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穿越

    更新时间:2018-06-10 21:03:38本章字数:1707字

    本书是穿越古言,有宠有虐,前几章为铺垫写的较为细致,情节进展较慢,心急可从第十章开始,需要时再翻看前面的铺垫。

    *****

    顾小月又在睡梦中被胃痛折磨醒。

    她翕动双眸,却被强光晃的只能睁开须臾、再不受控制地闭上;双眼开开合合间,她脑海里勾勒出一顶大红色蚊帐的画面。

    似乎鼻翼里也是檀木的幽香。

    不自觉地抬手抚在胃部,疼痛却丝毫没得到缓解,顾小月不禁皱眉痛苦地轻哼一声。

    昨天,因为胃痛,上午第二节课就和地理老师请了假,回家吃过药就睡着了,这一觉竟睡了一整天?

    剧烈的疼痛再次让顾小月倒吸口凉气,她可以百分之一万地肯定这绝不是胃。

    “靠,谁tm趁我睡着捅我一刀?!”顾小月心里嘀咕,眼睛却依旧无法抗拒明亮的光线。

    深呼吸后,顾小月闭着眼,紧蹙蛾眉仔细感受到底是哪儿疼。

    好像是哪儿哪儿都疼!

    轻轻抬下腿,瞬间又落下。“嘶——”,顾小月听到自己因疼痛而发出的声音。

    心头一紧,顾小月诈尸般突然张大眼睛,浑身上下都冒出一层冷汗。她试探着再抬下腿,瞬间就紧闭上双眼。

    虽然既没吃过猪肉也没见过猪跑,可起码听别人描述过猪跑!顾小月紧皱着眉头,非常确定一定以及肯定,是那个私密地方传来的疼痛,撕裂般疼痛。

    尽管顾小月一向是学校里让老师头疼的角色,但是她总能恰到好处地把握“警告”和“劝退”之间的距离,深知哪些事该做哪些事不该做。这些事,是不该发生的!

    两大滴晶莹的泪滴瞬间从眼角滑落,随着水漾的大眼睛轻翕,羽扇般的睫毛挂上水珠,倒映出大红枕头上戏水的鸳鸯。

    此时,她心中混沌一团,不觉将红唇咬到发白,双手紧紧攥住床单。

    哪个乌龟王八蛋敢惹我三十八中一姐?!破我,活tm腻了!

    顾小月再次睁开眼,大眼睛里晕开的全是恨意,声音寒凉:“血债血偿!”

    这话声音虽然不大,但是任谁听到都不寒而栗,会觉得此时就算她立刻拿刀砍人都不为过。

    “吱呀”一声传来,顾小月浑身一颤,紧绷的身子才算放松下来。

    紧接传来轻快地脚步声,还有惊讶的说话声,声音里还带些玩味地嘲讽:“呀!傻……小主人流泪了!”

    顾小月本来是攥紧拳头、准备起身迎战。听到这声音时却一怔,偏头看过去,迎着光线却只能看到一个纤细的影子过来。

    这人开口喊的话?小主人?还……傻?

    女孩子尖利的声音过后,与之相符的纤细身形也飘到她眼前。

    “呀,小主人醒了、醒了!”

    还没看清来人的模样,这人就高喊着“醒了”跑开了,只听门桄榔一声响,一阵暖风夹着花香,直扑顾小月的面来。

    顾小月怔住,自己家可是三十六层,这是哪儿啊?顾小月忽然警觉起来,猛地想起悲伤之前眼里的画面,不由地支起身子打量周围。“啊!”剧烈的疼痛让她瞬间又重重地落在床上,发出“砰”地一声闷响,额头也渗出细细汗珠。

    都什么年代了,床上竟然都没有软乎乎的席梦思?

    吃痛地哼叫声在小屋里回荡,这下好了,后背猛地砸在床板上,现在真是哪儿哪儿都疼!

    低声哼了一会儿,顾小月发现一个规律:若是一动不动,疼痛就会减轻;于是,顾小月瞪大眼睛,把自己想像成树懒,缓缓地转头,打量自己此时的境地。

    床尾靠墙处有一只枣红色实木小方桌,两侧各有一把同材质的椅子,小方桌正中还摆一个黄铜色烛台,被擦的光亮可鉴;再望过去就是一个白色拱门,鹅黄色的纱帘松松地捆在两侧;视线斜穿过拱门,白亮的窗子被阳光照的刺眼,隐约能看到窗下的红木榻撵,上面还铺着大红锦被,被子上金色的鲤鱼栩栩如生。

    她困惑地目光还没走到更远,木门又被撞得当啷作响。这次鱼贯进入四五个人影,都像赶着去食堂抢座一样急不可耐。

    人影呼啦一下都围在床前,顾小月不敢乱动,双眼只能看到穿着各种颜色裤子的腿,像一排栅栏挡在眼前。

    “小姐,你总算醒了!可是饿了?”一个身穿紫衫、配柳叶色比甲的女孩俯下身,一双眼角微翘的丹凤眼,正关心地望着顾小月,同时一只手弯起些弧度,另一只手用两个手指比作筷子做吃饭的动作。

    完蛋了!顾小月给自己判了死刑:眼前的情形不是穿越,就是给弄到精神病院陪一群疯子玩cosplay。

    从唯一蹲下来关心的脸判断,自己分明真的是个傻子,否则吃饭还用给个动图表情?

    顾小月心想试探一下,于是翕动干燥的双唇:“水……”

    “西画,给小姐看茶!”说话的女孩直起身、爽利地吩咐旁边身着枣红色比甲的女孩。

    另外一个女孩一边碎步颔首往外退去,一边低声回话:“是,巧书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