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5章 治病

    更新时间:2018-07-20 09:00:00本章字数:3064字

    伶柔郡主心头一紧,正准备说什么,便听那丫鬟说道:“是柳二夫人!是二夫人她收买了奴婢!”

    闻言,伶柔郡主松了口气。倒是魏茹厉声喊道:“你胡说八道!”

    “郡主,奴婢对不起你!”丫鬟跪爬到伶柔郡主跟前,拉着她的裙摆哭道。

    伶柔叹了口气:“你怎么这么糊涂?”

    “你们都害我!”魏茹已经崩溃了,她推开拦住她的婆子,龇牙目裂地看着大家。

    “还不快将她带回去!”柳夫人冲着张妈妈咬牙训道。然后看向宗铭,歉意道,“家门不幸,未料竟娶了这么个妇人进门!还望大皇子见谅!臣妇这就带她回府!”说完看了一眼阳一娴,那目光一片冰凉。

    事情已经处理完了,伶柔似乎这才从震惊中缓过来,上前拉着阳一娴的手,柔声说道:“还好真相大白了,刚刚真是委屈你了。”

    “没事。”阳一娴压下心中的不喜,暗暗收回了手。看她此刻笑意嫣然,实际上却是个心思歹毒的,真是让人觉得可怕。

    宗铭又咳嗽起来,自嘲道:“看来这花会是看不成了,我就先回宫了。”说完,被小厮搀扶着离去了。秦稳也跟着离开了。

    伶柔疑惑,总觉得大皇子和宁将军来得太巧合了些。可是——她看向阳一娴,想着刚刚那个伟岸的身影,心里顿时有了计较。她与宁将军相见不过两次,虽然欣赏他,却也并没有到非嫁不可的地步,可是,让她不甘心的是,他竟然当众拒婚伤她颜面!她伶柔自诩不比任何女子差,竟比不上这乡下丫头吗!

    “郡主,我有点不舒服,就先回去了。”阳一娴说道。

    伶柔回过神,还想拉着她说几句,却被小七打断了:“郡主,一娴刚刚肯定吓坏了,我们还是先回去了。”

    伶柔不好强人所难,便点了点头,唤来护卫送行。

    “郡主,不用麻烦了——”

    “今日之事让你受了委屈,是我的疏忽,你千万别跟我客气。”

    盛情难却,阳一娴还是点了点头。

    离了王府,阳一娴缓了口气,随小七一起上了马车。一路上两人都没说什么话,好不容易到阳家了,两人一起下了马车。

    阳一山已经侯在门口了,赶紧迎了上来,说道:“你们总算回来啦!”见马车和护卫都离去了,他才低声说道,“妹妹,阿稳来了!”

    阳一娴一怔,这才抬步往屋里走去。今天的事情还多亏了阿稳,只是没想到他与大皇子走得这么近。也对,小说里最后登上皇位的就是大皇子啊。

    秦稳正背手站在院子里,身形颀长,侧脸看上去轮廓分明,颇有些肃杀之气。

    “今天的事情谢谢你啊。”阳一娴走近了说道。

    他回头看了过来,冲她招了招手。阳一娴又走近了几步,突然被他一把搂住了,听他低声说道:“要怎么谢我,嗯?”

    “你快松开,等会儿被我哥他们看见了!”她觉得尴尬,推了他几下,却没推开。

    秦稳却笑了,还是放开了她,温声说道:“我跟大皇子站在一起,你好像不意外?”

    阳一娴这才将小说里的剧情讲给他听,末了,继续说道:“不过,好多事情已经跟小说里不一样了,比如说你的身份,还有我爹和哥哥他们的经历,所以也不知道未来的结局到底是怎么样了。”

    “皇上是什么时候驾崩的?”秦稳蹙眉问道。

    阳一娴想了想:“好像是你当了大将军后的第三年,三皇子逼宫,被生擒,对了,还有五皇子,据说是皇上最宠爱的娴妃所出,不过,最后发现他并非亲生子,贬为了庶人。”

    “混淆皇室血脉,只是贬为庶人?”秦稳不解,随即笑道,“或许是这个作者胡诌的?”

    阳一娴知道他素来不相信事情会按小说里的剧情走,便嘀咕道:“像我们那儿写小说,经常会写番外,说不定有隐藏剧情呢。”说完一怔,她抬头看向秦稳,扬高了声音说道,“对啊!阿稳,你说会不会有什么隐藏的剧情?”

    秦稳伸手轻轻弹了弹她的额头,笑道:“行了,别琢磨了,无论如何,我都会护你周全的。”

    “对了,阿稳,大皇子的身体很不好吗?要不要请邱林大夫给他看看?”邱林大夫这些年醉心医术,妙手回春,估计比太医院那些太医靠谱。

    见她一颗心完全不在自己身上,秦稳不满:“你这么关心别人?”

    阳一娴抬头看着他,轻轻一笑,说道:“我这也是关心你啊,你要是站队大皇子,当然希望他身体健康,顺利登上皇位呀。”

    见他脸色果然缓和了下来,她暗笑,阿稳跟小时候一样好哄。

    提起邱林大夫,秦稳第二日便带着他进了宫。大皇子体弱多病,都是小时候落下的病根,虽说无碍性命,可药不离身,终究影响寿数。

    宗铭见到其貌不扬、年纪轻轻的邱林,笑道:“你这是哪里寻来的奇人?”能得他另眼相看,必不是一般人。

    秦稳不置可否。

    邱林大夫放下手里的药箱,上前为宗铭探了探脉,而后又检查了一下他的双目、口舌,才起身说道:“大皇子这些年日日离不得药,可,是药三分毒,身体里已然残留了药毒。我先开一副药方,每日药浴,连续一个月,再开两副食膳方子来调理身体,大概一年左右可痊愈。”

    痊愈?宗铭不敢置信,饶是他性格沉稳,此刻也激动了起来。这些年看了无数的太医,从没人敢说他能痊愈的!若是能有一副健康的身体,对他来说是如虎添翼。况且,谁不想长命百岁,若真的争到了那个位置,却只能坐上数年,他如何甘心!

    秦稳带着邱林离开大皇子寝宫时,竟遇上了三皇子宗康。他身量高,面色温和,似乎知晓他们的来意,笑道:“宁将军回京时日不长,可能还不知晓京中情况,不如择个时日喝杯酒?”

    “多谢三皇子美意,不过,我还有事。”秦稳说完,轻轻一笑,带着邱林离开了。

    宗康紧紧地攥着拳头,猛地一甩袖子,阴测测地说道:“宁远彦,我还当你是个聪明人,没想到你这么不识好歹,站个病秧子算什么!咱们走着瞧!”他的母妃乃是良贵妃,如今后位空缺,母妃也算是后宫之主,而大皇子呢?皇后嫡出又如何?一个死了的皇后,能成他的助力吗!

    秦稳面色无常地往宫外走去,跟在后面的邱林却皱眉道:“我虽不懂朝中之事,可也知道,自古争储之路艰险重重,如今时局未明,你贸然站队大皇子,只怕会惹不少麻烦。”况且皇上正值中年,身体健康,若是知道手握重兵的将军已经卷入了争储之中,只怕会惹他生恶。

    “邱大夫所言极是,此事我自有计较。”秦稳平静地说道。

    果然第二日早朝后,皇上特意留下了秦稳,问他大皇子治病一事。秦稳将邱林所言一一道出,才说道:“大皇子吉人自有天相。”

    “哼,朕还道你不谙人情,没想到你倒会雪中送炭!可是爱卿,你知道作一个握有兵权的将士,最忌讳的是什么吗?”皇上阴着脸问道。看得出来,他是真的生气了。

    秦稳垂首:“臣不知,但是臣知道食君之禄,担君之忧。大皇子乃皇上亲子,他的身体也是皇上忧心所在。况,三皇子、五皇子,乃至七皇子,都已在朝中显露才干,唯有大皇子,终日不离寝宫。听说做父亲的都会偏爱弱小的孩子,臣猜皇上也是如此吧。”没错,三皇子势大,五皇子身后娘家乃温太傅一族,虽说当年受了些委屈,可如今在朝中也是无人敢欺,就连七皇子都在朝中领了差事,而大皇子却远不及他们。皇上正值盛年,平衡皇子间的权势才是他愿意看到的。

    不知道秦稳的哪句话说动了皇上,他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突然笑了起来:“如此说来,你倒是替朕分忧了?”

    “臣不敢居功。”秦稳平静地说道。

    皇上盯着他,摆了摆手:“行了,起来吧,都说父子连心——”说到这里,他一顿,移开视线,接着说道,“可朕的几个皇子却不明白,朕不愿意看到他们争个你死我活,可想想,为了坐上这个位置,谁的手上没沾过血。行了,你退下吧。”

    秦稳觉得皇上今日说话颇为异样,想来是为几个儿子忧心。他起身离了宫。走到宫门前,见到他爹宁侯正侯在那里。

    “皇上找你说什么了?是不是关于大皇子的事情?远彦,不是我说你,几个皇子都不是善茬,你掺合进去没什么好处的!”宁侯也是听了些传言,着急不已。他这些年保守中庸之道,虽碌碌无为,却也没有得罪什么人。

    秦稳知道他关心自己,解释道:“没事,你不担心。”

    “什么叫没事!我跟你说,你——唉!”见他不为所动的模样,宁侯狠狠地叹了口气,想了想觉得还是得劝几句,便听到府里的小厮喊道:

    “侯爷,小公子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