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1章 战起

    更新时间:2018-06-28 09:00:00本章字数:3084字

    小七走得很突然,只给阳一山留了一封信,说她娘亲的忌日,她要回乡祭拜。

    阳一娴却觉得疑惑,听说她是个孤儿,一直靠乞讨为生,可是竟然会识字?还有,如果真的只是要回乡祭拜母亲,完全可以当面跟他们说,用不着这样偷偷地走掉。可眼下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因为她的哥哥真的很伤心,他拿着信一直嚷着要去寻小七。

    “一山啊,你又不知道她是哪里人,老家在哪里?你去哪里找他?依我看,他要是想回来,过段日子就回来了。”阳保山叹口气说道。这两年小七跟儿子的关系有多好,他也是看在眼里的。

    阳一娴本来想说明小七是姑娘家的事情,可是看哥哥这么失魂落魄的,还是忍住了。也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再见了。

    很快,大家就没有心思去想小七了。因为北边大赢来犯,北疆起了战乱。而靠近北疆最近的凉洲城顿时人人自危。县城里不少人往凉洲去,毕竟那里有驻守的军队。

    阳一娴没想到战乱来得这么快,她明明记得小说里应该是在阿稳十五岁那年才发生战乱。天启和大赢打了四年的仗,直到阿稳大破大赢,成为风头无两的大将军。想到这里,她的心里很慌乱,总觉得事情已经完全超过了她的预期。

    秦稳看着她发白的小脸,关心道:“一娴,你怎么了?别担心,就算真的打过来,北疆有天启的战士,凉洲城里有守城的军队,不会有事的。”

    “对,阿稳说得对,别怕。”阳保山也温声说道。安稳了这么多年,没想到还有战乱的一天。他叹了口气,好在一对子女已经长大了。

    县城里人心惶惶,大家私底下传着不知道是不是真实的消息,一会儿说天启没有派兵过来增援,一会儿说过两天就该打到县城了,总之大家都非常不安。很多人都收拾细软跑路了,拖家带口地往凉洲城去,更有甚者去更远的洲城避难。

    阳保山想过了,要是真打过来了,凉洲城也不安全。他想带着大家去沧洲,然后往京城去。天子脚下总是安全一点。

    “去沧洲好。”阳一娴说着,看了一眼秦稳。现在的情况跟小说里不一样了,就是真的要征徭役,以她们家的条件,花银子就补上了。所以,想到阿稳不能成为小说里的大权臣,她也不知道是惋惜还是庆幸。

    既然做了决定,大家便开始收拾细软。只有阳一山担心小七,不知道他的家乡到底在哪里,如果是远离战乱的洲城就好了。

    阳一娴见哥哥最近老是发呆,劝道:“哥哥,小七那么机灵,如果知道发生战乱的话,肯定会离得远远的,你放心吧,她一定会没事的。”

    “嗯。”听了妹妹的劝,他才稍微放下心来。

    县城里的宅子只能空着了,面馆也卖不出去了。阳保山将收拾好的东西都搬上了马车,正准备出发时,县城里的衙役突然来了,说是北僵的兵力不足,正在招兵买马,甚至征徭役。

    这种情况阳保山早就预料到了,他不紧不慢地从袖口里掏出一袋银子,偷偷递了过去,一边说道:“几位大人通融一下,我年纪大了,也没精力去打仗了,还有三个孩子,年纪还小——”

    领头的那人拿着银子掂了掂,满意地点了点头。其实这种时候,也是他们捞钱的时候。只要出得起银子的,他们就不征。所以,最后征的全是那些穷得吃不起饭的人。

    阳一娴没想到事情这么顺利,连她爹说出发时,她还隐隐觉得激动。她真的改变了阿稳的人生轨迹!其实不当权臣也好,至少现在心地善良,他们一家人在一起过得很开心。

    马车的车轱辘缓缓地转着,才没多久,已经快出县城了。阳一娴回头看了一眼,觉得世事难料,她们家好不容易挣来的宅子和面馆,就这样失去了。不过没关系,等去了京城,她一定会想更多的办法赚钱的。

    “前面的马车停一下——”

    身后突然传来呼喊声以及马蹄声。

    阳保山勒住马车,回头看去,竟然是一队衙役。他们正骑着马飞奔而来,只是一瞬,便驶到了他们跟前。

    其中一个衙役猛地勒住马,扬声说道:“传守备大人令,命打虎英雄秦稳加入守城军,共御大敌!”

    打虎英雄?阳一娴一愣,随即扭头看向秦稳。难道说,就算是提前了一年,还是会沿着小说的情节走吗?

    阳保山已经在向传令的递银子了,只是他不为之所动,沉声说道:“阳猎户,守备大人指名要打虎英雄秦稳留下来,我等实在不敢违抗。”领头的那人为难地说道。若不是守备大人开口,他们也想卖个人情。

    阳保山也怔住了,立即说道:“什么打虎英雄,不过是以讹传讹罢了。再说,当初杀了老虎的人可是我啊。”这话倒不假,此时说出来只是不想让他们带走阿稳。

    几名衙役互相对视了一眼。看到秦稳时也很疑惑,听说是两年前制服了一头老虎,现在才十几岁,两年前那才多大?他们也觉得真正的打虎英雄是阳保山。

    “打伤老虎的人是我!”秦稳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不想让阳保山代替他。

    阳保山却扬了扬声音:“行了,你别跟我争了,你的箭术还是我教的,真要上阵杀敌,也应该是我来!”

    衙役不敢私自作主,想将两人都带走。却见阳保山突然从马车上拔出弓箭,开弓拉箭,一气呵成地射下了不远处树上的小鸟。

    这等箭法,令大家目瞪口呆。领头的二话不说就带着阳保山要离开。秦稳想如法炮制,却被阳保山打断了:“我先去凉洲城见守备大人,你们还是按原来计划好的行事。”

    他这是要他们继续往京城去。

    阳一娴哪里会应,她爹的箭术虽好,可武功不佳,真要上阵杀敌,只怕是凶多吉少。一旁的阳一山力气大,他觉得自己可以代替爹爹去,只是还没开口,便见他爹不停地给阳一娴使眼色。阳一娴会意,爹是不想让大伙都折腾进来,万一他们知道哥哥力大无穷的话,肯定连哥哥也要带走的。所以,她赶紧拉住哥哥,小声劝道:“哥哥,你别冲动。”

    阳一山素来听她的话,顿时泄了气。

    阳一娴也不想再把秦稳折进去,所以也制止了他的辩解。大家都看得出来,这些人根本就是想带人回去交差。

    阳保山被他们带走后,阳一山着急地问道:“妹妹,我们现在怎么办?他们是不是真的要爹去打仗?”

    “先别急,只是在凉洲城里御敌,暂时还没有危险。”毕竟大赢的人还没有打到凉洲城去。

    秦稳扫了一眼马车,沉声说道:“不如我们先去凉洲城,等寻到机会就带着阳叔一起走。”还好只是守备要留人,如果是边疆的将领,那就危险了。

    阳一山却不解:“阿稳,妹妹,既然要打仗了,我力气这么大,真的可以去帮忙啊。”他思想单纯,觉得自己可以打敌人以保护大家。

    可是阳一娴心里却发愁,盖因这个凉洲守备萧青是个不顾百姓生死的贪财之人,不然也不会让凉洲的粮食每年都短缺,整个物价高得吓人。所以,让她爹去跟这样的人卖命,她怎么能不担心?

    马车很快就驶进了凉洲城。阳一娴去打听了一下她爹的去向,只听说进了守备府。她越是着急,心里越慌乱,感觉整个脑袋里都是懵的,完全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要不我们去贿赂萧青?”秦稳提议道。既然爱财,那他们就投其所好。

    眼下钱财都是身外之物,大家都恨不得倾其所有救回阳保山,自然是没有意见的。只是,当他们带着银子去守备府时,才听说北疆来了一位将军,下令让萧青在三日之内招齐两万人。

    三日之内……两万人?这对萧青来说确实不容易,他赶紧吩咐手下去办,也不拘是哪里人,逮着就往营里送。顿时城里都没人敢出门了。

    整个凉洲城里一片风声鹤唳,阳一娴刚刚去城门口见过她爹了。萧青安排他守城门,暂时没有危险。

    但是,一个时辰后便听说将军让守城的挪一半去北疆营里。萧青是个贪生怕死的,可是也不敢违背他的意思,只好派人又去抓了些壮丁回来凑数。本来想将阳保山留下来的,只是不知道哪个小子走露了风声,那位将军指名了要阳保山。

    等阳一娴知道消息的时候,她爹已经跟着骑队去了营地。

    “阿稳,哥哥,我想去看看爹。”阳一娴提议道。如果真要上阵杀敌,大不了他们一家人都去。

    所以,他们在凉洲城里才刚刚安顿下来,便立即赶去了北疆营地附近的一个小村子。等他们花了银子打点一番后,才打听到阳保山的消息,听说在营里比武时被人重伤了。

    阳一娴又气又急,这些都是什么人呐?敌人都没打跑,就自己人伤自己人了!

    秦稳沉下脸,劝了她几句,末了才说道:“我明天跟着送菜的车子混进去看看阳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