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 回来

    更新时间:2018-06-17 11:05:38本章字数:2695字

    ⊙每一次,当我们失去某些一次性东西后,才会后然学会珍惜。

    听一首老歌,品一口茉莉绿茶,一股热流流入心田。又是一次下雪的日子,好像每年这个时候,都会有这么一场雪,下的让人又惊又喜,从天空飘落,飞于大地,归于人间,化为湿水,随阳蒸发。今年的大雪又降于大地,不免让人有些许寒意。

    时光回溯于一年前,一个男孩的故事,让人感到悲伤。

    在一所大学里,男孩海爱着隔壁班的娜,而娜却对海有误会,所以一直不接受海的示爱。因为有一次,海与娜同时坐公交车上学,在公交车上,气氛如往常一样紧张而又喧闹。俩人站在公交车上,彼此缄默不语,车里拥挤,因为车走走停停的缘故一直晃来晃去,海习惯性的将手掏入口袋拿手机,一不小心碰到了前面站着的中年妇女的臀部,中年妇女脸色骤变,皱着眉头,厌恶的转过头来,瞪着海,紧接着一个巴掌打了过去,边挥手边大叫着“你干嘛呢,你个臭流氓,海没有反驳,因为他知道此时此刻,全车人都看着他,讥笑着,议论着。海把头深深地低了下去,自此在娜的心目中海就是一个有问题的人。

    时钟小子仍旧没有停下匆忙的脚步休息一下,一个星期过去了,一个月过去了,海还是追求着娜,一如既往的喜欢着她,而娜却对他的好,丝毫不在意。但是有一天,娜看上了她班的一个男生,娜于是勇敢的去追了那个男孩,男孩同意了,俩人成了男女朋友,于是他俩天天在一起,一起上课,一起吃饭。在一次一起吃饭时,娜看到了坐在一旁低着头吃菜的海,便戳了戳坐在身边的男朋友并且贴着男友的耳朵说;‘看到没有,这个傻*,整整喜欢了我一年,可我不管,我只喜欢你,我这辈子是你的人’。说完看着正在用餐正往这个方向看来的海给男友一个吻,男朋友听后便搂着娜的腰走到此刻正默默低头吃饭的海面前,男朋友用挑逗的语气对海说;‘呦,穷屌丝,还想追我的女人,以后好好看着老子玩,老子的女人你得不到,傻娃子。海听后抬起头笑了笑说:“哦,是吗?”。 

    两个月后,娜的男朋友枫看上了另一个女孩,开始慢慢地对娜反感,好景不长,枫将娜甩了。那段时间,娜好像丢了魂一样,她终于看清了枫的真面目,可是自己把一切都给了枫,而枫却将她视为一旁路过的风景。娜还是不死心,还想去和枫和好,但是无论他怎么去讨好枫,怎么为枫付出,枫都视而不见,反而和他女朋友一起捉弄她,嘲笑她。

    直到有一天,丢了魂的娜回到家,她那上了一天一夜班的母亲困得在床上沉睡了过去,母亲一直以来睡眠不好,很多时候靠吃安眠药来入睡,现在劳累的沉睡过去,没有注意到娜的异常情绪,在这晚,娜翻出了母亲床头柜里的安眠药,倒满了小手,猛吞了下去,想离开人世,为自己心里的已经不爱她的男孩告别人世,然后再也不去打扰他了。刹那间屋子里静了下来,没有了翻东西的声音,两人都睡了过去,而此刻室内一角的插座上还烧着水,隐隐约约闪出了几滴火星,随后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便着了起来。

    此时此刻邻家不远的海在床上坐立不安,他想打电话安慰安慰娜,却又怕她伤心。想来想去,于是最终还是选择了鼓起勇气打了过去,一次又一次的无人接听,座机也没有接听,他心里感到非常不安,仿佛感觉到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于是连外套都没拿就向娜的家的方向跑去,刚赶到,看到房门紧闭,但从窗外可以看得到里面一闪一闪的火苗和冒着浓浓的黑烟还有那刺鼻的烧焦了的塑料的味道。海想用力打开门可是试了几次不行就立即将门踹开,跑了进去,大火已经着烧了起来。热的让人着急,首先看到了娜的母亲,娜的母亲已经被浓烟呛醒了,但没有了力气,海将她抱出了着着火的屋外。

    安顿好随后又冲进了火海,弯着腰咳嗽着寻找着娜,找到了娜,用尽全身力气将娜抱了出来,并用自己的身子替娜遮挡着火。踉踉跄跄的跑了出来。海将娜放在地上,此时娜已经醒了。海蹲着地上扶着娜问;‘你没事吧?有没有被火伤到?你担心死我了你知不知道。你如果死了我怎么办?就算我去死也不能让你死。’娜没有看眼前焦急万分的面孔,只将目光朝着着起大火的房子看去,瞪大了眼睛着急的说;‘坏了,枫的衣服还在里面,枫给我写的情书,枫和我的合照还在里面,千万不能被烧坏呀,我要去把他们拿出来,你别拦着我。说完娜在海的怀里挣扎了起来,海用手按着娜的肩膀看着着急万分的娜说;‘我知道了,你不要去了,还是我去吧,我累了,我想休息一下。’话音刚落海眼角泛红朝向快要倒塌的房子奔了过去,当跑到着着大火的房子内,房子瞬间倒塌了下来,向天塌下来一样,将海压在了火海里,与火海融为一体。

    第二天,海被送入了icu重症监护室,医院楼下门口陆续停着三辆宝马和一辆商务奔驰,里面坐着的正是海的父母。原来一直隐隐藏藏为人谦和的海是著名集团董事长的儿子,俗话说儿要穷养才可成大器。将来才能更好的去打理公司。海父夫妇一起心急火燎的来到病房门口,从窗外看着躺在病床上的海,身上连着各种仪器。他们并没有指责娜母女俩,而是一直祈祷着自己的孩子可以挺过来,海的母亲痛哭着,为海流出了心疼的泪水。娜呆在原地楞楞的出神,不知不觉也流出了眼泪,痛苦的蹲到地上,用手抓着头发痛哭,边哭边说;‘对不起,是我对不起海,都是因为我,都是因为我太自私了,是我害了海。’海父将目光撇向了娜问;‘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娜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他’。海父听后低下了头,揉了揉眼睛叹了口气。咬咬牙,坚持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海在icu重症监护室病房里靠着呼吸机来维持着生命。

    当天下午七点,呼吸机停了,海安安静静的躺在病床上,头和身体被白色被单盖上了,严严实实的。海死了。娜冲着海的病床跪下了,大声放开了的痛哭。边哭边喊着;‘海,你回来,海,你不要吓我了好不好,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答应你。我什么都答应你。你快醒来。’无论怎么痛哭怎么喊,可海还是静静地躺在那里。海父站在一旁用手捂着嘴痛哭了起来。海母哭的早已没有了力气,一屁股瘫在了地上,一旁的助理搀扶着。此时此刻窗外下起了大雪,从空中落下,落到了地上,带走了海,成为了天使,最美的天使。

    半年后,体育场内,我们一班人跑着步热着身,包括娜也在内,围着塑胶跑道跑了6000米,跑累了,一个接一个的躺在踢足球的绿草坪里,大口喘息着。许久,我缓缓将脸转向她问;‘时间过去这么久了,你还记得那个他吗?’娜听后,静了一会,脸上不知是汗水还是泪水从脸颊上滑落了下来,落到了草坪里。娜开口说;‘记得,永远记得,他一直在我心里。对于他,我只能说:“我当时真是太傻了,不知道珍惜眼前对我好的,每一次等到失去了才知道珍惜,失去了太多的东西,才慢慢懂得珍惜。如果可以回到半年前的那个时候,我觉不会让海去用生命帮我拿一个人渣的东西,如果失去了人渣的东西,我可能会心疼一会,而失去了他,我会心疼一辈子。”

    是呀!一辈子。

    你听到了吗?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