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9章 下狱

    更新时间:2018-07-05 09:00:00本章字数:3111字

    魏茹上下打量着小七,挑眉一笑,道:“几年不见,你过得比我想象中的要好得多。不过呀——”说到这里一顿,她轻轻扭头看了看俯衙的大门,忽而笑道,“恐怕这好日子要到头了。听说关在里面的是一个面馆的老板,还即将是你的公公?”

    “我知道了!都是你做的对不对?!为什么?为什么你不肯放过我?我从来没有跟你争过什么!”想起奶娘的死,小七很是激动。

    魏茹却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似的,不屑地看着她,神情一肃:“跟我争?魏茵,你可别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你不过是个庶女,同你下贱的姨娘一样,不过是半个奴才!你拿什么跟我争!”

    一旁的阳一山见状,将小七护在自己身后。

    阳一娴也听明白了,面前这位华服姑娘应当就是魏侍郎的嫡女,也就是小七的死对头。她其实挺不理解这种亲姐妹变仇人的戏码。不过她也看出来了,她爹被关的事,恐怕就是魏茹使的手段。

    魏茹还在想怎么折腾小七,一旁的丫鬟得了什么消息赶紧向她低声禀报,一边说着一边看向小七前面的阳一山。听完丫鬟的话,她忍不住笑了,随即罢手让丫鬟退下,而后扭头对小七说道:“魏茵,听说你要嫁的人是个傻子?”

    “一山才不是傻子!”小七愤然反驳道。

    魏茹似乎很高兴,嗤笑道:“奴才就是奴才,看人的眼光都不一样。真该叫柳常兴来瞧瞧,如果知道你要嫁给一个傻子,或许会求着我纳了你呢。”

    “我没功夫跟你闲扯,你要怎么样才肯放了阳叔?”小七知道她的性子,锱铢必较。当年她在魏府后院处境艰难,魏茹的未婚夫柳常兴一时动了恻隐之心,对她好了一点,魏茹就处处针对她。后来柳常兴想退婚,她更是将这笔帐算到了她头上。

    魏茹怎么可能会这么轻易就算了,在她的人生里,得罪她的人,她绝对会让对方付出十倍,乃至百倍的代价。所以,她示意身后的丫鬟去请周文:“把周大人请来,既然这些人是同伙,理应抓起来。”

    “你也太草菅人命了吧?你说我们是同伙,我们就是!那还有没有王法了?你只是侍郎之女就如此目无王法,我就不信朝庭没人会管!”阳一娴终于忍不住了,这是什么人呀!她说话的时候故意扬高了声音,果然引来了路人的围观。

    见状,小七也高声说道:“大家评评理,京城里来的大小姐不把人命当回事,说抓人就抓人!天启到底还有没有王法了?!”

    魏茹可不怕她们这些小把戏。沧洲离京城甚远,朝中大臣也管不到这里。而沧洲的知府周文是她魏府幕僚张演的学生,她就不信谁敢把她怎么样。

    “你们省省力气吧,在这沧洲城里,我要你们死,没人敢让你们活着。”魏茹趾高气扬地说道。

    阳一娴与小七对视了一眼,彼此眼里都是焦急。

    虽然围观群众有人指指点点,可没人敢站出来说话的。京城里来的大贵人,他们可得罪不起。

    一旁的阳一山早就生气了,还是阳一娴让他不要冲动。他力气大,真要出手,那可不好收场了。

    周文来得很快,见到魏茹很是客气,显然是认识的。听到她的指示,他没有立即答应。作为读书人,他骨子里还是很清高的,是看不上魏茹这种大小姐的。

    “周大人不是朝庭命官吗?你这到底是天子的下臣还是魏大小姐的下属?她要草菅人命,你就为虎作伥?”阳一娴也不相信周文会这样听魏茹的话,故意说道。

    果然,周文听了她的话,一甩官袖道:“阳保山面馆吃死人的事情,我自会断案。魏大小姐的意见,本官自会斟酌,但是无凭无据就抓人,这个不太好吧?”

    魏茹没想到一个小小的知府就敢跟她作对,尤其这人还是他们魏府出来的。她简直被周文气笑了:“周大人穿上官袍就忘了头顶这乌纱帽是怎么来的吗?你是张演的学生,张演在本小姐面前况且都要三分客气,你倒好,竟然违背我的意思。”

    提到张演,周文有些犹豫,她说得没错,这些年他能平步青云确实靠的是老师张演。而张演不过是魏府的幕僚,说白了,他借的就是魏府的势。

    见他犹豫,魏茹才舒了口气,说道:“周大人可能没明白我的意思,我是说,案子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只是面前这些人肯定是有嫌疑的,如果能洗脱嫌疑自然就放出来了。”不过,这件事情她让人做得天衣无缝,可不相信还有什么证据能证明阳保山是无辜的。

    见魏茹这样说,周文立即命人将阳一娴等人收押。

    阳一娴没有办法,只能期盼邱林大夫能查清中毒来源帮她们洗清嫌疑了。这个时候她才明白平常百姓的无助,故意被人冤枉,连个申诉的地方都没有。

    “我是魏府小姐,你们谁敢关我!”小七突然喝道。她抬头看向魏茹,扬声说道:“不管怎么说,我都是魏府的小姐,我就不相信爹会让你把我关在这里?”她不想再退缩了,就算她处处避着她,躲着她又怎么样?到头来,奶娘还不是惨死了?阳叔他们还是受她连累了。对,既然避不开,那就迎上去吧!

    听说是魏府小姐,衙役果然不敢上前。

    魏茹一听,气急,她倒要让她看看她敢不敢!她一扬手,命衙役上前,说道:“关起来,不过是魏府里的庶女罢了。”

    “魏茹,你可想明白了,咱们爹爱面子,最怕别人说他妻妾不睦,还有啊,前些年我的嫡母魏夫人是怎么苛待我的,我进了牢里也得好好说道说道。什么大度的嫡母,还不是容不下妾室,残害妾室,又虐待庶女的女人!”这些话小七藏在心里好些年了,此刻不管不顾地说出来,反而觉得畅快。

    在场的人听了神色各异。

    魏茹见状,想让人去掌掴小七,却被匆匆赶来的妇人拦住了。她是魏茹的奶娘周妈妈。

    周妈妈向小七行了一礼,才说道:“七小姐是受了什么人蛊惑,竟然这般胡言乱语?咱们魏府七小姐失踪九年,刚刚大小姐没认出来也是正常的。七小姐失踪,夫人为此抄了不少经书,如今安然无恙,也该回府向嫡母请安了。”说着眼神示意丫鬟将小七带走。

    阳一娴一看就觉得这个周妈妈是个厉害的角色。她担心小七真跟她们走了反而危险,便出声说道:“那可不行!有道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小七不管是什么身份,她都已经跟我哥成亲了,可不能再回什么魏府了!”

    一旁的阳一山也附和道:“对,谁敢带小七走,我就要不客气了。”说着,他扭了扭拳头。

    周妈妈还不知道小七的情况,此时一听也觉得意外。倒是魏茹不屑:“无媒苟合,也能算成亲?”

    “你一个姑娘家说话怎么这么恶毒?我们寻常百姓娶亲也是三媒六聘的,不信你去俯衙里查查。”所幸婚期近了,各种流程也按程序完事了,还真不怕她们查。阳一娴觉得事情越来越麻烦,牵扯到大门户里的阴私,也不知道邱大夫能不能查清中毒的来源。

    见状,周妈妈低声和魏茹说了什么。魏茹虽然不满,却还是点头应了。而后她看向周文说道:“既然魏茵已经嫁进了阳家,自然不能算魏家人了,周大人还是秉公办理吧。”

    这是要将她们都关起来的意思了。

    小七也是一时冲动,本来想跟着她们回魏府,求求她爹。冷静下来一想,他爹根本就不管她死活,如果知道她做出有损他面子的事情,她只怕只有死路一条。

    是以,阳一娴等人都下了狱。牢里的阳保山见到他们,又气又急,厉声说道:“你们怎么也进来了?”

    “爹,这件事情说来话长,等会儿再说。先让我看看你有没有受伤。”阳一娴生怕他们对她爹动刑,还好还好,她爹没事。

    等弄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阳保山叹了口气,该来的总会来。

    牢房里光线昏暗潮湿,阳一娴心里盼着邱大夫早点来看他们,却没想到把周婶盼来了。她如今是知府的母亲,人称周老夫人,也没人拦她。

    见到阳保山等人,她才愧疚道:“没想到咱们会在这种地方见面,不过我已经跟文儿说了,早日查清案子就放你们出来。”

    周婶的这份情意,阳一娴领情,不过她那个儿子,她是不相信的,所以大家都没把她的话放在心上。

    而周婶却是下定决心要帮他们的,所以第一时间去了儿子的书房。听母亲提起阳家人,周文心烦意乱,道:“娘,这是公事,你就别管了。”

    “不管什么公事私事,反正娘是不相信阳猎户会毒死人。文儿,别说我不信,你也不信吧?”周婶说道。

    周文没说话,阳家人跟魏府的事情他是不想说的。

    “你都二十了,一直没成家。知道我为什么不着急帮你张罗吗?我啊,一直都中意阳家那丫头。说真的,一娴真的不错,文儿,你跟娘说说,愿不愿意娶娴丫头?”周婶忽然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