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谈判

    更新时间:2018-07-10 14:44:00本章字数:1898字

    第二日范公子来访,殷二娘将他引至后院;给客人倒了茶,顾小月便坐下来和范公子叙话。

    客套寒暄过,范公子直接说明来意:“顾家蛋饼现在小有名气,我有些小钱,想沾顾娘子店面的名气,也开家同样的店,当然,我会给一定的费用,绝不白用顾娘子店面的名字。”

    顾小月心下琢磨,这朝代重视工商,所以经济繁荣,人们有这种想法也不足为奇,只是……

    “范公子的想法固然是好的,只是,我这店的名声可不是一日半日积累的。俗话说的好,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范公子若要与我合作,只稍微做出一点有损我店面声誉之事,我可就没有回天之力了!”

    顾小月直言自己的顾虑。

    范公子即可拱手道:“这个顾娘子大可放心,都是敞开店面做生意,哪个不希望自己多赚银子?怎会做有损自己声誉之事?何况店面声誉是小,人品的名声是大,我若做了损事,先损的是我自己的名声啊!”

    虽然范公子说的在理,可顾小月深知就连白纸黑字的文书都无法约束,何况这红口白牙的保证?

    “范公子,如果您有想法,可以抵押给我一定的银两做声誉保证费,三年内若没有违规之事,这银子便退给你;若是三年内你想另起炉灶不再合作,这银子我也随时退给你。”

    顾小月料定他不会接受,这拿了人家银子白白放在那的事儿,但凡谁都不会答应,何况商贾之人的银两都用来周转,没有白放的道理,即便拿去放个小贷,也有利息收的。

    范公子思忖片刻后,拱手微笑:“抵押多少,不妨说来听听,只要不离谱,我倒愿意尝试。”

    这完全出乎顾小月的意料,片刻后,她敲定一个比较靠谱的数,道:“五十两。”

    谁料,范公子马上比出一个手指朗然道:“我出一百两。但是我也有要求,一旦你接受我的合作,就不可以再和任何人合作,包括合作开店,传授配方,代培学徒……”

    顾小月微微皱眉,没想到这范公子如此谨慎,吧啦吧啦列了一堆条款。不过这些条款到不过分,只不过想到没想到的都说了一遍。

    顾小月迟疑地点头,同时疑问:“范公子对我的蛋饼如此有信心?”

    范公子爽然笑了下道:“说实话,我并不喜欢吃你家的蛋饼,但是我娘子和孩儿尤其喜欢,所以日日都央我来买新鲜的蛋饼;而我本来也是生意人,想到如此,还不如自己开店,一来娘子孩儿们欢喜,二来也是将这铺子作为礼物送给娘子贺生辰。”顿了顿,他继续道:“要说信心,我是对顾娘子的人品有信心。这日我已听殷二娘提起顾娘子开店的历程,真真是励志,比我那些娇惯的娘子真是坚强许多。”

    顾小月悄悄叹口气,这几日见殷二娘比往日都爱打扮些,原就是为这范公子,如今看来,殷二娘也可放下心里这份惦念了。

    她谦虚地笑了下后道:“天无绝人之路,我也是没办法,否则总不能带着儿子去要饭。”

    范公子忽然一顿,面色微微僵硬,问:“顾娘子的儿子可是……亲生?”

    顾小月听到这话猛然一震,这范公子问这话是何意?莫不是自己没儿子,相中她的墨儿要入赘过去当“童养婿”?

    “亲生,当然是亲生的。”顾小月忙回答,同时手上也握紧茶盏,她已经不准备和这个范公子合作,没准儿就是个人贩子,高级人贩子。

    范公子尴尬地笑了下后,自嘲道:“莫怪莫怪啊,我眼拙,只觉得顾娘子这样年轻,应该不会有这么大的孩子。还得说顾娘子保养的好。”

    顾小月心头放松些,可依旧不准备和他继续合作,遂道:“范公子,关于开店的事,我还要和殷二娘商量商量,毕竟是我们俩白手起家的,我不能一人做主。”

    这范公子已经看出顾小月的心思,便讽笑着答:“可这几日,殷二娘一直说顾娘子才是老板,她不过就是做活的,顾娘子待她宽厚罢了。”

    顾小月听到这话越来越觉得离谱,这人许是没事找事的,遂冷笑下道:“范公子,要找人叙话聊天去茶楼,想看歌舞弹琴去青楼,我门店里除了鸡蛋饼什么都没有,不陪闲人聊天。你若是无事就请吧,我去忙了。”

    说着,顾小月起身。

    范公子也站起来,甩开折扇,并无怒意。他微微一笑道:“去茶楼喝茶要茶钱,去青楼听曲儿要打赏,看顾娘子、和顾娘子说话不要钱,这个便宜我占了,顾娘子若是不服,可以改日去我店里,也占占我的便宜!”

    呵呵,除了贱人矾,顾小月还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

    她转过身,莞尔笑道,“承蒙公子不嫌弃,那我顾小月定当上门拜访。到时候别让贵府夫人误会就是。反正我一个寡妇脸皮厚,也不怕人说闲话!若是范公子嫌弃一个寡妇不够,我就把这一条街上的都带上,到时候记得坐一桌好菜候着,别让我们白跑一趟!”

    范公子一脸黠笑,顾小月只觉得眼熟。

    随后,顾小月问道:“范公子家住哪里?什么店铺?全名是什么?都告诉我来,免得我找错让别人占了便宜!”

    范公子一边往外走一边道:“家住东市存露胡同,店铺叫碎月轩,全名——听好了,全名叫范矾!”

    说完最后两个字,他已经消失在人来人往中,而顾小月却怔在原地。

    这世界上有眼神如此相像,而名字也一样的人?

    还……跟她一样穿越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