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5章 相信

    更新时间:2018-07-01 09:53:49本章字数:3255字

    面前的少年,神情冷冽,他手中的匕首似乎一点一点地靠近自己。那士兵吓得发抖,颤抖着嘴唇半天说不出来话来。

    秦稳拿着匕首,猛然刺进了他的心口,一刀、两刀,而后用力拔了出来。

    地上的身体剧烈地颤抖了几下,随即便一动不动。余下的另一个士兵早就吓呆了。他没想到那少年看着年岁不大,出手却是这样决绝。

    他不由自主地爬着后退,一边哀求道:“饶命啊!我不想死!你别杀我!”他觉得眼睛里只能看到那把带着鲜血的匕首,还有死不瞑目的同伴。他发抖的手在地上摩挲着,用力地往后退。

    秦稳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见他吓得不轻,觉得这个教训也差不多了。哪知道那士兵狗急跳墙,竟然出口威胁道:“刚刚那小姑娘是你救走的对不对!我警告你,我们兄弟众多,你要是敢伤我了一丝一毫,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还有那个小姑娘!”

    提到阳一娴,秦稳的脸色骤然沉了下去。本来还想放他一条生路,没想到他竟然自寻死路!

    秦稳想也没想地将匕首飞了过去,正好插中了他的大腿。匕首插中的瞬间,他疼得嗷嗷大叫,一边恐惧地往后退着。鲜血沿着裤脚留了一地,他的脸色也越来越苍白。

    秦稳就这样,慢慢地走近他,看着他恐惧害怕,看着他一点一点地流血,看着他的脸色越来越白。最终他的行动越来越慢,渐渐地爬不动了,又低声哀求道:“求求你别杀我……”

    “迟了。”秦隐走近,毫无波澜地说了这两个字,然后从他大腿上抽出匕首,在他身上擦着血迹。

    血色的匕首又逐渐恢复了光亮,闪得让人恐惧。那士兵神色大变,猛地摇着头,语无伦次道:“我……求求你……别杀我……别杀我……”

    秦稳丝毫不为之所动,拿着匕首轻轻划破了他的脖子。瞬间鲜血汩汩流出,染红了他的衣服。他恐惧地睁大眼睛,不停地挣扎着,可是鲜血却越流越快。死亡的恐惧笼罩着他,他感觉到越来越冷,他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抬着手 想抓住前方,却被秦稳避开了。

    秦稳站直了身体,就这样面无表情地盯着他。

    “秦稳——”阳一娴走过来就见到这样一副场景。地上的士兵已经濒临死亡的边缘了,他的旁边流了大片大片的鲜血,整个人还在剧烈地颤抖着,似乎痛苦不已。而那个她认识的少年,就这样平静,不,是没有温度地看着。这样的场景,让她害怕又愤怒。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秦稳的心里闪过恐慌和紧张,随即又释然了。他回头看着阳一娴,手中紧紧握着刚刚杀人的匕首。

    阳一娴跑过来,指着他半天说不出话来。她扭头看了看地上的惨状,又赶紧别开了脑袋。平复了一会儿,她才抬头问道:“你就算真的要杀他,用得着这样的手段吗?你看看,你怎么变得这么冷血了?”她骨子里是个现代人,在她看来,杀人是万万不能的,就是真的迫不得已,也没必要使这样的手段折磨别人。

    冷血?

    这样的评价让他想起了昨晚的醉话。他自嘲地扬了扬手里的匕首,问道:“在你心里,其实我一直都是个冷血狠毒的人吧?”

    “你胡说什么呀?”阳一娴觉得莫名其妙。

    秦稳却一把拽住了她的胳膊,沉声说道:“阳一娴,我告诉你,这不是我第一次杀人!还记得在窑村吗?我去追的那个人就被我这样两刀捅死的。”

    他的神情认真而执拗。

    这样的秦稳让人害怕,阳一娴挣扎着后退了一步。她不明白怎么会变成这样,阿稳明明不是这样的。

    “害怕了?你应该有心理准备呀?毕竟在你的心里,我就是这样一个冷血又狠毒的人,对了,以后是不是还会当什么大将军?”秦稳继续问道。

    阳一娴却是彻底呆住了。他是怎么知道的?!

    秦稳松开她的手臂,别开脸,继续说道:“你喝醉了说的话不记得了吧?原来你不是真正的阳一娴,你也不是我们这里的人,而我在你面前,只是你看过的一个话本子里的人,他冷血狠毒,对不对?”

    他回头看着她,扬声问道。他的眼睛似乎红了。他不明白,明明她对他那么好!还是桃山村第一个对他好的人!他们一起生活了这么几年,怎么到最后,她还把他当成话本子里的人呢?

    阳一娴也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阳一娴,你从来没有相信过我。”秦稳沉着声音说道。

    前面很吵,等他们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了一队追兵。他们都骑着马,正戒备地将武器对准着他们俩。

    秦稳敛起情绪,不动声色地将阳一娴挡在身后。他垂着眉,不知道在想什么。

    为首的将士看了看地上的同伴,心里又害怕又生气。他们只是听骆将军的旨意出来抓回逃跑的阳猎户,本来以为是个简单的活计,没想到已经有同伴为此丢了性命。面前的少年有一股不输人的气势,让人望而生畏。再联想到地上的同伴,他们不由更加谨慎起来。

    “我跟你们走。”秦稳突然出声道。

    不只将士,阳一娴也怔住了,她拉着他问道:“阿稳,你要干什么?”现在军营里是什么情况他不知道吗?以骆将军为首的主帅根本就无心应战,也没将天启的百姓放在心里,这样的人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秦稳却是说道:“你不是说我能当大将军吗?”

    说完扭头看向那些士兵,扬声说道:“带我回去一样能向骆将军交差,可若是再伤害别的人,我就不会么好说话了。”他的语气平静,可却让人不敢置疑他的意思。

    为首的将士想了想,便应了。

    阳一娴没想到会这样,她拉着秦稳不让他走。她现在很慌乱,又觉得很生气,觉得阿稳是在胡闹。可是看到这样的阿稳,她又说不出重话来,她觉得他就像个小孩子在闹脾气,便软了声音说道:“阿稳,你听我说,对,我喝醉说的话都是真的,可是,我没有不相信你——”

    “一娴,既然都是真的,那你还担心呢?”秦稳松开她的手。他其实不是怪她,只是想到她说的,她的话本子里他最后成了权倾天下的大将军,如果那就是他该走的路,那么,他不应该逃避,他也不想让阳叔一家人都在逃亡之中。

    此时的阳一娴没有想到,这一别竟是数年。

    秦稳跟着那些士兵回了军营,她也找到了她爹和哥哥。阳保山听说秦稳的事后,着急不已。他已经知道骆将军让他回去是斗虎的,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一娴,你听话,带着哥哥去沧洲,我会带着阿稳来找你们。”阳保山知道此行危险,可他没办法放着秦稳不管,但是他也想让两个孩子好好地活着。

    阳一娴当然不肯,她现在满脑子都是秦稳一副受伤的表情质问她,从来没有相信过他。她想跟她爹一起折回去,理智上却又知道自己没有一技之长,根本就帮不上什么忙,便说道:“爹,我不想去沧洲,我和哥哥就在前面的镇子里等你们。”

    “行。”阳保山想了想便应道。

    而此时军营里,骆明看着面前的年轻少年,皱眉道:“是抓错人了吗?”他的语气里充满了不满。军营里无趣,他要是自己不找点乐子,早就腻死了。这让他怀念起京城的日子来,可惜啊,为了家族,他还得再忍忍。

    手下那些士兵还来不及解释,便听秦稳说道:“你要抓的不就是打虎的人吗?就是我。”

    骆明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似的,嗤道:“小子,这么不知天高地厚,两年前你才多大?不过你既然想试试,那我就成全你。”说着冲一旁的下属使了个眼神,下属会意。

    过了一会儿便将秦稳带到了一个空旷的场地上,前面有一个巨大的笼子,里面关着一头花斑虎。它似乎很久没吃东西了,见到活人,特别兴奋地扒着笼子,好像下一刻就要冲出来似的。

    这头老虎是骆明好不容易得来的,他无聊的时候也看过老虎和其它动物的厮杀,不过一直没见过人虎斗的。

    “骆将军,有热闹怎么不叫上我呢。”是吴胜。他旁边跟着一位瘦弱的中年男子,虽然长相普通,却是气宇不凡。

    走近了便向骆明介绍道:“这位是我姑父家的卢先生。”卢奇是宁侯府的幕僚,深得宁侯器重。此行前来,也是受了宁侯所托。

    卢奇向骆明作了一个揖。骆明知道他在宁侯府的地位,是以并没有托大,只是觉得很奇怪,这种时候他来干什么。

    不过很快场中的场景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因为将士已经将秦稳放进了笼子里。本来以为老虎必胜,没想到几个来回下来,秦稳竟然占了上风,不过也受了伤。老虎更是发怒了,扬起爪子便扑了过来。

    秦稳抹了抹嘴角的血迹,从小腿上取下了自己的匕首。他避开了老虎的攻击,一个翻身将匕首插进了老虎的背上。老虎仰天嚎了一声,更加猛烈地向他展开了进攻。

    秦稳不慎被老虎抓伤了手臂,衣服也被扯得稀烂,却丝毫没有动容,而是寻准机会,将匕首又插进了老虎的腹部。这次力气太大,老虎明显重伤倒在地上哀嚎,鲜血也瞬间染红了一大片。

    “该死,竟然杀了我的老虎!”骆明见状,突然站了起来,拿起一旁的弓箭就往秦争射去。

    一旁的卢奇看到秦稳被抓破衣服的后背时就惊住了,此时立即喝道:“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