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 劝计

    更新时间:2018-07-27 14:43:24本章字数:2091字

    大内,早朝。

    姚城问文武百官,靖平公请愿还乡,可有人愿意接替他去戍守边陲。

    都知边陲黄沙漫天,种下的种子出苗不足一成,俸禄再高也是要吃没吃、要喝没喝!

    直到下朝,也没讨论出个结果。姚城也没怒,最后只是说:“既然众卿家也没有合适人选,那朕就斟酌着自己点将了!”

    下朝后,禄庸有意走的慢些,只说自己因做错事,不敢离皇上太近,清平侯郑渊趁机喝住禄庸,上前质问:“大官,陷害我儿致使他变成太监还投入大牢,你也太狠心了吧?”

    禄庸停下脚步,不屑道:“郑大人,证据呢?昨日人人都知道我去逛了窑子,差点挨板子,请问,我是什么时候陷害的世子呢?我可曾见过世子?还是我在窑子见过世子?世子逛窑子,哼,比如今下大牢还要罪加一等吧!”

    郑渊起的浑身哆嗦,指着禄庸大骂:“你这阉人,不得好死!”

    禄庸抬头,抿嘴笑了下:“呦,谢谢郑大人,我若不得好死,你那阉人儿子也别想活。”顿了下,他继续道:“世子的事皇上还不知道,我劝你好自为之。我是不是没告诉你,那殷二娘可是皇上看上的,世子偏偏瞎了眼,去占那娘子的便宜,若被皇上知道……”

    “你……你……”郑渊这才知道自己中计了,禄庸四年第一次离宫,定然是替皇上半要紧的事。一个太监,不就是替皇上找女人去么?

    禄庸仰头大笑,“哈哈哈……”笑够了,他不屑地望着郑大人,道:“其实,我倒有个好办法。”

    “你……狗嘴吐不出象牙!”

    “那你就等着皇上迎娶殷二娘那日,看看她要怎么说了!”

    禄庸说完,转身大步离去。

    郑渊咬牙切齿地望着禄庸,三十岁不到却诡计多端,也怪自己不争气的儿子,色胆包天地去民宅做出禽兽之事。

    这明明都是禄庸的计谋,可是他又没法跟皇上伸冤,趁皇上还不知道,赶紧找人压下这事才行。

    想到这,他抹了把额头的汗,急忙追上马上就过垂拱殿的禄庸。

    “大官、大官,等等,等等。”

    禄庸停下脚步,心里哼笑下。转过身,他玩味十足地调侃:“何事啊,郑大人?”

    “我拿五百两银子,请大官压下这事。”郑渊硬着头皮,从袖子里伸出干枯的老手,比了个五。

    禄庸哼笑下:“世子的贱命就值五百两,那郑大人一家子的命值多少?”

    “你……你别狮子大开口!”郑渊后退一步,忌惮地望着禄庸。

    禄庸望眼内宫方向,道:“不好意思啊郑大人,我还要去给皇后请安呢!”

    皇后?郑渊心里一动。他清平侯府和皇后娘家李大人也有些交情,如果皇后知道皇上在外找寡妇,皇上这一厢情愿的事也不见得能成,这样自己儿子的罪过就轻许多。等皇上放弃这小寡妇时,自己再反咬一口,皇后还不定怎么高兴呢!

    郑渊立刻换上笑脸:“禄大人,开个价。”

    禄庸意味深长地开口:“五还是五,你觉得呢?”

    “五千两就五千两!”郑渊一口答应。只等禄庸拿了银子,就去皇后那告一状,让皇后拿实他索贿的罪过,最后就算要不回来,好歹也靠上皇后这靠山。

    禄庸笑着摇摇头。

    郑渊大惊,道:“伍万两?!你……你当我开银号的呢?!怎么不去抢呢!”

    禄庸嘴角微勾,“郑大人,良田封户就不说了,听说你娘子家的当铺每年也不少给你进贡,还有绸缎铺、织染铺,听说都是你老丈儿的。我还听说,你老丈儿没儿子,就一个独女。这些个铺子,究竟是谁在经营,怕是不好说吧?”

    郑渊咬咬牙,跺脚点头答应下来。

    禄庸笑了下,道:“识时务者为俊杰。我今晚还能跟皇上保密殷二娘被辱的事,明日早朝,皇上再问谁去戍守边疆,你便提出让你儿戴罪立功,并且即刻启程。你想,如果你儿子已经在路上,皇上就算听殷二娘的话,也奈何不了你,边关总不能没人守,最多罚你些俸禄和封地,也不至于要谁的命不是。”

    虽然算不得多好的主意,但是总归是两害相权取其轻。

    禄庸见郑渊沉思,再次开口道:“五万两你也可以不给我,我保管你儿子出不了大牢,至于你们侯府,那是死的死,亡的亡,也不干我事。谁知道殷二娘会对皇上说什么!”

    郑渊不是想不通的人,保命要紧是肯定的。

    郑渊保证道:“大官放心,午后我便着孙太医将银票带进来。”

    禄庸笑了下:“郑大人有心了。”

    说完,二人分开,各自做各自的事去了。

    禄庸快步朝御书房去,想着如何跟皇上说这事。

    不如让人知道他跟皇上说他诈来叁万两,跟皇后说四万两,多出的一万两就孝敬皇后,最后的一万两直接送去给殷二娘,让她替顾小月收着。

    自己一个铜板都没留下,却跟皇后留下把柄,给皇上留下把柄,同时也巴结了太子之母顾小月。

    皇后李氏定然会跟皇上坦白自己得的一万两,皇上必然明里要治他罪,皇后就再次求情,他就彻底是皇后的人了。

    这不正是皇上想要的么?

    皇上还想要顾小月,还不知道皇子,这两件事他还得抓紧时间办。

    皇上有意在御书房等禄庸汇报,此时已经坐在那看了好一会儿书,李氏却始终半在左右,不肯离去。

    思量片刻,姚城起身到李氏身旁:“皇后,我要读书,你在旁边我没法专心,总是记起那夜缠绵,可否请皇后挪步?”

    李氏慌乱起身,双颊通红,忙回到:“皇上勤勉是万民之福,我这就离开免得皇上分心。还有,以后皇上可不可以直接称呼臣妾?”

    姚城心下一笑,道:“淑熙,莫要在这儿乱我心了。”

    这话虽然是逐客,却带了八分调侃的意味,李氏不觉低下头,“是,淑熙这就回福宁宫。”随后,她施了礼就退了出去。

    禄庸在外等了一小会儿,听到皇后退出来,就装作刚刚赶过来的样子,刚好跟李氏对视。

    李氏一个眼神,禄庸便知是要他在一旁守着打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