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侯府

    更新时间:2018-06-27 12:33:57本章字数:1681字

    “回夫人,小主人刚醒半柱香的功夫,巧书一直在跟前儿伺候的!”西画低声道。

    随着说话声越来越近,门口的光线忽明忽暗一下,四个人就到了床前。

    巧书恭谨地退到一旁,屈膝给来人行礼;一个妇人摆下手里帕子,巧书才缓缓直起腰身抬头。

    一个四十岁上下的妇人,被另外三人簇拥,斜坐在红帐的床侧。

    又一个丫鬟端来茶盘,巧书取出里面的细瓷青花茶盅和银色小勺,单膝跪在床头,一口口用勺子给顾小月喂水。

    顾小月急搓搓地吸着小勺里的水,听到妇人终于开口:“唉,知道喝水就好,就好了!”

    另外两个妇人附和:

    “是啊是啊,小主人福大命大!”

    “俗话说,大难不死,必有……”

    妇人忽然斜睨说话的人,冷言道:“赵姨娘,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说大难不死的赵姨娘为难地低下头,其余的两个妇人一个白她一眼,一个轻声道:“姐姐,悦君是带着福气来的,这么多年哪个比她更会享受?!果真是娘娘的命呢!”

    被别人叫夫人的这位,脸上颜色好看些,但是却没人敢再做声,房里只剩下顾小月喝水的声音。

    顾小月根本顾不得这四个妇人说什么,此时她渴极了,而小勺里的水干脆无法解渴。她一急,撑着身体试图坐起来。见小主人要起身,呼啦一下上来三个丫鬟,七手八脚地把她拽了起来。

    顾小月盯着巧书手里的茶盅,巧书会心地走到顾小月跟前蹲下,递上手中的茶盏;顾小月接过来,咕嘟咕嘟地一口气就灌了下去。

    爽快!

    房里所有人都被施了法术般定住,惊讶地看着喝水的顾小月。

    那个从前吃饭喝水都要人喂的人,竟然自己伸手拿茶盅喝水了?!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坐在床榻的夫人。她不说话时,眉宇间就透着几分威严,此时却带些沧桑地微笑,低头用帕子拭泪:“好啦,好啦!我就说悦君嫁人圆/房以后,定能越来越好!快,快去看看老爷怎么还没来!”

    一个相貌中等的丫鬟急忙低头回话:“回夫人,婢子刚去请过老爷,老爷正在书房见本家的远亲,说过会儿就来探望小主人。”

    夫人微微侧目,神色里掩饰不住的鄙夷,道:“东画,你看真切了,当真是老爷的远亲?你可曾见过,是何模样?”

    东画抬起头,带些疑虑:“我刚才也纳闷儿,这人岁数不小,满脸皱纹,说是本家远亲,可穿的却像逃荒的,补丁缀补丁不说,连凳子都不敢坐下,生怕弄脏似的!”

    夫人一副不满,偏头对巧书和三个妇人道:“是个姓苏的便敢说是咱们靖平侯府的远亲,也就是老爷面子薄,不愿意拒了他们,见见便罢,恁的赖着不走,哪个比咱悦君还要紧?!”

    赵姨娘讪笑不敢抬头,双手在身前不停绞弄手里的帕子;另外一个鹅黄襦裙的一直没作声,此时点头都跟瞌睡般的心不在焉;只有刚才打圆场身着淡青色罗裙的妇人点头,中肯地道:“就是!”

    顾小月又要来一碗水,这次却是慢慢地喝着,余光悄悄瞄着几个人,耳朵也紧着听她们说话。

    夫人双手搭在裙上,向上斜睨颔首垂眼的赵姨娘道:“赵姨娘,听说你娘家哥哥也要来京城找份活计,可跟老爷说过了?”

    赵姨娘低头转着眼珠,低声道:“说过了,老爷说让我找夫人商量,这不看着悦君大婚,夫人忙的都不知白天黑夜,我也就没提……”

    夫人嘴角勾了下,又斜睨一旁鹅黄衣衫的女子,若有所指般:“哼,亏你是最早进门的,说话也该知深浅!以后多学着点孙姨娘,一年到头地不言语,谁也不得罪!”

    这黄衫的该就是孙姨娘,怕是清高些,却是这几个人里却是最有姿色的。顾小月暗暗记在心里,继续啜着碗里的水。

    这会儿,淡青色罗裙的女子微笑道:“夫人,你看悦君似是大好,我们还是先走,让夫人和悦君说些体己话儿,兴许还能再好些!”

    顾小月听出最后说话就是刚才圆场那个,这人看来是最有眼力的。

    屋里没了声音,顾小月也把碗里的水一口气喝光,巧书接过去放好,依旧垂手等着吩咐。

    “你们都下去吧。”苏夫人一挥手,姨娘和丫鬟们就都退了出去,一点声音都没有。最后离开的巧书仔细地关好门。

    顾小月心里一凉,紧闭着嘴一言不发。如果真要在这儿生活下去,总不能真当个傻子任人宰割,不如装聋作哑,观察一阵子再说。

    顾小月望向苏夫人,她正慈爱地看着自己。

    这户人家该不是个小家,单看伺候自己的丫鬟便知是个豪门。顾小月怎么说也是个富二代,父亲就是做珠宝生意起家,一眼望到苏夫人的穿戴,便知不是些俗物。

    顾小月心里暗暗叹口气:既来之,则安之,至少没穿到一个佃农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