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2章 谣言

    更新时间:2018-07-17 09:00:00本章字数:3039字

    宗盛的双眼直直地盯着一旁的阳一娴,突然想起什么来,转身让手下都滚出去,才回头一副了然于心的模样,说道:“宁将军放心,本皇子嘴巴严,绝对不会说出去的!”

    阳一娴已经放下了筷子,不解地看着秦稳。秦稳示意她不用管。

    “难怪宁将军会拒绝伶柔呢。”宗盛恍然大悟道。

    秦稳没有反驳他,反而说道:“七皇子这人也教训了,热闹也看了,是不是该走了?”

    “行,那本皇子就不打扰二位了。”他说这话时笑得贼兮兮的,还冲阳一娴挤了挤眼。

    见他见走了,阳一娴才问道:“他刚刚那是什么意思——”一低头发现自己今天穿的是男装,她才猛然反应了过来,“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

    “哪样?”秦稳一脸求知地看着她。

    阳一娴赶紧低头看着碗里的烤鸭。

    两人从酒楼出来,阳一娴偷偷看了秦稳一眼,见他似乎没受宗盛的影响,不由问道:“他刚刚怀疑咱俩那个什么,你怎么都不解释一下,万一让大家都误会了,那多不好!”想想啊,赫赫有名的宁大将军,原来是个断袖!

    “不用解释,反正你知道我不是。”秦稳不以为意地说道。

    听了他的话,阳一娴别开脑袋,这人现在说话,三句有两句话让她不知道怎么接。

    秦稳将阳一娴送回府,才转身回了侯府。他的将军府还在修缮,过些日子就能搬过去了。回了书房,他将阳一娴写的话本子拿出来,自己拿起来一字一字地抄了起来。

    阳一娴第二天果然收到了誊写好的话本子,她翻开一看,发现字迹有些熟悉,而后不可思议地看向秦稳:“你、你抄的?”

    秦稳还得进一趟宫,也没时间跟她多说,只轻轻扬了扬嘴角。

    等他骑马走后,她才低头看了看手里的话本子,想了一会儿还是收了起来。

    “一娴,你新写的话本子呢?”小七喊道。书斋里的生意太好了,可是有些特别的客户天天要看新的,人家给的银子多,所以一直没断过。

    阳一娴握紧手中的话本子,回道:“今天没有,过两天再说。”

    “你刚刚不是还说宁将军送来了嘛。”小七不解地问道,随即见她手里拿着的话本子,笑道,“行了,我知道了,这是不是宁将军亲手给你誊的?舍不得拿出来了是吧?不过也对,想想宁将军亲笔,都能当我们这里的镇斋之宝了!”

    阳一娴听了她的话,脸一热,轻轻推开她,说道:“你快去前面帮我哥的忙吧!”谁知小七才过去了一会儿就喊她,说有人找她。

    书斋有两层楼,二楼设有单间。阳一娴提着裙子上了楼,一眼便看见了两个身着统一服装的丫鬟。她暗暗猜测了一下,应该是哪家的夫人或者小姐。

    只是,没想到竟然是伶柔郡主。她长得很漂亮,一张小脸上带着恰到好处的浅笑,温声说道:“你就是阳姑娘?听说这间书斋是你开的,挺不错的。”

    阳一娴应道:“郡主谬赞了。”

    伶柔郡主从来没有想过,宁将军拒绝她竟然是为了面前这个小姑娘。若不是她派人暗中打听,只怕现在还不知道。面前这位姑娘长得还行,可是家世背景不足一提,这样的姑娘怎么会被宁远彦看中?而她呢,她的名声、家世、样貌,哪一样不是最好的?却被这样一个姑娘比了下去!

    伶柔轻声说道:“你坐吧,咱们聊聊,听说你认识宁将军?”

    阳一娴暗道不好,原来她是为了秦稳来的。说到底,她怎么觉得有点心虚呢,毕竟小说里秦稳娶的夫人正是伶柔郡主。她点了点头,回道:“认识,小时候一个村的。”

    “是吗?有道是英雄不问出处,况且他真正的身份是出自宁侯府。”伶柔说道。

    阳一娴轻轻笑了笑,没说话。哪知道伶柔郡主的下一句竟是:“我挺喜欢你的,以后常来找我玩。对了,下个月我要在府里举办一个赏花会,到时侯你一定要来呀。”

    不是吧郡主大人,她怎么一点都没看出来她喜欢她!阳一娴委婉地拒绝道:“那真是不好意思了,我爹不太喜欢我出门。”

    伶柔郡主却是笑道:“没事,我给你下帖子,到时候我派护卫去接你。”说完根本就不给她说话的机会,又问起她最擅长什么。

    阳一娴摇摇头。

    “没事,到时候就当来认识一下新朋友好了。”伶柔温柔地笑道。

    等伶柔走后,阳一娴才满脸郁闷地下了楼。她问一边忙着的小七:“如果伶柔郡主邀请我去参加赏花会,我不去会不会不好?”

    小七一怔,惊道:“郡主?你说刚刚来找你的人是郡主?!”她虽然生在侍郎府,可从小没出过府门,所以根本没见过伶柔郡主。

    阳一娴点点头。

    “去!怎么不去!到时候你把秦稳带着,亮瞎她们的眼睛!”小七最是明白贵女间的赏花会了,无非就是弄个琴棋书画的比赛,宣扬一下谁家贵女有才的名声。当然,倒霉一点的人,就是去衬托别人的绿叶。

    阳一娴没当回事,打趣道:“别,我得低调,省得被人嫉妒。”

    眼见离赏花会的时间越来越近了。不曾想京城突然传遍了一件事情:听说七皇子宗盛喝醉酒,竟然说出了宁将军是个断袖的事情。本来有人不相信的,可是听说了他拒婚伶柔郡主的事后,大家都深信不疑。谣言传播的速度惊人,很快整个京城都传遍了。等阳一娴听说这事时,第一反应就懵了。因为她知道宗盛嘴里的那个断袖对象,正是她自己。

    宁侯也听说了这事,他那个气呀!谁在他面前说他儿子断袖的,他都辩驳了一番,可越是这样,越是没有人相信他。他回到侯府,正好碰到秦稳,厉声训道:“你可真是将我侯府的脸丢尽了!”说完又觉得不对劲,“不是,你上回不是还说想娶那个乡下丫头吗?怎么会好端端地传出这种谣言来?”

    “你同意我娶她了?”秦稳平静地问道。

    宁侯总算明白过来了,他猛地一拍桌子,吼道:“不同意!为了娶这个女人,你竟然不顾自己的名声!不顾侯府的名声!”

    没错,他就是故意让宗盛误会的,这传言也有他的推波助澜。名声什么的,他不在乎,最重要的是,他能顺利和一娴成亲。

    “就算反对,我也会娶她。”秦稳再一次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见宁侯的神色越发难堪,他提醒道,“不要想着去伤害她,否则,我不确定我能做出什么事情来。”说这话时,他的神情冷冽,身上似乎还冒着寒气,让人不寒而栗。

    宁侯确实被惊到了,他知道儿子说的不是玩笑话,他真的什么都做得出来。他气得哆嗦着半天没说出话来。

    第二天早朝上,三王爷见到宁侯,故意挤兑道:“侯爷节哀,大家都同情你,虽然只有一个儿子,还不是嫡出的,没想到竟然是这种情况——”哼,立下再大的功劳又怎么样,一个断袖,给他女儿提鞋都不配!

    “我儿子才不是断袖!他是——”说到这里一顿,想起儿子昨天的神情,他终是将话咽了下去。罢了罢了,说得对,他只有这一个儿子,要是真跟他闹翻了,他能得到什么?

    早朝开始,皇上坐上了龙椅,扫了一眼下面的朝臣,问道:“听说京里传了些不实的谣言?”

    圣心难测,皇上一开口竟然是帮秦稳澄清的意思。

    立即有大臣附和道:“皇上明察秋毫,谣言确实当不得真。”

    秦稳今日告了假,没上朝。此时正在一座偏僻的小茶楼里,对面是大皇子宗铭。对宗铭来说,他主动约自己,这让他很意外。可见面了,他却一句话都没话,当真是来喝茶的。他不解,问道:“宁将军今日是什么意思?”

    秦稳放下杯子,轻轻挑了挑眉,道:“眼下朝中最闲的人就是大皇子了,我不约你约谁。”

    宗铭听了他的话笑了起来。朝中谁人不知大皇子天生体弱多病,连最小的七皇子都在朝中领了差事,只有他,根本就没有多少朝臣认识他的。

    “宁将军是想明白了,同意站我了?”宗铭知道他喜欢直接,索性直问道。

    秦稳冲他举了举杯,说道:“那要看大皇子的诚意了,我最近想成亲,越快越好。”他说这话时一脸认真,倒让人分不清真假了。

    宗铭神色一变,说道:“亲成?”随即又释然了,点头道,“行,没问题。”在他眼里,只有那个位置是最重要的,而他呢,英雄难过美人关,他竟然心心念念的都是儿女情长。

    很快就到了赏花会的日子。阳一娴还想装病呢,只是她低估了伶柔郡主的执着,竟然一早就派了马车和护卫来接她,甚至连太医都带上了,说是怕她不舒服。

    伶柔郡主这种做派,更是让阳一娴不解。她想了一会儿,还是让人给秦稳送了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