你们了。”他自知此事完全是因他而起,可一时又无能为力。

    秦稳强忍着痛意,吩咐他送自己去阳家租的宅子。

    而此时的阳一娴正盼星星盼月亮盼着爹他们回来。没想到却盼回了重伤的秦稳。她一时大惊,连忙问发生了什么事情。等从苏盛的口中知道了事情经过,一时气道:“这王大显也太目无法纪了,我就不信没人管得了他!”

    秦稳被她的话逗笑了,一时闷笑出声,只是扯到了背部了伤口,痛得他直皱眉。

    “行了行了,你还笑得出来!我去医馆请陈大夫!”阳一娴不敢耽误,立马去了医馆。

    等她走后,秦稳的脸色才沉了下来。他们只是一介白衣,在有权势的衙役和有钱的王大显面前,太微不足道了。这样下去不行,说不定他们会对阳叔他们屈打成招。

    “要不我去求求王大显,他不就是想折磨我吗?我——”说到这里,苏盛也气红了眼。他们家跟王家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可王家害他家破产沦落街头,还间接地害死了他爹,如今还对他咄咄相逼。这口气,他是怎么都忍不下去了!

    秦稳摆了摆手,平静地说道:“你求他也没用,这人心狠手辣,怕是不会收手。”

    很快,阳一娴带着陈大夫来了。

    秦稳背上的伤很重,上次是阳保山包扎的,已经起脓了。他用清水擦干净伤口,然后挑破放脓,一边说道:“伤得这么重,得好好躺几天。”

    等陈大夫走了,阳一娴才问起她爹的情况:“阿稳,你们在那个村子里遇上山崩,应该有很多人做证的,我们可以请他们来当证人。”

    秦稳点了点头。只是事情实施起来有难度,毕竟那个村子离这里太远了,来回得好几天。而且,他现在受了重伤,没办法出门。况且,依目前的情况看来,王大显明显是跟衙役勾结了,想要自证清白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我去!”苏盛坚定地说道。这件事情完全是受他连累,他当然不能袖手旁观。

    那个村子他也去过,大概也记得路,此时三人之中,他去是最合适的。

    秦稳点了点头。

    等苏盛收拾了一下包袱出发后,阳一娴才跟秦稳说道:“我想去牢里看看我爹和哥哥。”

    “那我跟你一起去。”秦稳怕衙役为难她,不肯让她只身去。

    阳一娴当然不同意,陈大夫都说了他得躺几天,怎么能下床呢。想了想,她又说道:“你就别去了,我请周婶帮帮忙吧。”

    周婶的儿子是秀才,这是城里都知道的。世人对有了功名的读书人尊敬,毕竟出息的日后就是官了。作为秀才的娘,想来衙役是不会为难她的。

    秦稳也想到了这一点,才点了点头。

    等阳一娴上门跟周婶说了这事,她放下手里的活立马应了下来。

    果然,衙役有认识周婶的,知道她是秀才老爷的娘,还听说周秀才去了府城听学,今年秋天要下场考举人,一时客气了一点。

    阳一娴见到牢里的爹和哥哥时,眼睛就红了。虽然没受什么刑,可两人都清瘦了不少。一时带着哭腔喊道:“爹,哥哥——”

    “一娴,你怎么来了?”阳保山见到女儿大惊,生怕这些人将女儿抓进来,赶紧劝她回去。

    得知是周婶带她来的,阳保山除了感谢也说不出什么了。

    牢里不能久呆,阳一娴只来得及跟爹说了几句话被便赶了出来。好在苏盛已经去找证人了,接下来就是王大显这个人,她心里已经有主意了。回到宅子,她将自己的想法跟秦稳说了:“我请花婶打听过了,城里还有一个叫贾周的商户,现在跟王家打擂台,如果我们能利用他击垮王家,那他以后就没这么嚣张了。”

    “你有什么主意?”秦稳一直都知道她聪明,只是没想到她会这么聪明。

    阳一娴想过了,找上门贾周肯定不会相信他们,况且,她也不想在明处。所以她决定先挑拨两家的感情,再下手。

    第二日,城里便有了传言,说是县城里王家独大,其它商户只配给王家人提鞋。这话还是有人从醉酒的王大显嘴里听到的,一时传得沸沸扬扬。

    县城里商户众多,小商户自然就忍了。以贾周为首的大商户自然就忍不了,他们早就看不惯王家那趾高气扬的模样了。一时有些商户联合起来与王家断了往来。

    等王大显知道了这事,嗤笑道:“以为搞这些小动作就有用了,真是天真!”他不以为意,对身后的管家说:“听说我爹最近准备搞一单大的,进展怎么样了?”

    管家如实汇报道:“老爷派人将附近几个县城里的粮食全部收购囤了起来,准备运往凉洲去卖。”

    凉洲人口众多,一大半的粮食都来自附近的洲县。所以王老爷是想垄断凉洲的粮食价格,准备大赚一笔。

    王大显听了点点头。等这笔买卖成了,县城这块小肥肉他们王家还不屑吃呢!

    阳保山等人抢劫的案子很快就要开审了。可迟迟不见苏盛带着证人回来,阳一娴着急不已,秦稳的伤势也渐渐好了,已经能下床了。

    他的脸色还有些苍白,温声劝道:“你先别急,阳叔救了全村的村民,他们应该愿意来作证的。”

    说不担心是假的,可是眼下又没有别的办法了。

    秦稳联系了一下之前武馆的师兄,打听到了一些消息,知道王家在大规模的收购粮食,便暗地里将消息传给了贾周。

    贾周知道后,抬高了一成的粮价开始收购。一时,市面上的粮价迅速涨了起来。等王家知道后,又抬高了一成开始收购。贾周的财力自然不如王家,只是抬高了市场价格,对王家并没有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王老爷知道后暗暗生气,气贾周不知好歹。这次收粮计划他设想了很久了,现在进行到一半,根本不能中断。所以又加大了资金,继续收购。心里却决定到了凉洲再把价格抬高两成。

    阳保山的案子开审时,苏盛终于带着证人赶来了。上次山崩村子里损失巨大,但是听到恩人有难,村长还是派了几个年轻的小伙子过来,并带上了村长的亲笔信。为首的衙役却怀疑书信作假,气得那几个年经人说道:“大人若是不信,可以派人去查!”

    县官年纪大了不愿意惹事,平时衙役做些小动作他也睁只眼闭只眼,只是眼下人证物证俱在,他便不好偏袒了,轻咳了一声说道:“既然已经查明了,那就无罪释放吧。”

    “大人——”那衙役还想再说,却被县官眼神制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