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章 礼物

    更新时间:2018-06-22 09:00:00本章字数:3031字

    阳保山略一思量便同意了。这一路上他都惦记着女儿,好不容易快归家了,又出了这事儿。任他心急如焚也没法,还是大伙儿的安全重要。

    达到凉洲是三天后。城里的皮毛价格奇高,他们拉的满满两马车皮毛都顺利脱手了,赚了整整五百两银子,阳家分得了三百两。三百两银子能在县城里买一间宅子了。

    拿了银子,大家都归心似箭,尤其是阳保山,出去了三个多月,也不知道女儿怎么样了。所以,当下他就想赶着马车回县城。

    马车经过闹市时,有几个叫花子在揍一个瘦弱的小叫花子。那小叫花子一头短发乱蓬蓬的,像是几年没洗过似的,一张小脸脏得看不出本来的面目了。他蜷缩着身子,双手紧紧的护着脑袋,被打了也不吭声。

    “别打了!”赶马车的阳一山唤道。

    动手的几个小叫花子立即停了手,其中一个仍然不解气地踹了小叫花子一脚,啐道:“叫你小子敢在我们的地盘撒野!”

    阳一山跳下马车,快步走过去将地上的小叫花子扶了起来,一边对另外几人说道:“你们怎么打人呀?”

    “公子行行好,我们好几天没吃饭了,求求你可怜可怜我们吧!”其中一个叫花子赶紧可怜兮兮地说道。做他们这一行的,最拿手的就是察颜观色了,见阳一山出手相助,便看出他是个心地善良的人。

    阳一山为难地上下打量了他们几个,然后从怀里掏出一串铜钱给了他们。见状,被扶起来的那个小叫花子诧异地看了他一眼,随即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似的,突然晕倒在了阳一山的怀里。

    “你、你没事吧?”阳一山也懵了。

    后面跟上来的阳保山等人见状,只好让他先将那小叫花子扶上马车。阳保山同儿子一样,是个侠义心肠的人。见到这么瘦弱的小叫花子,也动了恻隐之心。很快便带着他去了附近的一家医馆,大夫给他诊了诊脉,说他是长期挨饿导致营养不良,得好好修养一段时间。

    小叫花子很快就醒了过来,他的声音小小的,听起来像小猫似的:“谢谢大家救了我。”然后又告诉大家他叫小七,今年十三岁,是个孤儿,在凉洲城里靠乞讨为生。

    “你别怕,坏人已经被我们赶走了。”阳一山见过很多可怜的人,可是从来没有见过像他这种瘦弱得让自己想保护的人,一时小心翼翼地说道。

    小七点了点头。

    因此,回县城的路上,马车上又多了一个小七。他话特别少,几乎不怎么开口,被问及渴不渴饿不饿时,他只会摇头或者点头。倒是阳一山,一路上特别照顾他,生怕他饿着了。

    而此时的阳一娴还不知道他们就快回来了。她去县城将刚刚采摘的一批西红柿卖掉了,路上竟然遇到从府城回来的周文。

    几个月不见,周文瘦了些,脸上比之前多了份自信之色。遇到阳一娴,他也没打招呼,径直回了自己家。很快,院子里传来周婶激动喜悦的声音。

    阳一娴失落起来,也不知道她爹他们什么时候才能回家。

    让她意外的是,当天晚上半夜,阳保山等人赶着牛车回来了。听到巷子里的动静声,阳一娴赶紧穿着衣服跑了出来。夜色很黑,透过依稀的月光,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爹,便跑过去喊道:“爹———”

    “一娴——”几个月没见女儿,阳保山的心早就是七上八下的了。此刻看到她,激动得声音都拔高了。

    等大家进了屋,阳一娴点了一盏油灯,看着变得黝黑的几人,噗哧一声笑了:“看看你们几个,都晒成黑炭头了。”

    女儿长高了,还变漂亮了,之前枯黄的头发也变得又黑又亮了。阳一山一时欣慰起来,觉得一娴真的是长大了。

    看到他们旁边的小七时,阳一娴很吃惊。她总觉得面前这个小少年怪怪的,好像特别胆小的样子,可她刚刚明明发现她露出了漫不经心的神情。

    发现一道视线注视着自己,小七冲她咧嘴笑了。

    吃完饭,阳保山要帮着女儿收拾桌子,却被阳一娴拒绝了:“爹,你赶了这么久的路,也该累了,快去休息吧。”

    “行!我的一娴真的长大啦!”见到这么懂事的女儿,阳保山是又欣慰又心疼。

    将桌子上收拾完了,她小心地端着碗筷去厨房,实然被一双手接过了手中的东西。扭头见状,竟然是秦稳。

    “不是要洗碗吗?还发什么呆。”秦稳低声说道。说着,一边端着碗筷往厨房去。

    几个月没见,阳一娴看着突然窜高的他,觉得好像添了一份陌生感,她心绪复杂地跟在他身后。眼见快到厨房了,秦稳才问道:“那个邱大夫一直住在咱们家?”

    “对啊,我还跟他合伙种了药草,估计入了夏就该着准备挖药草了。”阳一娴不以为意地说道

    秦稳听完没说什么,只是下一刻突然从怀中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小锦盒,递给她说道:“这个是送你的礼物。”

    阳一娴一怔,随即笑了起来。没想到他还会送自己礼物。她把锦盒打开一看,是一个银镯子。虽然看起来不大,却是实心的,拿起来也能感觉到重量了。

    “这个不便宜吧?”这还是她第一次收到礼物,好像还挺开心的。

    见她很喜欢,秦稳才笑着回道:“也没花多少钱,这个是用阳叔给的零花钱买的。”之前阳叔坚持要给他分银子,是被他硬生生拒绝的。自从进了阳家,他就把这里当成了家,他想跟阳一山一样,一家人赚的银子都交给阳叔保管。他也想跟阳叔和一山一样,好好地保护这个家里唯一的女孩子。

    收到礼物的阳一娴很高兴,她当场就拿着银镯子比划起来。还是秦稳接过她的镯子,要帮她戴上,“等我以后赚了钱,再给你买一个金的!”在凉洲城里,他看见不少姑娘家都戴着金镯子玉镯子或者漂亮的首饰和花绢。

    “行,那你可别忘记了。”阳一娴听了很高兴,一时扬声说道。如果按照小说里的轨迹,他将来确实挺有钱的。

    看她这么高兴,秦稳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们现在住的房子是租的,并不大,之前是阳保山和女儿各一间房,阳一山和秦稳睡一间。所以,这次小七被安排和阳保山住在一起。

    “不行——”

    话落,突然听见了小七的反对声。他紧张地搓了搓手,只是他真的不想跟阳保山一间屋子。

    “可惜你不是个姑娘家,不然就跟一娴住一间了。”阳保山随意说道。没办法,租的宅子太小了,大家只能凑合着住了。

    阳一山见他低着头不说话,干脆说道:“爹,要不然就让小七跟我睡一间吧!”

    他的意思是让秦稳和阳保山睡一间,他这个提议小七动了动嘴还想拒绝,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

    第二日,阳保山回来的消息被花婶和周婶知道了。周婶最近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听说她儿子周文遇到了一个很有才华的老师指点他,顿时每天都乐呵呵的。花婶也是,她之前担心阳家父子会出个什么意外,没想到果真是个有福气的,竟然安然无恙地回来了。所以,她赶紧拉着女儿环月来上门。

    环月今天特意打扮了一下,穿了一件粉红色的裙子,踏着小碎步子走过来,让大家眼前都一亮。尤其是阳一山,他许久没看到环月,咋一见,高兴地说道:“环月妹妹,你最近还好吗?”

    环月含笑地点了点头。

    正好周婶带着儿子周文来串门,顿时三家人都聚到了一起。

    周文对环月有点印象,盖因她长得漂亮,却要跟阳家的傻子成亲,一时惋惜罢了。受到周文同情的目光,环月的心陡然沉了下去。她之所以选中阳一山,是看中他们家条件不错,以后就算做不了官夫人,好歹能让她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可是此刻,周秀才同情的目光就像一把匕首插进了她的心里,让她又难受又疼痛。

    “反正等会儿闲着,就让一山陪你出去逛逛。”花婶子笑眯眯地说道。这话状似是对女儿说的,其实是对阳一山提的。

    阳一山也想出去逛逛,立即点了点头,只是随即想起什么似的,突然冲着屋外喊道:“小七——”

    小七换了身衣服,他之前的衣服都破了,身上穿的这身是阳一山的。他将短发打理顺了,又把脸洗干净了,看起来是个文弱的小少年。

    他跑进屋子,疑惑地看着阳一山。

    阳一山笑道:“小七,我等会儿带你去街上逛逛?”

    小七想到上次吃的糖葫芦,点了点头。

    环月却是暗自生气了,明明她才是他的未婚妻,他竟然关心一个人外人!果然,傻子就是傻子!想到这里,环月的心里更是意难平。

    阳一娴还惦记着桃山村的西红柿,便想下午回去看看。秦稳听了,开口道:“那我等会儿赶马车送你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