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傻子

    更新时间:2018-06-28 16:53:02本章字数:1738字

    苏夫人拉过顾小月的手,顾小月下意识看眼自己被拉起的胳膊,登时眼珠子差点掉下来!

    她眼前的手臂像莲藕一样白皙……和粗壮!

    刚才只顾得上悲伤,竟然都没留意自己的身材!

    顾小月大惊,穿越到新娘子身上她忍了——好歹是个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年轻女孩,可这身子竟然如此壮硕!最爱美的顾小月难过地闭上眼睛,胸口因难以接受现实而剧烈起伏。

    毁了毁了!还不如穿到刚才那个叫巧书的丫头身上!

    苏夫人拉着顾小月说了好些儿话,顾小月一句也没听进去,按照语文老师说的总结中心思想,顾小月整理出自己的处境和身份:靖平侯府,姓苏、小名悦君,嫡出,昨天刚刚成亲,新姑爷八成还是入赘的!她眼前满眼慈爱的妇人是侯爵府夫人、她的娘亲。

    苏夫人见顾小月一会儿流泪,一会儿又难过的闭上眼睛,竟然也悲喜交加,不禁一个劲儿地说:“悦君长大成人了!”

    说完,苏夫人还掀开被子,眯起眼睛细细瞧这大床,忽然一抹欣喜在她脸上晕开,顾小月随着她目光,看到雪白的褥子上有一抹殷红。

    呃……顾小月低头用胖胖的手捏了捏满是肉的眉心——手感不错!

    苏夫人又仔细给顾小月盖好被子,伸手抚摸顾小月的胖嘟嘟的脸颊,忍不住啜泣:“悦君,莫要怪你父亲,他也是不得已。虽然咱们侯府位列尊贵,你又是咱家唯一嫡出女儿,可远近都知你从小儿脑子就不灵光,这么多年也没人来提亲,多亏你父亲有先见之名,在你六岁那年抱来城儿给你作伴。

    本想你俩两小无猜,青梅竹马,谁承想……谁承想城儿会在十二岁那年,被马踢成傻子!

    若不是你偏偏只喜欢粘着他,爹娘这也不会让你嫁给他!只盼着你俩早点开枝散叶,爹娘帮你俩把孩子教养成人,等我们走的时候,你俩有孩子照管,我们也能安心了!”

    苏夫人说着伤心地掉泪,顾小月心里却炸了锅。她自己是傻子,她夫君也是傻子,他爹娘还让他们生孩子,那不得生下一窝儿傻子!

    顾小月用脚趾头也能猜出昨晚发生过什么,不知道这会儿傻子小蝌蚪是不是已经去找傻子小房子去了。

    想到这儿,顾小月再也躺不住,挣扎着下床,白皙而肥厚的脚丫子直接站在地上。

    为何地上爬过的小虫都如此清晰可见?顾小月揉揉眼睛,奶奶的,自己底盘竟然真么低!这新娘子不光胖,还是个矬子,自己简直是个地缸!

    无论如何,不能有下一代!

    顾不上这肥哒哒的身材和苏夫人惊慌的目光,顾小月开始在地上原地蹦起。

    她用尽力气原地起跳,落地时因对自己体重判断不足,“啪”地一声,四仰八叉地摔在地上,左脚面又传来一阵酸痛——又崴了脚。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呆愣的苏夫人缓过神,心疼地连忙俯身:“悦君,你这又是什么新花样儿?莫要乱动啊……”

    苏夫人弯腰拽顾小月的手臂,试图拽她起来,几下过后,发现只是徒劳。

    丫鬟们在门外虽然听到异响,却不敢贸然闯进来,只竖起耳朵听动静等着吩咐。

    “聋了么?都赶紧进来扶我君儿起来!”

    苏夫人一声令下,巧书、东画和西画鱼贯涌入,三个人合力把地上的顾小月扶起来,确切说是架起来。三个人都使出吃奶力气,把苏家小主人扶上床后,三人都已经气喘吁吁。

    顾小月刚坐回到床上,就听一个丫鬟慌慌张张来报:“夫人,表少爷刚从外面回来,不知道是不是又被人欺负了,手背上恁大的一条口子,满手上都是血。”

    丫鬟一边说,一边尽力地伸开食指和拇指,比划着受伤的长度。

    苏夫人因刚刚女儿摔倒,本来就在气头上,又听到这话,扬手就给这丫鬟一巴掌,恨恨道:“没记性的东西!叫你和腊冬看好新姑爷,怎么又跑出去了?!”

    丫鬟忍下泪,低声回话:“新姑爷打发彩蝶在这儿听小主人消息,彩蝶不敢不从。”

    苏夫人依旧怒视彩蝶,竖眉道:“我知道你们看不住城儿,他去街上乱逛常会挂彩回来,比这更甚的时候也不是没有,今儿我赏你这一巴掌可知何意?”

    “夫人,是彩蝶说错了。是新姑爷,不是表少爷。”彩蝶低着头,讷讷重新回话。

    顾小月想死的心都有了,两人都是傻子不说,还tm是表亲!

    这哪里是亲上加亲,分明是没有最傻、只有更傻!

    顾小月冷眼望着眼前一幕,仿佛自己是个局外人;她也彻底不打算开口了,免得和新姑爷有任何傻子间的交流,一不小心再把自己带傻了可怎么办?

    而且,这些人仿佛很习惯不出声的小主人。

    外面又传来踢踢踏踏凌乱的脚步声,一个高大的身影从外晃了进来。

    “嘿嘿,姨母,小婿回来了……”

    傻子独有的憨声,还带着吸鼻子的哧溜声,让顾小月就着身影在脑海里描绘出傻子的脸庞:大小眼,塌鼻子,歪嘴外加一脸流脓的青春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