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4章 无耻

    更新时间:2018-07-29 09:00:00本章字数:3087字

    “皇上,伶柔知错了,请皇上责罚。”伶柔跪下说道。

    皇上扫了她一眼,又看了看她身边的宗盛,问道:“你二人如何一起来的?”

    宗盛立即将自己如何救了伶柔的事情一讲,末了说道:“父皇,伶柔与儿臣才是真正的缘分,儿子想娶她为妻,求父皇成全!”

    话落,皇上的脸色沉了下去。当真是他的好皇子,一个两个,竟被同一个女人迷得团团转!他看了看伶柔,突然问道:“你可愿意嫁给七皇子?”

    伶柔看了宗盛一眼,漠视他眼中热切的期盼,扭头冲皇上说道:“伶柔不愿意。”语气坚定,丝毫没有犹豫之意。

    皇上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挥手道:“都退下吧。”

    “皇上——”伶柔还想再说,却见他面色不虞,便止住了话。她失落地站起身来,行了一礼,才转身走了。

    一旁的宗盛别提多失望了。父皇答应宗铭赐婚,却不肯答应他的。他跟着伶柔一起出宫,路上,伶柔回头,严肃地说道:“七皇子,我心意已决,还请你不要再耽误时间了,我们真的不合适。”所幸皇上没答应赐婚,不然,她岂不是要再一次抗旨?

    宗盛当然生气!要不是他救了她,她只怕已经被卖到哪个山沟里去了!好哇,当真是过河拆桥!

    伶柔从来未将他放在眼里过,此刻说完也不觉得有任何不妥,转身便走了。她心里一直记着逃婚这事,怎么想都觉得不对劲!到底是谁在害她?

    宗盛强压下心中的怒意,追上来说道:“不如我送伶柔郡主回府吧?”他就不相信,他宗盛娶不到她!

    伶柔郡主没然不同意,连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待她走后,宗盛气得猛地一甩袖子,咬牙道:“伶柔——”

    大皇子自退了婚事后便一直在寝宫内养身体,听说近些日子旧疾又犯了,好在邱神医妙手回春,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阳一娴这些日子也忙,邱大夫庄子上的药草都到收获的季节了,她想去看看,偏生秦稳不准她去。说来好笑,自上次去庄子上受了伤,秦稳便派了一名叫小双的丫鬟跟着她,小双虽奇貌不扬,可胜在会拳脚。最重要的是,她完全是听秦稳的安排行事,比如现在,他不准自己去邱大夫的庄子上,小双便拦着她不准去。

    “既然这样,你回将军府吧,我不需要你。”阳一娴恼了,她还有没有自由了?

    小双为难地说道:“不行,将军说了,你要赶我回去,就把我发卖出去。”

    阳一娴知道罪魁祸首是秦稳,所以下午见到他的时候,强烈地表达了不满。没想到他却笑了,温声说道:“你要是想去,我陪你一起去。”

    “现在不是去哪里的问题,是你这样限制我的自由,我不开心。”说到底,他们俩还没什么亲密的关系呢,他怎么事事都替自己决定?

    似乎明白她的意思,秦稳眼神一黯:“我也是担心你的安危。你如果实在不喜欢小双,那我就让她回去。”

    阳一娴一喜,她还真不喜欢有人伺候,不过想到小双说的话,她不确定地问道:“那你不会将她发卖出去吧?” 

    本以为是否定的回答,没想到,他却直接说道:“会,既然你不需要了,自然就没必要留下来了。”

    “算了算了。”这么直白地威胁她,她也是服气了。

    第二日,秦稳便随着她一起去邱大夫的庄子上。秦稳骑马,出了城,他便将阳一娴拉上了马,让她坐在自己前面,而后带着她一路策马。

    阳一娴觉得自己被马颠得快散架了,一张脸都白了。见状,秦稳赶紧让马儿慢了下来,一边着急地问道:“一娴,你没事吧?”

    阳一娴摇了摇头,她觉得她可能晕马。她靠在他的胸口,皱眉说道:“我还是坐马车好了。”秦稳立即点头,抱着她跳下了马,然后将她送到了马车上。

    “你不骑马了?”她一抬头,见秦稳也跟着进了马车,坐了下来,丝毫没有要下车的意思,不由问道。

    秦稳将她的头轻轻按在自己的胸口,揽着她说道:“我陪你,你先睡一觉,等到了我叫你。”

    阳一娴点了点头,便闭上了眼睛。

    而此时京城里,伶柔随着三王爷一起进宫谢罪,半路遇到了三皇子宗康,见到伶柔,宗康一脸同情地说道:“真是替伶柔郡主可惜,如此佳人,却被恶人害得如此境地。”

    伶柔怎么会听不出他的话中话,问道:“你知道是谁害我?”要是让她知道谁害她,她一定不会放过那人!

    宗康却是笑道:“按大皇子说的,他只见过你一次,可以我对他的了解,他根本不是一个为了感情就如此冲动的人。还有,听说大皇子和宁将军走得很近?”说完,竟然笑了起来。

    “你是什么意思?你是想说大皇子和宁将军害我吗?我只是无权势的公主,根本就没有挡他们的路,他又怎么会害我呢?”伶柔郡主不相信。自小生活在宫里,从小到大她就学会了一种生存技能,那就是撒谎。本能地,她也不相信别人所说的所有的话都是真的。

    见她不信,宗康嗤笑道:“宁将军拒婚,大皇子退婚,还有你突然失踪,你不觉得这些都很可疑吗?”

    伶柔郡主一怔,三皇子说得也不无道理。她突然想到了秦稳,莫不是为了阳一娴而设的局吧?随即又觉得不可能,他肯定是做不了这种事情的人。

    京中关于她逃婚的事情传得沸沸扬扬,几日过去了,没想到又有了新的传闻。听说前些日子她逃婚,遇人不淑,竟被卖给了牙贩子,后来辗转落到京外,被七皇子宗盛所救。传言越演越烈,最后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了她被人贩子带走,又被宗盛所救的事情。

    卖给牙贩子,对于她们这种贵女,那是名声尽失的事情。不少贵女在背后编排她,言语尽是难听。伶柔闻言,气得将杯子摔了!此时正收到七皇子的邀约,说请她一聚。她厌恶地挥手,根本就想见,不过突然想到了什么,改口道:“等会儿,我这就去。”

    宗盛独坐在雅座里,心里想的却是刚刚遇到三皇子时听到的笑话,说是他宫里奶娘的儿子看中了一位千金小姐,本来那千金看不上奶娘的儿子,可最近不知道怎么又同意了,听奶娘说,两人竟是已私定了终身。说者无意,听说有心,宗康竟觉得心情都激动了起来。

    伶柔郡主来的时候,他已经喝了一壶酒了。见到心心念念的女子,他顿时双眼一亮,心里似乎也下了什么决定。他给伶柔倒了杯酒,说道:“来,郡主,我敬你一杯。“

    伶柔根本就不想同他喝酒,她找他是有事情的,不过想到等会儿需要他帮忙,便忍着厌恶喝了两口,而后放下杯子才说道:“七皇子想必也听说传言了吧?”说着,审视地看着他,没错,她对他有怀疑。

    “郡主不会以为是我干的吧?我可没!郡主,姑娘家的名声多重要,我是知道的,我怎么会做这种伤害郡主的事情呢?”他一边情真意切地说着,一边又给伶柔倒了一杯酒。

    伶柔想起这些日子的烦闷,接过酒杯又喝了一口,才说道:“我听说了一个秘密——”

    七皇子盯着她绯红的脸,心不在焉地问道:“喔?什么秘密?”说着,故意靠近了些。这一靠不得了,他竟然闻到了她身上特有的香气,伴随着微微酒气,他感觉自己快要熏晕了。

    伶柔便将秦稳和阳一娴的事情说了,末了攥着桌上的酒杯说道:“堂堂的宁大将军,竟然看上一个乡下丫头,你说,这是不是京城第一笑话!”如果三皇子所言不差,那害她的人定然是秦稳了。不管是他与否,她都不想要阳一娴好过。

    宗盛听了她的话便怔了一下,只是美人在前,他也不想管什么宁将军的事了。

    见宗盛没说话,她刚想继续说,却觉得脑袋越来越晕,甚至连眼睛都睁不开了。伶柔用力地摇着头,下一刻便倒在了桌上。

    宗盛心里犹豫,她可是堂堂郡主啊!这要是被三王爷知道了,还不得打断他的腿!可是——他凑过去看了看伶柔的脸,皮肤吹弹可破,脸上带着嫣红,越看越想咬一口。管不了那么多了!他可是堂堂的皇子,谅三王爷也做不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宗盛下定了决心,起身将伶柔抱到屏风后面的床上,然后把自己的衣服脱了……

    伶柔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头疼欲裂,浑身的骨头像散架了似的,哪儿都疼。她吃力地睁开眼睛,竟然才发现在一旁穿衣服的宗盛,顿时瞪大了眼睛,猛地撑坐起来,被子滑了下去,露出她满身青痕的肌肤。

    “无耻——”她一把拉过被子,尖声说道。

    宗盛一脸餍足,见到美人发怒,漫不经心地说道:“你情我愿,我怎么无耻了?”这种事情说不清的,难不成伶柔还会到处嚷嚷自己睡了她?想通了这一点,他是越发不怕了。

    “你竟然设计我?!”伶柔一脸狰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