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新生

    更新时间:2018-07-08 17:02:27本章字数:1523字

    断断续续的谈话中,顾小月得知自己被人推下山崖,满身是伤,最后被一个好心的樵夫捡了回来。

    老两口很善良,顾小月得到很好的照顾。

    落雪时节,顾小月生下来个白胖的儿子,样子活脱脱地像姚城,也就是当今皇上。

    那晚,顾小月抱着孩子痛哭,之后就擦看泪水,再也不会掉眼泪。

    三年后的秋天,孩子抱着爷爷刚捉的鱼,蹦跳到顾小月跟前,大声说:“娘,我们晚上有鱼吃啦!”

    顾小月浅笑了下,“墨儿乖。”

    第二天,顾小月摘下自己的一对儿红宝石耳环,答谢樵夫二老三年多的照顾。

    踏着秋叶,顾小月抱着徒步走了二十里路,回到京城。

    此时的她,比从前高出一头不止,身材窈窕,面容娇俏,风韵万千。

    她一副农妇打扮,按捺不住自己的苦涩,她还是先去了那个院子。

    院子的门虚掩着,顾小月迟疑下,轻轻推开。

    树下,一个人正坐在那喝酒,看似很是苦闷。

    可是,即便是背影,也让顾小月双眼一热。姚城的肩头轻轻抖动,望着一树的黄叶,断断续续地自言自语:“君儿,你……到底去哪儿了。这院子已经整整十年……十年了,你去哪儿了……”

    顾小月心里一沉,这人亲手写了休书,做了陈世美,如今却在这里悲戚。

    “娘,那个人好像很难过哦,我能去安慰他么?”墨儿在顾小月怀里忽然开口。

    顾小月放下墨儿,躲到门后。

    墨儿胆子大,他小跑着到姚城跟前,抬头道:“伯伯,我娘说时间会冲淡一切,您莫要太悲伤。”

    姚城抬头,苦笑了下,道:“这话我从前也听过,是我最爱的人说的,你从哪里听来的?”

    顾小月又朝门后躲了下,墨儿指指门外道:“我娘说过。”

    姚城也扭头望了一眼,他多希望能看到那个胖乎乎的身影。然而,那里除了一阵秋风吹过,就只有沙沙落叶。

    “当年,我和我的青梅竹马,在这里度过人生最好的七年。”

    “所以你要在这边难过?”

    “我伤害了她。你懂么?”

    墨儿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之后说:“我要回去了。如果你为情所困,请记住我的一句话,爱情不是生活全部。”

    姚城猛地收紧瞳孔,墨儿已经跑出去了。愣神片刻,他追了出去。如果说刚才那句“时间会冲淡一切”是巧合,那这句“爱情不是生活全部”却不是谁都能说出来的,只有他那最特别的悦君。

    “你娘叫什么?”姚城高喊,同时迈步追过去。

    “我娘叫顾小月。”墨儿边喊,边朝门外的母亲跑过去。

    姚城身子一紧,不小心摔了个踉跄,再出去时,只能见一个窈窕的身形,抱着刚刚那个孩子快步走远的背影。

    那封休书,还在顾小月怀中。

    他的七年,给的是苏悦君;他的休书,给的是顾小月。

    顾小月不想回去侯府,一来父母不一定认得她;二来那里有她最悲伤的回忆。

    她决定依靠自己的双手,带孩子在这儿活下去。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顾小月讲包袱里的衣服都套在身上,身材看上去臃肿不堪;还去集市拾了块木炭,将自己脸画上一道道黑,任谁也不会愿意多看两眼。

    进了当铺,踌躇了下,顾小月还是褪下玉镯。这镯子还是她穿越过来时就戴在手腕上的,也不知其来历,大抵和成亲有关。

    拿着当票和一个锭银,顾小月知道自己的镯子当少了,也知道自己的新生活就此开始了。

    寻到牙人,在还算安静的巷子租到一处小院子,简单收拾下,母子二人就此安顿下来。

    在古代,没有男人,一个女子撑起一个家真的很不易。但凡抛头露面的工作都做不得,顾小月不禁想另辟蹊径。

    听说古代也有人犯贩子,顾小月每次出门,必然都要带着顾墨。

    第一次心动,便是研墨那次,顾墨的名字饱含顾小月的心酸。

    集市上的商贩很多,卖什么的都有,就连跳着担子卖白水的都有,顾小月一时没了主意,自己一个女人家,就算这三年锻炼地有些力量,难道真的也要挑担子走街串巷?

    又走过几步,眼前一对儿要饭的母女引起顾小月注意。

    这女子年纪不大,甚至比她还小些,小女孩儿一脸天真,黑亮的眼睛尤为可爱。只是母女二人都衣衫褴褛,还散发着臭味。

    顾小月迟疑下,领着顾墨走到二人跟前,望着破碗里的两个铜板,一阵心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