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野心

    更新时间:2018-07-07 18:27:52本章字数:1640字

    太子虽为傀儡,私下却也结交许多重臣,已经引得皇后不满,我们暂时静观其变,坐等收渔翁之利。”

    老人说完,顾小月也大概明白自己的用途了,不过是颗棋子罢了!

    “翁翁,孩儿不委屈,只是孩儿想回皇宫!”

    “现在?为何?”

    “翁翁,孩儿不过是个傻子。如果太子不能任由皇后摆布,她必然要扶植他人做傀儡,其余的三个皇子都不成气候,没人能左右这个野心妇人,那就不如让傻子做她的傀儡,这样她就可以高枕无忧。”

    “话虽如此,可是蛮儿,大内的险恶可不比外面,翁翁不能时刻在你身边,万一有人害你……”

    “翁翁,皇后膝下无子,为自己独揽大权,必然会尽力保护傻子。”

    “那倒是。下个月你就年满二十,也到该回宫的日子了。”

    “正是翁翁,孩儿必然要拿回翁翁打下的江山,给母亲报仇。”

    顾小月一动不动,听二人说话,自己心里也明白个七八分。这大傻子这些年隐忍着就为有朝一日得天下,为母报仇。

    老人伸手让姚城起身,又转过来望着顾小月。

    他看眼被子上鲜艳的芍药,终于开口对顾小月说话,声音里慈爱带着威严:

    “悦君,城儿是做大事的人,娶了你是你的福分,你要谨守妇道,将来就算不能母仪天下,也是享尽荣华富贵。”

    顾小月不知该如何回应,只听郑箬继续轻声道:“听懂就点头。”

    顾小月缓缓点了下头,郑箬又盯着她片刻,方起身离开。

    关好门,姚城将花儿插进花瓶,依旧用汤匙喂顾小月吃粥。

    眼前的美男子不过当她是一颗棋子,顾小月瞬间就没了胃口。想到还要减肥,便伸手推开姚城。

    姚城也没恼,放好碗后拉着顾小月手轻轻摩挲:“好啦,翁翁都走了,陪我说两句话好不好?我带清淤膏过来了,待会儿我给你上药。”

    顾小月心头一颤,感情自己这傻子也是装的?还能陪他说话?还背着翁翁和其他人?

    古人,城府要不要这么深?不说话不憋的慌么?

    既然不知剧情,顾小月决定少说几个字,看看这漂亮表哥的反应先。

    望着姚城期待的目光,顾小月小声疑问:“上药?”

    啊哦!自己的声音这么好听,就像黄莺出谷!

    姚城却并不意外,登时眉眼微弯:“对啊,昨夜我好似弄伤你了,我今儿特意划伤自己,骗来一瓶清淤膏,我已经试过,擦上就不疼。你要是想不吃了,我这就给你上药吧。”

    随着姚城掀被子,顾小月猛然明白他要给她哪里上药了,登时一双小胖手死死捉住被角,与姚城争执起来。

    僵持过片刻,姚城抬眼微红着脸道:“悦君,你我已是夫妻,我知道昨晚儿是我不对,我保证,打今儿起,你不让我碰我绝不碰你。我真的只是给你上药。”

    顾小月用力拽回被子,瞪着眼睛说:“我没事,不用上药!”

    姚城放开被子,对于顾小月的反应并没有不适应,只是关心地问:“真的没事?莫要诳我。昨晚儿我见你咬牙挺过来的,后来你喝过一盏茶就睡过去,怎么都唤不醒,我还以为你疼晕了。”

    望着姚城略害羞而一本正经的样子,顾小月心里一阵不是滋味。这个身体的人原不是傻子,却把一众人当傻子耍了,唯独对这表哥倾心,就算疼到落泪、疼晕也不吱一声;而表哥似乎也非常喜欢胖妹妹。

    无论怎么说,顾小月都没办法立刻接受眼前的一切。她扯过被子躺下,闭目装睡。只听姚城浅浅地叹息声。

    “悦君,你若还埋怨我,我回去便是。何时你想我了,咱们还是老地方见。”

    见?见鬼去吧!

    顾小月下定决心,先把一身肥肉减了再说。

    打这往后的五天里,日日都细雨绵绵愁煞人,顾小月还接受不了穿越的现实,差不多日日都窝在床上。

    好歹是个大小姐,也没人敢在她面前大呼小叫。可顾小月也想不通,这杨大小姐平日是怎么享福的,从早到晚就只给些点心、粥和小菜,而且还要一日三次灌中药汤。

    每次灌完那汤,顾小月都要强压下吐意。她也试过反抗,可每次巧书都跪在床头垂泪,她一心软,就捏鼻子喝了下去。

    府上的老爷和夫人倒是日日都来。苏夫人爱说话,总是在她面前说好些个话,为了不拂做母亲的心意,顾小月偶尔也笑下,答上几个字。别看就几个字,苏夫人就喜极而泣,弄得顾小月反倒不敢再说话。

    这几日从母亲的话里,顾小月也了解到许多事。比如她还有一个亲哥哥、两个庶出的妹妹,一个庶出的弟弟。

    除了亲哥哥这几日陪太子围捕狩猎,其余的都在府上,却也没人来看过她。虽然没见过,但是据说各个都聪明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