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8章 嫁衣

    更新时间:2018-08-01 09:00:00本章字数:3120字

    突如其来的圣旨让人诧异,谁能想到当日深受皇上器重的宁大将军竟然被收回府邸。所谓的圣心难测不外如是。

    秦稳倒没料到这茬,既然不能在将军府娶亲,那么只能回侯府了。宁侯健在,他若执意单独出府,恐怕对一娴的名声不好。他不解,皇上此举的意图到底是什么?

    午时,许久未见的卢奇来看他。想当年他爹宁侯得到消息,派卢奇前去边疆寻他,并辅佐他当上大将军。他是一直记在心里的。所以见了卢奇,他让阳一娴去泡一壶茶招待他。

    “神医说将军的双眼何时能治好?”卢奇关切地问道。

    秦稳坐在桌边,温声说道:“一切都要看天意了,若此生真的不能重见天明,也是命了。”一定能治好这话他不想外传,而卢先生虽对他帮助众多,却也是受了他爹委派,所以,他并不想告诉他。

    “不是说邱神医医术高明吗?为何连区区蛇毒也治不好?”卢奇激动地说道。

    阳一娴正好端着茶壶进来,见到他的神情不免疑惑,看来此人真的很关心阿稳。她给两人各倒了一杯茶,又担心茶太烫会烫到阿稳,特意提醒了一句。一旁的卢奇看了她一眼,皱眉道:“此女子乃是将军要娶的阳姑娘?”

    “我已不是什么将军了,先生不必如此称呼我。”秦稳见她对一娴目露不满,冷了声音说道。

    卢奇自知失态,立即笑道:“我只是好奇未来的世子夫人,对了,世子准备何时回京?听侯爷说,皇上近来念叨了你几次。”

    见他改口称自己世子,秦稳挑了挑眉,道:“成亲之时自然就回去了。”下个月初八成婚,本来是想在将军府举行,如今看来,只能回侯府了。是应该提前回京做些准备了。

    卢奇临走的时候,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有些话不吐不快,还望世子见谅!世子身份尊贵,娶妻自当门当户对,若是能对自己将来有助力更为妥当,只是阳姑娘她——”

    他的话还未说完,便被秦稳打断了:“先生不必多言。”

    见他不听劝,卢奇只得叹了口气走了。

    看着他瘦弱的身形消失在视线里,秦稳眼里不由闪过一抹深思。他总觉得卢先生怪怪的,从前没有留意,其实他一直强调自己“身份尊贵”“为将来做打算”之类的。他如今已经不是位高权重的大将军了,只是一个侯俯世子,京城里世家双手都数不过来,区区一个世子,当真算不得什么身份尊贵。

    因为要准备成亲事宜,秦稳和阳一娴也不便在庄子上久呆。选了个天气不错的日子,两人坐着马车回了京,同行的还有邱林。

    回了京不像庄子上那样毫无顾忌,两人不能时时在一起,也没办法每天都见面。阳一娴下马车的时候,秦稳拉着她的手不肯放,叹气道:“还有半个月。”再过半个月就是他们的婚期了,等成了亲就可以日日在一起了。

    阳一娴倒是更关心他的眼睛,她叮嘱他一定要听邱大夫的话,每日都得施针,有什么情况一定要派人告诉她。

    “好,你进去吧。”秦稳松开她的手,温声说道。

    阳一娴这才转身走了。

    好多天没有回家了,小七见到她,直接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她,直呼道:“一娴,我想死你了!”一娴不仅是她的小姑子,更是她的知心好姐妹!

    阳一娴也想她,问道:“你怎么瘦了呀?”

    “别提了,我还不是太想念你做的菜了!”说到吃的,小七立即松开了她,低声问道,“晚上给我做肉夹膜,我馋死了!”

    阳一娴笑着应了。

    她不在的这些日子里,书斋的生意还过得去,不过吵着要新话本子的客户不少。小七请了些人写,倒也勉强能应付。只是,她最近遇到点麻烦事,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告诉一娴,省得她操心。

    阳一娴确实忙,首先嫁妆就够阳保山头疼的了。他们只是普通人家,也没什么家底。要拿出像样的嫁妆来是不可能了,可女儿是嫁进侯俯,若是没有相应的嫁妆,怕是会被人看不起。好在秦稳做事妥当,暗自派人送了五万两银票过来,让他们尽量准备着。本来阳保山是万万不肯要男方出嫁妆的,可是为了女儿,他还是收下了。再说嫁衣,一般的贵女都是自己亲手缝制,可阳一娴不会女工,当然没法自己做了,况且时间紧急,自己做也来不及,便请了城中最好的绣娘去制。

    哪知道十日过去了,本来说好的嫁衣却迟迟没有送来。就连阳一娴身边的丫鬟小双都觉得不对劲,说道:“不是说那家绣纺最是守时了吗?莫不是遇上什么问题了?”

    她的猜测没错,绣纺的老板亲自上门道歉,说是制出来的嫁衣被贵人看中了,看能不能在她们绣纺里选一件成品。

    “什么贵人?”小双生气地问道。她们家小姐是要嫁进侯俯的,是未来的世子夫人,什么人敢抢世子夫人的嫁衣?

    绣纺老板一脸为难,犹豫了一下才小声说道:“是伶柔郡主。”她本来是想守着她做生意的原则的,可怎奈伶柔郡主不依不饶,若是她不肯将阳姑娘的嫁衣让出来,那她的绣纺明天就得关门了。她自是两边都不想得罪,可若非要得罪一方的话,那只能是阳姑娘了。

    阳一娴知道伶柔看她不顺眼,只是连嫁衣都要明目张胆地抢,确实过分了点。她看向绣纺老板,问道:“若我不肯让呢?”

    绣纺老板一脸诧异,她本以为说出伶柔郡主,阳姑娘会碍于她的身份退一步,此刻见她一脸冷意,再想起她即将是世子夫人,赶紧求绕道:“阳姑娘息怒!要不我连夜赶制,一定在成亲前制出一套全新的嫁衣?”

    阿稳双眼没有复明,她的心思从来就不在亲事上,更无关嫁衣。既然伶柔郡主要了,那给她就是了。她摆了摆手,示意小双送客。 等小七知道了这事,气极了,说道:“一娴,你怎么就答应了!不行,我们得去抢回来!”

    “你别急,她怎么说都是郡主,况且要嫁的是七皇子,以后就是皇子妃,我还是忍忍好了,省得给阿稳惹麻烦。”她的性子并不是怕事之人。只是阿稳双目失明,又失了兵权,若是再竖一些仇敌,对他怕是不利。

    小七这才不情不愿地点点头。

    而此时伶柔郡主正对着嫁衣发呆,她突然恼怒地拿起剪刀,三下两下将嫁衣剪成了碎片。而后用力丢了剪刀,愤恨道:“阳一娴,你不喜欢抢吗?我就让你偿偿被人抢的滋味!”

    歇了一会儿,她突然说道:“叫宗盛去醉风楼,我有事和他商量。”

    宗盛这些日子想见伶柔见不到,突然听说约他,赶紧去了醉见楼。等见到她,便听她开门见山地说道:“我想把婚期定在下个月初八。”

    宗盛一愣,脱口而出:“跟宁将军同一天成亲?”

    听了他的话,伶柔鄙夷道:“他已经不是什么将军了,不过是个瞎子罢了。怎么,你不想抢抢他的风头吗?”

    宗盛饶有兴趣地盯着伶柔,觉得她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不再是那种轻言细语,满身贵女气质的京城明珠了,反倒另有一番滋味。他伸手想摸一下她的脸,却被她避开了,听她呵斥道:“你干什么!”

    宗盛收回手,沉下了脸:“我看想出风头的人是你吧?行,我可以什么都依你,不过嘛——”说完上下打量着她,凑近说道,“你得陪陪我——”

    “你当真无耻!”伶柔鄙夷道。

    宗盛见状,一甩袖子道:“伶柔,你可别忘了,咱俩成了亲,我可以天天睡你,喔,你还得盼着我天天睡你,不然,没有本皇子的恩宠,你在我府里有什么地位?”

    伶柔觉得她真想掐死面前这人!她平复了好一会儿,才走到屏风后去脱衣服。宗盛见她妥协了,可等不及她自己脱,从背后抱住她,胡乱地扯着她的衣服,一边上下其手地摸着她,嘴里还污言秽语地说着什么。

    伶柔强忍着恶性,直到他完事趴在自己身上,她才用力推开他,下床一边穿衣服,一边说道:“婚期的事情你去向皇上提。”她的声音里还带着媚意,让宗盛心痒痒的,想着尽早成亲了也好,以后任她摆弄,更是同意了。

    伶柔出了雅间,看了一眼低头的丫鬟,突然扇了她一巴掌,训道:“贱人!”那丫鬟莫名其妙被打骂,不敢说话,低着头一言不发。最近郡主的脾气说来就来,有时候不分清红皂白就打她。

    而阳一娴发愁的嫁衣竟然解决了。也不知道秦稳是如何得知的,竟然派人送了一件月光锦帛做的嫁衣,传言,此衣料冬暖夏凉,做成衣服,一般人穿着它通体舒服,而身体虚弱的人穿了,还能调养身体,可以说是价值连城。

    “这么贵重?”阳一娴听了,皱了皱眉。

    小七帮她将嫁衣折了起来,一边说道:“这是人家阿稳的一片心意!他对你啊,那可比真金还真呢!”

    阳一娴听了,笑而不语。

    第二日一早,便听说伶柔郡主和七皇子的婚事也定在了下个月初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