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4章 落空

    更新时间:2018-07-19 09:00:00本章字数:3116字

    前面就是丫鬟要带她去的地方了,她要不要去看看呢?阳一娴想了想,决定去看看,一边捏紧了手中的帕子,这帕子她出门前泡过迷香水的。只是才走了几步,便被人拉到了一旁的假山后。她大惊,扬起手里的帕子袭了过去,却被避开了,只听见一道熟悉的声音:“是我。”

    阿稳!

    她抬头一看,松了口气,问道:“你怎么来了?”

    “你糊涂!正所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明明知道有危险还跑去干什么?”秦稳的脸色不太好。

    阳一娴收起帕子,笑道:“我还不是好奇嘛。对了,你不会是翻墙来的吧?”如果是走正门来的,这会儿应该在正厅才对。

    秦稳的脸色缓和了下来,答非所问:“知道前面房间里的人是谁吗?”

    果然没猜错!这种坏人名声的把戏果然是屡用不止。阳一娴想了想,问道:“该不会是三王爷吧?不对,是七皇子宗盛!”如果是伶柔郡主做的局,她怎么可能会坏自己父王的名声。那就只有刚刚赶来的七皇子了。

    秦稳握住她的手,沉声说道:“以后离她远一点。”敢动他的人,他会让她付出代价的!

    “我也不想理她啊,可是人家是郡主,非要我来,我又什么办法?怪谁呀,还不是你,她要不是看上你了,怎么会针对我?”阳一娴小声嘀咕道。别人都传秦稳是断袖,可伶柔郡主定是不相信的,看样子,怕是已经知道了她和阿稳的关系。

    秦稳听了,轻轻一笑,将她揽进怀里,低声问道:“吃醋了?”他似乎很高兴,脸上的神色一片柔和。

    阳一娴轻轻推开他:“快松开,等会儿肯定会有人来的。”要是不带着人来当场抓个正着,还怎么坏她的名声?

    果然不出所料,过一会儿前面就有人来寻阳一娴了。带头的竟然是魏茹,身后还有小七,小七着急地说道:“魏茹,你胡说八道什么,一娴她才不是你说的那种人呢!”

    “是不是去看看就知道了!”魏茹得意地说道。刚刚派去打听的人告诉她,阳一娴竟然去勾引七皇子!哈,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

    等魏茹带人齐聚在房门前时,众人都没有去推门。魏茹一心想要暴露阳一娴的丑事,见大家都不肯推门,她二话不说就推开了门,没见到预料的场景,她走进去喊了一声。哪知道突然出现一个人影一把抱住了她。

    “美人儿——”

    是七皇子宗盛。他似乎喝醉了,红着脸喊道。

    门外众人见状,面色各异。小七总算松了口气,她还真担心一娴上了他们的当。

    “放开——”魏茹用力推开七皇子,挥了挥身上的酒气,一回头见大家都看着她。她只觉得脑袋里一片空白,不明白怎么会是这样!像是想到了什么,她尖声说道:“是阳一娴害我!”

    匆匆赶来的柳夫人见状,命身后的张妈妈将她拉出来,然后抬手就甩了一巴掌!真是将她柳国公府的名声丢尽了!

    “柳二夫人这话好奇怪,我怎么害你了?”在众人的注目下,阳一娴崴着脚走了过来。她冲小七点了点头,继续说道,“郡主让丫鬟带我来换衣服,结果我扭了脚,那丫鬟不知道怎么晕了过去,我就在那边凉亭里坐了会儿,见这边热闹,才过来瞧瞧的。”

    她个子娇小,说话温柔,神色坦荡,倒不是像是撒谎的模样。

    “不是你还有谁!故意放消息引我过来,不就是为了害我吗!”魏茹已经彻底失了理智!柳夫人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打她,这让她有何脸面!

    阳一娴倒有些同情她了,原来伶柔郡主找了魏茹这个替罪羔羊。她往前走了几步,平静地说道:“你这话我不明白,我只是一介平民,无权无势,也没银子,哪有本事找人帮忙?喔,对了,那带路的丫鬟就是准备带我来这儿换衣服的。”说到这里,她后怕地拍了拍胸口,“看来崴脚也是因祸得福,不然刚刚进去的就是我了。”

    话落,一旁的柳夫人也算明白了,她这个蠢儿媳是做了别人的棋子罢了。她冲身后的张妈妈说道:“还不快带二夫人回府。”

    “娘,你可要替我作主啊!真的是她害我!”魏茹也知道此番回府没有好下场,一把抓着柳夫人的袖子说道。

    柳夫人活了半辈子,什么龌龊事情没见过。她已然明白了当中的蹊跷,正犹豫该如何处理此事,便听到伶柔郡主来了。顿时,心里做了决定,道:“既然是被人陷害,那自当说个明白。”说完,看向阳一娴,厉声问道,“阳姑娘,你既然伤了脚,为何不在房中休息,而是在凉亭?莫非一早就知道有诈?”

    她这话是说这事情是她安排的?阳一娴挑了挑眉,这个柳夫人倒会见风使舵,知道她身份低微,便想势强凌弱。她抬头看着她,不卑不亢道:“说一早知道也不算,就是觉得带路的丫鬟有些奇怪,你们也知道,我出身低,没见过大世面,不过呀,以前听说书先生说过,大户人家的后院可得小心,所以我就留了个心眼。事实证明,说书先生说得不错。柳夫人,依我看,害二夫人的人怕是想害我吧?”

    “你一介民女,谁会害你!况且,和七皇子扯上关系,那真是你的造化了!”柳夫人还没见过这么无视她的小辈。

    阳一娴冷笑道:“可惜现在有造化的人是二夫人呀!只是,二夫人是你国公府的人了,这可真不好办了,毕竟刚刚大家都看见了的。”

    话落,柳夫人的脸已经完全沉了下来。无知小辈,当真以为她国公府是好得罪的!

    “发生何事了?”伶柔郡主迈着步子走来,一脸疑惑。

    阳一娴看向罪魁祸首,轻轻一笑,说道:“郡主来得正好,刚刚柳二夫人跑进屋被七皇子——现在她说有人害她呢。我身份低,明着是说我害她,谁知道她心里想的是不是郡主呀?”

    “阳一娴,你胡说什么!”魏茹大声吼道。

    伶柔郡主也皱了皱眉。

    阳一娴可不管魏茹,扬声说道:“还是那句话,我无权无势,王府我也是第一次来,怎么说也没本事安排醉酒的七皇子歇在这里,又让丫鬟带路来这里,还让大家所有人都聚在这里吧?”

    伶柔郡主暗暗紧了紧手,温声说道:“说得对。”说完,看向魏茹,柔声说道,“这当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没有误会,郡主,你不要被这个小姑娘骗了!依我看,她正是利用这些巧合陷害阿茹!来人啊,把她给我抓起来!”柳夫人发放道。她乃国公夫人,今日就是要拿这个小民女顶事又怎么样?谁敢拦她?

    果然,没有人敢说话。几名粗使婆子得了伶柔郡主的默许后,向阳一娴围了过去。

    阳一娴觉得生气啊,就算她能避开这些阴谋诡计,能自证清白,可还是抵不过别人的权势。

    “大皇子驾到——宁将军到——”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大家都愣住了。

    大皇子多少年没有出宫了?在座的夫人和贵女也没有几人见过他的?听说他身体赢弱,常居寝宫。没想到竟然会来三王府?还有宁大将军,那可是近来朝中新贵,听说深得皇上信任。

    宗铭抬步走来,温声说道:“众位请起,无需多礼,我也是听说伶柔这里有花会,所来来看看。”说完,轻声咳了起来。身后的小厮赶紧搀扶着他。

    他平复了一下,挥退小厮,笑道:“只可惜身子不好,对了,你们这是干什么?”

    伶柔走出来将事情解释了一下,随后看向柳夫人,说道:“大皇子,都是伶柔的错,是伶柔安排不周,才出了这等事情。”

    “与郡主何干,分明是这民女狡诈!大皇子,臣妇逾越了,但,今日欺到我柳国公府头上,我定不轻饶!”柳夫人沉声说道。如今只有一口咬定是阳一娴所为,才能卖伶柔郡主一个人情,还能为那蠢妇留点面子。

    阳一娴看着一脸慷慨的柳夫人,笑道:“柳夫人可真是明察秋毫,那不如唤那带路的丫鬟上来问问,看看是受了谁的指使。”

    “如此也好,没想到我第一次出宫就遇上这些事情。”宗铭说着,又咳嗽了几声。

    一旁的秦稳终于说话了:“大皇子可还好?”

    “无妨。”宗铭说着摆了摆手。

    众人都看向秦稳,传言中的宁大将军,果然气质不同凡响。只是站在那里便让人生出了畏惧之意,也不知道在战场上沾了多少血。

    见状,小七拉了拉阳一娴的袖子,暗自窃喜。哼,有了秦稳,看看谁还敢欺负一娴!

    那带路的丫鬟很快就带了上来。她暗自看了伶柔郡主一眼,又看向阳一娴,才瑟瑟发抖道:“奴婢什么都不知道!”

    “这丫鬟是府里的家生子吗?”宗铭温声问道,问完也不待伶柔回答,直接说道,“先将她的家人关起来,对了,审讯这种事情你应该最擅长,不如交给你?”说完看向秦稳。

    “好。”秦稳沉声应道。

    传言宁大将军狠戾,在战场上杀人如麻。那丫鬟一听就吓坏了,看了一眼伶柔,似乎做了什么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