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来访

    更新时间:2018-07-22 21:01:49本章字数:1825字

    听到顾小月的声音,禄庸着实在心里感叹了下。

    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这样的寡妇怕是天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是非也少不了。

    “我会转达的。”禄庸说着便起身。

    顾小月没想到这艾大善人派来的人竟然一句都不多问,不禁心存些感激,可这些银子她却不愿意手下。

    于是拿过拿银子,对已经准备告别的禄庸道:“麻烦……爷转告艾大善人,他的好意顾小月心领了,可是这银子顾小月不能要。如您所见,我虽为寡妇,却自己能赚钱养活自己,而且过几日我就要嫁人了,夫家虽不是大富大贵,总是衣食无忧。”

    禄庸听这话真的是紧张一下,不知道皇上听到会如何?!要说寡妇进宫做嫔妃在本朝也不是新鲜事,可强娶别人的妻妾进宫,不说这难度,即便成了,怕是也要被人诟病。

    想到此,禄庸阴沉着脸转向顾小月,冷言道:“顾娘子,的确有几分姿色,不会是觉得我们家老爷有异心,才不敢收下这银子,还编故事来打发我?”

    顾小月自问这话没什么毛病,却不想还是被人误解。

    思量了下, 顾小月上前,带着不卑不亢的浅笑道:“艾大善人乐善好施,小月怎会怀疑?只不过我句句属实,我三岁上家里便定下这门亲事,后来因夫家家道中落,母家悔婚,如今再见时小月只觉亏欠,又还不起从前的聘礼,只一心一意嫁去夫家。”顿了顿,顾小月继续道:“顾小月知道自己身份,定然不会对艾大善人有非分之想,这银子若……”

    “在下禄庸。”禄庸冷言打量顾小月,道出自己姓名。

    顾小月挪开目光,信步到窗前,望着小院道:“禄大爷若非要留下这银两,小月也怕被夫家诟病,待会儿就去观音庙捐了香火,也算两全其美。”

    “呵呵,没想到小娘子蛮有骨气。”禄庸直言,随后道:“只是这骨气用的不是地方。”

    巧书听到禄庸自报姓名后就心存疑惑,她从前是听过这个名字的,此时更是挖空心思地回想。

    禄庸……不是从前靖平侯府大少爷苏耐提过,说姚城的跟班太监叫禄庸?当时她还暗笑,碌碌无为,平平庸庸,可不是当太监的命?!

    那天她还没来得及把这事告诉大小姐,大小姐就失踪不见了。

    巧书心头一惊,再看禄庸的气场不凡,面色却少几分阳刚,莫不是姚城派来的?

    那顾墨会不会真的是姚城派人带走的?

    果真如此,大小姐进宫去岂不就能骨肉团聚,而且还能与姚城再续前缘。说不定两人有什么误会,看在顾墨的份上,也许就和好了呢?

    想到这,巧书壮着胆子上前对禄庸道:“禄大爷,顾老板的爱子至今没有音讯,若不是凭借这身骨气,恐怕早就倒下了。俗话说,无功不受禄,请禄大爷回艾大善人,也莫要为难我家娘子了。若真的有心,明日娘子嫁人,来捧个场,权当母家人,不比送银子的好?也免得旁人多心了。”

    “你倒是会替你家娘子着想。”禄庸不屑地笑下,随即问:“看你也不是做下人的,却如此谦卑,想来与顾娘子情同姐妹,说出这话也不奇怪。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做善事还要避嫌的,不过我会转告艾大善人。”

    “巧书这厢有礼了。”巧书微微屈膝,分别望向二人笑了下。

    禄庸听到这个名字后,心里也更加明朗。孙太医的小妾巧书当初闹的蛮厉害,许多人都当作茶余饭后的闲谈,他也听到不少,更知巧书便是苏悦君的贴身大丫鬟。

    眼下,这巧书是知道自己的身份了,张口就说出顾小月明日便要嫁人。

    她是暗示他快想办法呢吧?!

    巧书讨巧的笑容让顾小月一时误解,以为她看上眼前来送信的人呢,遂也没为她的失言多想。

    禄庸也望着巧书善意地笑了下,回问顾小月:“敢问娘子的孩儿年纪多大?我们艾大善人在全国有当铺百家,银号百家,他说要娘子着人画了画像,我们银号日常有走动时把画像带过去,没准儿就能找回来。”

    这几句话果然比银子让顾小月开颜,她忙着巧书备纸墨,自己本来就学了八年画,捉起笔后,在脑海里勾勒片刻,重重叹口气后一气呵成地画了一幅画像。

    巧书轻轻咬唇,这是顾墨?这不是姚城小时候的模样么?

    禄庸点头,拿起画像仔细看一番后,问:“三岁?”顾小月忙答:“三岁半。”

    三岁半?那岂不是说怀上这孩子时,姚城还未进宫?再看着画像,禄庸大惊,眉眼、鼻子、嘴唇、耳朵,哪一个不跟当今皇上一个模子?

    丢的是皇子?还是太子!

    事大了!而且皇上定然还不知此事,否则他绝不会如此还安稳的在宫中。

    “多画几张。”顾小月又提起笔忙活起来。

    趁着顾小月画像时,禄庸偷偷看眼巧书,对视间,他分明看出巧书有话要说。

    “不如请巧书娘子陪在下回去一趟,我也好给艾大善人解释。”

    禄庸说话间,硬是让自己流露出一番爱意,顾小月听闻抬头,见二人含情脉脉,莫不是一见钟情?

    不好因自己的事拂了此时二人的意,便笑下道:“也好,我们虽都是女子,也不能让人嚼舌不懂规矩。”

    取了画像,禄庸和巧书各自客气一番便一同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