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7章 亲事

    更新时间:2018-07-31 10:00:00本章字数:3048字

    阳一娴也没想到,秦稳竟然如此高调地向她爹阳保山求亲,以至整个京城都知道了。还说什么,他双目失明后受她照顾,非她不娶。当然,因着之前的传言,说他好男风,也有看热闹的,说他不过是娶个无权无势的姑娘挡幌子罢了。最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宁侯竟然同意了。等这件事情传到宫里去时,两家的亲事已经定了下来。皇上顿时将桌上的奏章挥到了地上,粗声说道:“他身份高贵,怎可娶一个身份如此粗鄙的女子为妻!”

    一旁的宦官跪下去捡奏章,小心翼翼地附和道:“皇上息怒,宁侯既然同意了这门亲事必然有他的道理。”

    “他懂什么!”皇上吼道。

    虽说伴君如伴虎,可他侍奉皇上多年,除了当年娴妃去世时皇上发过脾气,自是从未如此动怒。多言必失的道理他是懂的,所以此刻他紧缩自己的身体,以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皇上发了怒,便让他滚下去。

    而听到这消息的还有伶柔郡主。她也是怒不可遏,自当日被那宗盛占了便宜,她便整日呆在三王府里不肯出门。她爹是天启朝唯一的异性王,谅那个废物也不敢找上门来。怎知今早便收到宗盛那个无耻之徒送来的锦盒,竟是半块带血的帕子。这会儿又听到秦稳求娶阳一娴的事情,更是让她恼怒。这些日子,她查来查去,当日被设计逃婚一事就查到了秦稳的头上,也不知道是何人在暗中帮助她,总之,她与秦稳和阳一娴此仇不共戴天!

    “好,既然你们不仁,那就别怪我不义了!”伶柔纂紧帕子说道。良久,她才回头对身后的丫鬟说道:“去告诉宗盛,让他来三王府求亲,动静越大越好。”

    一个瞎了眼丢了兵权的世子算什么,她日后会是皇子妃,见到她,还不是得向她行礼!

    没想到京中喜事接二连三,秦稳的亲事订了,伶柔郡主与七皇子宗盛的婚事也订了下来。宗盛抬着数不清的箱子去下聘,叫人好不羡慕,不少人围着数箱子的数量,直喊七皇子出手阔绰。

    而三王爷并不想答应这门亲事,只是女儿坚持,他才无奈地应了。就之前与大皇子赐婚一事,女儿恐难嫁到好人家,罢了罢了,七皇子虽顽劣,可与皇位无缘,或许也不算坏事。

    听到伶柔的婚事,阳一娴诧异,她对伶柔的感觉很复杂,小说里伶柔是秦稳的妻子。可现在,因为她的出现,伶柔与阿稳无缘。她抬头见邱大夫正在为秦稳施针,不由出神地想,难道是因为她的出现,所以,所有人的命运都没有按照小说里的轨迹走吗?

    “是不是感觉到疼了?”邱大夫惊喜地问道。

    秦稳点了点头。邱大夫在他双眼周围施针后,他竟隐隐感到疼痛。自他失明后,眼周围也没有任何感觉了。

    邱大夫有条不紊地收回银针,欣喜道:“看来施针比较有效,这样,我以后每日给你施一次针,看看能不能痊愈。”

    听到阿稳的双眼有救了,阳一娴顿时回过神来,激动地问道:“邱大夫,你刚刚说的是真的吗?”

    邱林笑着点点头。

    这时,庄子上的婆子来禀告,说有位姓李的姑娘来了。

    “肯定是李盈!”阳一娴一听,立即猜测道。她与李盈颇为相见恨晚,两人关系越发亲近了。

    倒是一旁的邱林闻言,几不可微地皱了皱眉。那姑娘的性子似乎太开放了些?上次竟然寻到他跟前问他,能不能娶她为妻。他活了二十多年,眼睛能看到的只有病人和药方子,倒是没想过娶妻一事。这事他当然没有对任何人讲,毕竟事关姑娘家的清誉。

    李盈还是一身男装,将整头的青丝都束了起来。见到阳一娴,她高兴地揽着她的肩膀,笑道:“恭喜你啊,听说你要成亲了?什么时候?”

    “具体日子还没定呢。”阳一娴笑着回答。

    李盈像是才发现一旁的邱大夫似的,见他惶惶张张地收拾银针,她径直坐到一旁的桌子前,猛地一拍桌子,脆声道:“神医这是在躲我吗?”

    “李姑娘何出此言?”邱林将银针放进药箱里,反问道。

    李盈却是笑了,语气嘲弄:“还以为你跟那些迂腐书生不一样,没想到也不过如此。我不就是问你愿不愿意娶我,你竟避我如蛇蝎。不愿意就不愿意了,何必扭扭捏捏。”

    话落,阳一娴一脸震惊。李盈的性子与一般贵女不同,可没想到如此胆大,她是真的佩服她。况且,邱大夫为人真的不错,两人倒不失为一桩美事。

    邱林却被她的一番话涨红了脸,半天说不出话来。他本来是碍着她的声誉,闭口不提这事,倒不想她全然不顾这些世俗的眼光。

    李盈看了他一眼,便拉着阳一娴到一边讲话,全然不理会邱林。倒让邱林无所适从,只好提着药箱走了。

    见他走了,李盈才扭头去看他,撇了撇嘴道:“真是个呆子。”

    “你不会真的喜欢上邱大夫了吧?”阳一娴问道。

    李盈大大方方地承认道:“你也知道我年纪大了嘛,本来是想着他还不错,勉强也配得上我,结果接触了几次,发现这人挺有意思的。所以我就毛遂自荐问他愿不愿意娶我,哪知道自此他就开始躲着我!一娴,你说,我有那么差吗?我也就力气大了点儿,会点武功,不爱穿裙子,再说了,这些也不算缺点吧?”

    阳一娴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一边摆手:“不算不算,在我看来都是优点。”

    “还是你最得我心,你要是个男的,我肯定嫁给你!”李盈上前搂着她的肩膀说道。

    而在屋里的秦稳走到门边正好听到了这句话,顿时脸色就沉了下来,下一刻便开口道:“一娴,我眼睛疼。”

    “没事吧?要不要我去喊邱大夫?”阳一娴闻言变色,立即跑过去问道。身后的李盈翻了个白眼,也太小肚饥肠了吧?亏了她爹还说他如何如何天纵奇才,真想让他爹看看,他口中的天纵奇才竟然是个爱装可怜的小心肠!

    阳一娴扶着秦稳坐下,担忧地看了看他的眼睛,见他再无不适,还是不放心:“反正邱大夫在庄子上,还是请他来看看放心。”

    “不用了,可能是刚刚施针起了作用。”秦稳握着她的手说道。

    阳一娴似乎这才反应过来,她不高兴地说道:“你刚刚是不是装的?你不喜欢李盈吗?”

    “我当然不喜欢,除了你,我不会喜欢旁人。”秦稳认真地说道。

    阳一娴抚额,此喜欢非彼喜欢,他还真是的。不过,她抬手摸了摸他的眼睛,低声问道:“你的眼睛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看见呀?”

    而李盈在院子里瞎晃悠,见到前面正在摆弄药草的邱林,她哼了一声便起身走了。邱林见状,心里颇不是滋味,都说女人心海底针,明明上次还说要他娶她,今日竟然横眉冷对,也不知是哪个筋不对?

    “啊——”李盈突然叫出声。

    邱林赶紧跑了过去,见她的手被食人草咬了个口子,立即拔了旁边的药草撮了下敷上去,一边说道:“这个是食人草,不能碰的。”

    李盈盯着他关切的神情,面色恢复如常,呆子,这么一点点小伤口怎么伤到她,竟然上当了?见伤口止住血了,邱林松开她的手,叮嘱道:“我那里有一瓶药,等会儿拿给你,涂两天就好了。”

    “不用了。”温不经心地说完,转身便要走。

    这让邱林更摸不着头脑了。她这是讨厌自己?

    李盈难得来一次,阳一娴邀她住两天,当然是为了给她和邱林创造时机,且将她的厢房安排在离邱林房间不远处。她也没拒绝。

    邱林想着她的伤口,还是把药送了过来,哪知道她并不接,反问道:“你对每一个病人都这么关心?”说完便转身进屋了。

    邱林一愣,并非如此。

    秦稳连续施了许多天的银针,倒也不见好转。阳一娴怕他难过,除了睡觉,几乎是时时陪着他。而李盈在庄子上住了几天便回京了。

    “阳叔说给我们算了个日子,下个月初八宜嫁娶。”当然,阳保山找人算了好几个黄道吉日,下个月初八是最近的一天。

    饶是已经做好和他成亲的准备了,见婚期定得这么近,还是诧异:“这么着急?”

    自是着急,毕竟想了许多年的。秦稳在心里腹诽。他指了指自己的眼睛:“邱大夫说心情好的话,或许眼睛好得快。现在能让我心情愉快的,大概只有与你成亲一事了。”

    听着他的语气里似乎有些失落。也是,他从高高在上的大将军,变成了双目失明的秦稳,心情自然是不好的。阳一娴顿时握紧了他的手,点头道:“那就下个月初八吧。”

    “好”秦稳沉声说道。

    婚期定了下来,嫁娶所做准备他一一交给了将军府的管家去办。那座府邸是当初回京,皇上所赠。哪知道第二日便接到皇上收回府邸的圣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