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春城无处不飞花

    更新时间:2018-06-13 10:53:40本章字数:2983字

    阳春三月,桃花泛滥,大街小巷家家户户都有桃花娇美的影子,洛城的每个角落也都是花香馥郁。

    每年这个时候,人们都会在洛城中心的月湖举行隆重的桃花节,以感恩桃花带给人们的美好希望。

    这样盛大的节会,王公贵族自然是要参加的,所以这桃花节也就成了待嫁小姐和适婚少年互相挑选自己良人的最佳时节,精致的妆容自是必不可少的,如果能在桃花节上能够大显身手或者能赢得大家的瞩目与青睐自是再好不过。运气如果好的话,还能成就一段美好的姻缘,这里的人们都认为在桃花节能得到一段桃花缘是大吉大利的事情。

    “好。”一阵惊呼。

    只见一艘画舫上,两个身材曼妙的女子在一段风姿绝伦的舞蹈之后在向大家行礼,她们身着青色轻纱长裙,生的粉妆玉琢,在桃花的映衬下美妙无比。

    刚刚上场的两位有些局促地跟大家打了个招呼,便开始了可能是经过一年或者几年准备的曲目。纤纤手指在琴弦上奏出抑扬顿挫的调子,听得岸上众人如痴如醉。

    就在月湖这边人山人海,热闹不已之时,一个女孩子百无聊赖地坐在城外一个名为卿烈谷里,对着面前的瀑布发呆。平日里总是觉得这瀑布的水冲击石块的声音抑扬顿挫,仿佛经由一个精通乐理的高人弹奏,可是此刻,她是无论如何也是提不起精神。两弯好看的眉毛紧蹙着,水嫩粉红的小嘴也撅了起来,白皙修长的手不停抓着身边的石子抛进湖面。一心一意烦恼的她连师父的呼声也没听到。

    “锦歌,发什么呆呢?师父都叫了你好几声了。”一个仙风道骨的白发男子来到她的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这白发男子虽然满头银丝,可却是中年模样。华锦歌刚开始还缠着他问原因,可是他都是一笑了之,后来华锦歌也就放弃了。

    这个叫锦歌的女孩子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继而又垂下了眼睑。

    “没什么。”很显然是在生气。

    “我说师兄,你真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你难道不知道她是为什么事情烦恼?”从他们身后的草屋里又走出来一个胖胖的男人调侃道。

    “二师父。”锦歌惊喜地叫了一声,然后又有所顾忌地看看了身边的人。

    那男子看了厉风一眼,道:“厉风师弟,你怎么到现在还是这个样子,都不晓得自己已经是半个老头子了吗?”

    “闲云师兄,你这话可就不对了,我是半个老头子了,可是这跟我现在这个样子有什么关系啊?我这样岂不是很洒脱,我们两兄弟住在这个地方不就是想活得洒脱不想被世俗羁绊吗?我说闲云师兄,你对锦歌实在是太过严格了,这样子不好,女孩子开心是最重要的,整天苦着脸怎么嫁出去啊。”厉风宠着锦歌,因为她是他唯一一个徒儿,所以对她百般纵容。对于其他人,他可是一点耐心都没有的,当初他跟着他的师父学习本领时,性子极烈,同门的师兄弟中,除了闲云,没有一个跟他走得近的,他的师父给他取名为厉风就是因为他的性子像厉风一般,呼啦啦刮起来时什么都不管不顾。

    闲云又想说什么,被厉风摆手阻止看他,然后晃了晃手中的酒葫芦道:“哎呀,怎么又没有酒了,这可如何是好?”说完还不忘偷偷给锦歌递过去了一个眼色,锦歌立刻心领神会,从地上跳起来,接过酒葫芦,说:“我去给你打一壶回来。”

    “锦歌。”闲云喊住她。

    锦歌回过头道:“知道了,不要随意展示自己的武功,不要在城里多待,顺便打听一下城里最近有什么消息,路上要小心。师父,你都说了很多遍了,我都会背了。”

    厉风也揶揄闲云道:“太罗嗦不好。”

    锦歌一心想着要去观看月湖的桃花节,一路上根本不敢耽搁,生怕错过更多的精彩节目。这是她一年当中最期待的时刻,不仅能看到美不胜收的桃花,还能欣赏到一场场精彩绝伦的表演,所以每年过了春节她就开始期待了。可是师父每次都会找出各种各样的理由想要阻止她进城,但是幸运的是最后都会不敌二师父的嘴上功夫而放她进城,所以她就更加珍惜这样的机会。

    “小二哥。”华锦歌进了一处酒家。

    “锦歌姑娘,你终于来了,酒都备好了。”小二赶过来迎接她。

    “谢谢你了。我还是老地方。”锦歌说着把酒壶递给小二,然后径自往楼上走去。走到一半,转身跟小二道:“小二哥,给我也来一壶酒吧。”

    小二点头道:“得了,你就放心吧。”

    锦歌微微一笑。

    身后的小二被她明媚的笑容晃了眼,从第一次见她到现在,她出落地已经如此动人了。

    脸堆三月娇花,眉扫初春嫩柳,香鬓簪花,纤腰袅娜,素体轻盈,生就一副倾国倾城的容貌,莫说是男子,就是女子看了都心动不已。因为她,每年这个时候店里都会多出很多人,大多都是来看看这位拥有着绝色容貌却很恬静的女孩子,只是他们都只能静静地远观,没人敢上前去搭话,她的外表虽摄人心魄,却也有种不怒而威的气质。没有人知道她来自哪里,也没有人知道她是谁家的女儿,唯一有关她的信息也是从小二口中得知的,她叫华锦歌。她离开时不乏跟踪者,但是奇怪的是,每次都是半路上跟丢了。

    华锦歌坐在窗边,看着街上车水马龙的景象。她不喜欢在熙攘的人群中拥挤的感觉,倒不如在这坐着就能把美景美人一览无余来得自在。

    “锦歌姑娘。”小二盛好了酒送了上来。

    华锦歌报以微笑,说:“谢谢小二哥。”

    小二看得有些痴,但是他还是很快回过神来,因为此刻的他正在所有人的怒视之中,稍有不慎,便会遭殃。因为他是这里唯一个能够跟华锦歌说上话并且能够得到华锦歌倾城一笑的人。

    华锦歌边喝酒边关注着月湖的动态,看到动心之处也会不由自主地拍掌叫好,店里其他人也跟着附和。

    店里的男人们为了能在美人面前显示一下自己卓越超群的能力,开始了唇枪舌剑,争论的不亦乐乎。华锦歌只是静静地听着,并不作声。这时候是她得知城里消息的最佳时机。

    一个彪悍的人站起来鼓吹着自己的本事:“男人就得有力气,我能徒手拔出一棵树,论力气,如果我排第二没人敢排第一。”

    其他人根本不相信,其中一个人喊道:“吹牛谁不会啊。”

    “哈哈哈哈。”

    “你要真是这么厉害,找三皇子比试比试。”

    那彪悍之人立刻就蔫了,脸红地坐了下去,嘴里还嘟囔着:“有本事你去啊!”

    又有人说:“其实三皇子也不一定有你们传的那么神。”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你想想,从皇上龙体微恙以来,有多少刺客行刺三皇子,可是有一次是成功的吗?就拿昨天晚上的事说吧,据说又有人行刺,个个武功高强,可还是被三皇子打得落花流水,最后全部自刎谢罪。如果这样还不神的话,谁能算得了神?”

    “昨晚又行刺了?你们说那刺客怎么也不烦呢?我光听着就没兴趣了,都刺杀几十次了,次次失败,次次全部自杀,这有意思吗?”

    其中一个看起来文质彬彬的人站起来说:“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你这么说,如果被传到官府,还以为你想要三皇子出事呢。”

    那人立刻站起来向大家作揖鞠躬:“我这是在说刺客都是笨蛋,根本不存在想要三皇子遇刺一说。三皇子为人耿直,视民如子,是个有良心的人都会祈祷菩萨保佑三皇子长命百岁,洪福齐天啊!”

    华锦歌听他们说完,嘴角露出了一丝浅笑:这个三皇子还真是个人物,每次来城里听到最多的就是关于他的事,而且从这些人的口气可以判断出他深得人心,想必将来一定不可估量。

    黄昏很快到来了,月湖的表演也结束了,华锦歌在不知不觉中酒喝了有点多,脸颊有些微红,在夕阳的光辉中显得更加楚楚动人,娇媚不已。她起身有些猛,头有点昏昏的,摇晃了一下身子,却不小心打翻了酒葫芦,因为靠窗,那酒葫芦便落下窗子。她纵身一跃,众人惊呼。华锦歌想要接住葫芦,可是没想到下面这么多人,根本没看到落脚之处,十分惊慌。

    恰在这时,下面行走之人抬起了双眸,看到正往下坠落的华锦歌,便飞身而起,接住了她。

    两袭白衣,裙摆和衣角在风中缠绕,如一只白蝶轻盈地旋转落地,仿佛时间都停止在这一刻,没有了街市的喧哗,只剩面前人轻浅的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