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9章 疑虑

    更新时间:2018-07-14 09:00:00本章字数:3098字

    秦稳没想到自己举手之劳救的竟然是伶柔郡主。

    “侯爷让您赶紧回府一趟。”和他说话的是卢奇。卢奇本就是宁侯的幕僚,只是四年前他前去边疆救了他,便一直在他身边辅佐他。

    秦稳自打回京后还没有去过宁侯府,他一直住在离阳一娴他们宅子不远的地方。此刻听了卢奇的话,问道:“不就是无意救了个人吗?”对方是谁,对他来说根本就没意义。

    卢奇正色道:“伶柔郡主可不是一般的贵女,她的父亲是当今的三王爷,虽然不是皇上的亲弟弟,可当年皇上登基,他立有从龙之功。况且,郡主学识、胆色均是一般人所不及的,此女——”

    “卢叔,无需多言。”秦稳打断他的话,似乎对他所说的毫无兴趣。

    卢奇替他着急,劝道:“远彦,你如今十八岁了,也是时候考虑一下成家的事情了。”放眼整个京城,还能有人比伶柔郡主更适合他的吗?可以很肯定地说,没有。

    “我已经有想娶的姑娘了。”想到阳一娴,他的神色柔和了些。对他来说,家世门第都不是问题,最重要的是,只要是她就行了。

    卢奇好奇地问道:“是哪家的姑娘?”

    “过些日子你就知道了。”秦稳不欲多说。

    卢奇却暗暗着急,娶一个妻子,不仅仅娶的是一个女人,还有她背后的家世背景。若这个女人不能带给他助力,那无疑是在拖累他。

    秦稳还不知道卢奇的想法,他倒是想通了一件事情。既然他姓宁,注定是要回侯府的,那么,他就不应该再逃避下去了。

    宁侯人到中年还没有一子半女,却突然听说自己当年遗失的那个孩子找到了,他简直不敢相信。直到卢奇传回的一次又一次的消息,他才知道他这个儿子有多么让他自豪。好不容易将他盼回京了,他却不肯回侯府,这让他又恼又怒。

    “侯爷,当年那个孩子丢的时候才四岁,十几年过去了,谁知道他什么样?现在随便找个人回来就说是宁家子孙,岂不是太草率了?”侯夫人杨氏不满道。作为侯府的女主人,这些年她也不好过,除了秦氏那个女人生了个儿子,这些年府里一直无所出。是,她之前是担心庶子会抢了她未来儿子的东西,可她也不知道除了秦氏,竟然没有一个女人能为侯爷生下孩子,包括她自己。所以,无奈之下她从同族里抱养了一个孩子。虽然那孩子一直养在她的院子里,可还是没有上宁家的族谱。因为侯爷一直觉得自己会有亲生儿子。

    “行了,远彦是不是我宁家的孩子,我早就弄清楚了。”宁侯不满地说道。他知道她的心思,可是有什么办法,哪个人不想把自己的爵位交到亲生儿子手里?

    听管家禀报说公子回来了,他激动坏了,赶紧往前厅走去。见到儿子,他高兴道:“彦儿,可算把你盼回来了!来,咱们父子今天好好地喝一杯!”说着,拍了拍他的肩膀。

    侯夫人杨氏听说公子回来了,气得将手里的碗都砸了。站在她面前的小孩子关心地问道:“娘,你怎么了?”

    杨氏低头看着他,这是她三年前收养的儿子,从宁家族里抱过来的,今年八岁。她本来都认命了,好好养大这个孩子,宁家的一切由他继承,而她还是宁家的主母。可是现在,宁远彦回来了,她和宁安成算什么?

    她按着小家伙的肩膀,厉声说道:“听见没有?宁远彦回来了!他要抢走你的一切,包括爵位!”

    小家伙已经八岁了,他明白她说的意思,小小的脸上已经露出了愤怒之色。

    秦稳依着礼数该去拜见他名义上的母亲,但是,他并不想勉强自己。听闻侯夫人杨氏已经领养了一个儿子,见到他怕是只有愤怒吧。

    倒是有个人他想见一见,就是他的生母秦婉,听说是杨氏身边的一个大丫鬟。生下他后就病了,一直呆在院子里养病。

    宁侯听说他要见生母,犹豫了一下才说道:“好吧。”

    秦婉自从儿子失踪后便独自一个人住到了偏僻的院子里。她性子安静,也不喜人多,连伺候的人也遣走了,所以,秦稳踏进院子,只觉得空前的宁静。

    她正在给花浇水,见到秦稳,不确定地问道:“你是远彦?”儿子还活着的事情她早就知道了,只是没想到今日能见到他。

    秦婉看起来还很年轻,虽然生了个儿子,可儿子四岁就失踪了,所以侯夫人杨氏并没有针对她。这些年她过得很满足平静。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觉得他的母亲见到他并没有多高兴,反而更多的是意外。这让他不解,或许是不喜欢他这个儿子吧。

    “没想到十几年过去了,我还能见到你。对了,这些年你过得好吗?”秦婉问道。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她看向秦稳的神色充满了内疚的神色。

    秦稳沉声回道:“我四岁被里正家收养,他们见到衣服上绣着‘秦’字,便给我取名秦稳,后来——其实也没什么,都过去了。”过去的日子有苦有甜,但不管怎么样,那都过去了。

    秦婉听了,低头擦了擦眼睛,而后笑道:“那就好那就好。我喜静,你要是得空了,就去给夫人请请安,不用常上我这里来。”

    听了她的话,秦稳仔细地打量了一下她的神色,竟然发现她并不是推辞的意思,应该说的都是她的真实想法。他觉得疑虑重重,一个母亲见到自己失踪十几年的儿子,没有激动,只有意外,而且还让他不要来看她?怎么想都觉得不正常。

    他敛下情绪,沉声应道:“好。”从他孤苦一人生活开始,到与阳家人生活在一起,说实话,他对亲情已经不再期盼了。当然,阳家人是例外。

    回到正厅的路上遇到了一个小男孩,他拿着弹弓弹了过来。秦稳踢了块小石子过去,便将对方的珠子撞开了。

    “你站住——”小男孩喝道。

    秦稳回头,神情冷冽地看着他,一言不发。小家伙似乎被他吓到了,不由后退了几步,可是想到母亲的话,他又扬着脑袋说道:“你就是宁远彦?”

    “正是。”秦稳回道。

    宁安成举起弹弓对准他,大声说道:“你快离开我家!我们不喜欢你!”从他来到宁侯府开始,他的母亲就一直告诫他,侯府里一切都是他的,将来他就是侯府的主人。可现在,突然冒出来一个人抢他的主人之位,他有可能还会被赶出去。

    已经很多年没有人敢欺负他了。秦稳不怒反笑,道:“杨氏没让你上学吗?你不喜欢我不要紧,因为,我也不喜欢你。至于离开,这里是我家,我是宁侯的亲生儿子。”说完便转身走了。

    小男孩拿着弓箭突然哭了起来。

    只是被教坏的孩子,秦稳决定有时候好好教训一下他。

    晚上的家宴,杨氏带着宁安成坐在边上,见到秦稳,她说道:“听说你去看了秦婉?你在外面长大,不懂大门户里的规矩,要知道,一个姨娘算半个奴才,而嫡母才是你真正的母亲。若是让别人知道你不拜见嫡母,却去看一个奴才,恐怕会让人笑话的。”她的语气虽然平静,可话里话外的意思分明是在指责秦稳不守规矩。

    “行了,少说两句,远彦也是刚回来。”宁侯低声呵斥道。

    杨氏拿起的筷子又放下了,她生气道:“侯爷觉得我说错了吗?侯爷,你有儿子,亲生儿子,你高兴,我明白。可是这种不敬嫡母的行为,难道不应该指责吗?”

    “你这种态度,你让他怎么尊敬你?”宁侯反驳道。

    杨氏还想再说,却听秦稳沉声说道:“过些日子我会搬出去,皇上答应赐我一座将军府。”这是他主动提出的,他想过了,若是他和一娴成了亲,他可以不理会杨氏,可一娴不行。他不愿意让一娴受一点委屈。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搬出去。

    宁侯和杨氏都很意外。

    “远彦,你这又是何必,刚回来就要搬出去?”宁侯想劝他留下来。

    杨氏却很高兴,如果他真的搬出去,那侯府就是宁安成的了。只可惜她高兴得太早了,因为宁侯的下一句话是:“我明早就上折子请立世子,远彦,等你成了宁侯世子,你不住在侯府里像什么话?”

    世子?那她的宁安成呢?杨氏不同意:“侯爷,你可真糊涂!这人还不知道是不是你的儿子,你就要把爵位传给他?”

    “此事我心意已决,夫人无需多言。”宁侯摆手说道。

    杨氏气得一拍桌子,指着宁侯半天说不出话来,最后拉着宁安成走了。

    秦稳回院子时见卢奇正在院子里赏月,他走过去问道:“卢叔好兴致,对了,过些日子我会搬出去,你之前一直跟着我爹,如今回了侯府,你依然可以跟着我爹。”

    “卢某四年前就决定跟着公子了,还请公子容我继续跟着你。”卢奇瘦弱的脸上满是坚定。

    秦稳想了想,便应了。

    宁侯说的请立世子,第二天早朝上果然提了。不过临时又多提了一项,竟然是为秦稳求娶伶柔郡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