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3章 醉话

    更新时间:2018-06-30 09:00:00本章字数:3170字

    “没、没什么。”阳一娴撑坐起来,拍了拍自己的脸。没想到竟然会做这样的梦?她抬头看了一眼秦稳,他正在打量四周的情况,应该是没有听她的呓语。

    阳一山也没放在心上,扶着妹妹站起来,一边说道:“妹妹,这些大赢人太坏了!”

    “哥哥,这个村子太危险了,大赢人随时都有可能再来,我们必须尽快离开这里。”阳一娴也是后怕,没想到天启的军营驻扎在附近,大赢人还是如入无人之地,简直太嚣张了。不过,她真的很担心她爹的情况啊。

    秦稳四周警惕了一番,才回头说道:“我今天应该能把阳叔带回来,你们收拾一下,随时准备走。”他决定还是按照原计划进行。

    “小子,我跟你一起去吧。”一旁的赵大爷低沉地说道。昨天若不是阳一山救了他,他只怕已经死在了大赢人手里了。经过一晚上的休息,他的神色还是不好,整个眼眶都凹陷了下去。

    阳一娴知道秦稳的身手,可是赵大爷毕竟年经大了,她劝道:“您跟我们一块儿吧,此行危险,阿稳好歹还会武,可您年纪大了,实在经不起折腾了。”

    赵大爷摆了摆手,叹了口气道:“我知道这小子的计划,他无非是想借着送菜的机会混进军营里。可要说最不会让他们怀疑的人,那就是老头子我了。当年,我的儿子儿媳惨死,谁劝我离开我都不肯,这些年一直为军营里送菜,不就是等着他们打败大赢人吗?可是,几年过去了,我——”他的眼神突然黯了下去,他不知道在他有生之年还能不能看到这一幕。

    赵大爷的情绪感染了阳一娴,她一时说不出话来。

    所以,当天上午,赵大爷还是如往常一样,推着板车去送菜。而秦稳则帮忙推车。军营里的守卫见到他,很是诧异,因为他们已经得到消息,昨天晚上大赢突袭了村子。只是听说吴将军根本就不管那几户村民的死活。他们还以为这老头已经死了,没想到他还真是命大。

    “老头,听说昨天晚上你们村子进了大赢人?”其中一名守卫忍不住问道。

    赵大爷听了,突然红了眼,神情哀戚:“可不是,我老头子正好睡了过去,等醒来就发现——”说到这里一顿,他抬手拭了拭泪,又继续说道,“所以我要继续为各位军爷送菜,我相信各位军爷一定能打败那些大赢人的。”

    闻言,几名守卫对视了一眼,偷偷笑了,然后摆着手,让他赶紧进去。

    等推车推过去后,一名守卫笑道:“你们说这老头子傻不傻?”问完,也不待别人回答,自己就哈哈大笑起来。

    秦稳低头推着车,听着身后的笑声,慢慢地握紧了拳头。

    跟上次的情况不一样,阳保山并不在柴房里,秦稳也不敢随便打人打听。他偷偷地躲在一个帐篷后面,快准狠地敲晕了一名士兵,然后将他拖到柴房,把他身上的衣服拨了下来。等推开柴房的门,只见一名士兵走了出来。

    赵大爷还是在厨房卸菜,心里却担心秦稳,他不由往外多看了几眼。

    而秦稳已经打听到阳保山的下落了,他今天在营里巡逻,听说是主帅骆将军来了,正和吴将军两人商量御敌对策。

    秦稳偷偷避开巡逻的士兵,靠近主帅的帐篷,他耳力惊人,正好听见里面的对话:

    “……朝庭再不派兵增援我们,我们的命真要交待在这里了!”

    “你急什么?天塌下来有个高的顶着。”另一个声音漫不经心地说道。

    “骆大将军当然不急了,你可是骆嫔的亲弟弟,别人不管你,骆嫔可不会坐视不管了。听说你已经准备到一支骑队了?”

    “彼此彼此,你不也是宁侯夫人的侄子。咱俩当初是怎么来这里的,你忘了?还不是为了兵权。如今战事一起,咱们就抱头乱窜,回去了怎么交待?”

    “那你说现在怎么办?总不能坐以待毙吧?”

    “实在不行,咱们退到凉洲城里?”

    “……”

    断断续续的对话传进秦稳的耳朵里,他不由微微蹙了蹙眉。

    想起还得找阳保山,他才悄无声息地走开了。而此时阳保山正在一列巡逻队伍里,突然听到一声细微的狼崽叫声,他心头一震。别人听不出来,他却知道,那是他和儿子,还有阿稳之间的暗号。以前进山里打腊,怕惊动猎物,都是学动物叫。

    想到这里,他一边走,一边四处看了一眼。只见不远处有个帐篷,便突然皱眉捂着肚子叫了起来:“唉呀,我的肚子好疼!”

    “你干嘛呢?”带队的士兵停下问道。

    阳保山连忙说自己要去茅厕。

    带队的士兵犹豫了一下,便板着脸应了,还教训道:“快去快回,等会儿被将军知道了,少不了军棍伺候!”

    “哎,知道了知道了!”他笑着后退,便捂着肚子跑了。

    秦稳等了一会儿,见到阳保山跑了过来,赶紧向他招手。两人顺利合汇,也来不及多说话,便偷偷地往厨房撤去。

    阳保山早就急坏了,一边走一边问道:“一娴和一山还好吧?”他也听说了村子里遭了大赢人的袭击,可是又没办法打听到孩子的情况。

    “阳叔别担心,都很好,就等着你回去了。”秦稳拿弹了个石头过去,敲晕了前方的一个士兵。然后带着阳保山窜了过去。很快,他们俩人就到了厨房。而赵大爷已经将菜卸完了,正守在板车前,见到他们俩,他总算松了口气。

    “赵老头,你怎么还没走啊?”

    正在这时,厨房一个伙计出来问道。话落便看见两个走来的小兵,便抬头指着他们问道,“你们俩是谁?”随即又自说自话,“怎么看着眼熟?”

    秦稳和阳保山对视了一眼,还是秦稳快准狠地弹了一块石头过去,瞬间将他打晕了。

    “快,等会儿该被发现了。”赵大爷着急地说道。

    秦稳指了指板车下面,他已经处理好了,装着一个隔层,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然后将地上的伙计拖到柴房里,还是把原来的衣服换了回来。

    赵大爷和秦稳推着空车出来时,守卫只摆了摆手便放行了。可惜,还没走多远,便听到身后传来的叫喊声,似乎是让他们停下来。

    “ 糟糕,咱们被发现了!”赵大爷用力地推着车,一边喘气一边说道。

    秦稳回头看了一眼,大概有十几个人追了过来。眼下已经没有辩解的机会了,他让阳保山赶紧跳下板车,以他们二人的武力,对付十几个人还是很有把握的。

    “你们俩快走!就让我老头子来挡挡他们!”赵大爷推着板车说道。

    阳保山摇了摇头,扬声说道:“不成,这些人根本不会把你放在心上的。快,咱们三个一起逃!”

    赵大爷却是铁了心,他一脸决绝:“老头子我一个人活在世上,早就累了,我本来以为能等到大赢被打败的那一天,可是——等不到了。你们走吧!”最后一句是用吼的,吼完便使出全身的力气推着板车往回跑。

    “阳叔,我们走!”见状,秦稳拉着阳保山便跑了起来。他们俩都有武功,很快便跃进了前面的树林子里。而身后,带队的一个百户不屑了看了赵大爷一眼,一杆长枪便将他叉倒在地。

    此时的阳一娴正在林子里焦急地走来走去。远远听到说话声,她赶紧和哥哥躲到一边的大树后,直到见到她爹和秦稳。

    “爹——”见到她爹,她激动地跑了过去。

    阳保山也揽住女儿,不过眼下不是说话的时候,他赶紧让女儿和女儿准备走。后面的士兵随时都会追上来,他们不能耽误了。

    如此,他们赶了一天的路,天黑时才到一个小镇上。阳保山担心三个孩子的身体,便提议住客栈。反正离边疆有一段距离了,应该没有追来才对。

    晚饭是在房间里吃的,大家都很累,吃完便准备回房去休息。倒是秦稳,提了一坛子酒,说是请阳一娴喝酒。

    “我不会喝呀。”阳一娴纳闷,怎么好端端地要喝酒了?

    秦稳没说话,给自己到了一碗酒,随后说道:“赵大爷估计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会死在天启士兵的手里。”说完一仰而尽。

    赵大爷的事情,阳一娴在路上就听说了。此刻听秦稳提起,她也感慨良多。不知道是被他感染的还是怎么,她也给自己倒了一碗酒,犹豫了一下才喝了一大口,火辣辣的感觉一直从喉咙蔓延到了肚子里,呛得她咳嗽了好几声。

    秦稳笑了,又倒了一杯:“来,再喝一杯!”

    “喝就喝,等会儿明天被爹发现了,可不能怪我。”阳一娴摇了摇晕呼呼的脑袋说道。

    就这样,一碗两碗下肚,阳一娴已经完全醉了。她趴在桌子上哼哼唧唧,嘴里念着不知名的曲子。

    秦稳瞧着她红扑扑的脸颊,问道:“你这唱得什么曲?”

    “《凉凉》呀,可火啦!呃,你不知道,你怎么会知道呢?”阳一娴小声地嘀咕道。

    秦稳一怔,他脸上完全没有喝醉的痕迹,他凑过去,继续问道:“阳一娴,知道秦稳是谁吗?”

    阳一娴闭着眼睛笑了笑,扬着声音说道:“当然知道啦!他未来可是要当大将军的!呃,不对,是很坏很坏的大将军……不对不对,阿稳不是。”

    秦稳已经完全怔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