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好 那个岁月

    更新时间:2018-06-17 11:41:43本章字数:5174字

    ⊙一个人的财富 地位 外貌 可以受到女孩子们的喜爱,但是如果是一个真心疼爱你的呢。 你是否会放下光环,去接受他。

    现在的爱情变了,以有好多人不在相信了爱情,真爱可以得到爱情,金钱也可以买的到爱情。都说什么钱乃身外之物,但是离了钱自己什么都不是,有钱你放个屁都是道理,没有钱你在有道理都是放屁。但是邪不压正,真正的爱情还是有的,不过要自己去发觉了。此时此刻,来,让我们一起团座在一起,吃点花生米一起吹牛逼。

    故事发生在现实,一个男孩喜欢了一个女孩整整两年,男孩江宇就读杭州大学,刚进一年三班就盯住了女孩林莉,林莉长得很清秀,皮肤嫩白如雪,班里女孩众多,也有不少长相清秀的,但江宇就死死盯住了她。原因尽然是他感觉林莉挺单纯可爱的。从此以后,江宇就追起了林莉,首先江宇给她买了奶茶,每晚一杯,林莉并没有拒绝,委婉的接收着,他每天用微信和林莉聊天,林莉也时快时慢的回复配合着。但这样一天天过去了,爱情完全没有进展,每一次江宇约她出来一起压压马路一起去逛逛街,她便应约,提出了条件,只要你给我买吃的,我就陪你去玩,江宇答应了。也许是江宇太过宠她了吧,她每一次都将江宇当工具使,用时拿起来,不用时完全忘记他的存在。因为林莉并不喜欢他。林莉喜欢的是那些富商的公子,有钱有势力。而眼下的江宇则是一穷二白。

    那一次,天空下起了大学,林莉晚上回到宿舍门口,宿舍里的舍友都团团围住了她,询问她有没有带钥匙,她也无辜的摇了摇头,由于今天出门着急,钥匙落里面了,门锁上了,她们正商量着这么冷的天,学校这么大,天还下着雪,谁去教务处报告一下。最后的结果就是你推给我我退给你的始终没有定下来,此时此刻,林莉脑门一亮激动的说:“咱们谁也别抢了,让江宇去吧!”其中有个舍友吞吞吐吐的说:“让江宇去,他会去吗,还用就是这么冷的天,路这么滑他去也不安全呀?你不担心他会出事呀”林莉瞪了她一眼,皱着眉头说:“他不去你去呀,管他呢,他出不出事和我有半毛钱的关系吗?”话音刚落,掏出手机,朝显示屏上显示的江宇点去。此刻江宇正吃着刚泡好的红烧牛肉面,刚动了一口电话便响了起来,掏出手机看了看显示联系人林莉,嘴角不自觉的向上一樣,心里美滋滋的滑接了电话,听到任务后,急忙停住了手里的泡面,拿起床铺上的羽绒服套在了身上,开着手机手电筒离开了宿舍,一路跌跌撞撞朝教务处走去,这一路上惊心动魄的不知脚滑了几次,跌了几个跟头。路上一个学生也没有,只有凉风吹着他,将他的脸吹的通红,耳朵也吹的木木麻麻的,最终感到了教务处,教务处里的钥匙一是按钥匙圈儿分类的,一圈连着一圈,一共一抽屉,拿在手里凉凉的,幸好每一把钥匙上都有宿舍号,比原来好找了些,但在这一圈圈钥匙中找一个宿舍号可像大海捞针喽。在江宇一个个耐心寻找的时间里,电话不断响起,电话里显示林莉来电,接听电话那头叫起:“哎,你到底能不能行呀,去拿个钥匙磨磨唧唧的,找到没有,在不找到我们就要被冻死了,真是的,拿个钥匙还那么费劲。”江宇用肩和耳朵夹着电话,手里忙碌着回:“林莉,你先忍一忍,马上就好,快找到了。”时间过了一会,总于翻到了,高兴的差点没有蹦起来,于是将冰冷的钥匙圈放到自己羽绒服里面,拉上了拉链与身体贴到了一块。急匆匆的离开了教务处,一路跑跑停停,小心翼翼的来到女生宿舍里,见到了她们,江宇拉开羽绒服拉链将钥匙环递给了林莉,林莉双手掏入口袋动了动嘴说:“你是不是傻?钥匙环这么凉干嘛递给我,你不会自己开吗?”江宇看着她们尴尬的笑了笑,走向了宿舍门旁,打开了。一群舍友欢呼了起来,冲进了屋里,打开了空调,哈气取暖。林莉却看了看站在一旁的江宇说:“行了,你回去吧!记得一会把钥匙放回教务处哈,让你拿个东西可真慢。”江宇听后拿着钥匙离开了女生宿舍。这一路,江宇有点心酸又有点幸福,心里酸酸甜甜的,很不是滋味。心里想着乱着,啪的一下滑在了路上,手被结了冰的路面划破了一到伤痕。晚上十一点多回到了宿舍,此时的泡面已经凉了,江宇继续坐到泡面旁,将泡面往嘴里噻着。虽然有点凉,但味道还不错。

    一次逛街,林莉遇到了一个身穿西服坐骑飞奔奔驰跑车的男孩,男孩是当地酒店老板的公子,成天无所事事,除了吃喝抽,就是把妹,长相虽然不算很帅但身边的美女从来没有断过。此时此刻林莉也加入了进来,成为了她们中的一份子。慢慢的接近着酒店老板的公子肖元,后来不知怎的,他俩真的在一起了,想必林莉也是费尽了所有力气,这段时间里江宇还是没有放弃。有一天夜里,肖元和几个狐朋狗友喝酒,喝的不省人事时向林莉打了电话,林莉赶了过来,赶到时酒桌底下的酒瓶横七竖八零零散散的静躺在地上,酒桌旁只剩下了肖元一人,林莉慢慢的挪步上前,搀扶着他离开了,走在大街上,车辆来来往往,她不知该将肖元送向哪儿,如果送到酒店怕酒店里的员工告状误会。于是将他搀扶到了规模不算大的私家商务宾馆,将肖元放在了宾馆的大床上,刚一躺下,肖元猛地睁开了眼,一把将林莉翻身压倒,吻了上来。林莉挣扎着,这才猛地想起自己中了肖元的计了,肖元并没有醉,只是像制造个机会。林莉被吻着,慢慢的肖元的热唇吻到了她的脖子,她将他推开了,找了个理由要去洗一下澡,于是肖元便答应了她的请求。林莉一个人待在卫生间里,锁紧了卫生间的小隔离门,由于这是第一次和男人在一起,她家族很保守,当然自己也特别纯洁,吓得浑身直打哆嗦,用力喘息着,偶尔也会有两声抽泣声,用打着颤的手着急的掏出了手机,想到了江宇,翻了好一会翻到了,拨通了过去,撒时间秒接了,林莉用颤抖的声音偶尔还带着抽泣小声说:“喂,江宇,我好害怕,我真的好害怕,”江宇听到后急忙安慰她到:“你怎么回事?告诉我你在哪,在那别动我马上过去。”林莉将地址和发生的情况告诉了他,江宇挂掉电话翻出了自己早已不再使用的甩棍放到了身上,打车赶了过去。江宇赶到宾馆包间门外,一脚将门踹开,这时正在床上待着的肖元愣着了,大叫了起来:“你tm干什么?你谁呀?”江宇没有理会边向他走去边从腰后口袋里掏甩棍,一棍轮了上去问:“你想干什么,她人呢?”肖元用手捂着被砸的胳膊,低头咬着牙瞪着江宇说:“不知道。”江宇收了甩棍朝卫生间走去,肖元趁机从床上跳下来拿着钱包跑了出去,江宇敲了敲卫生间关的严严实实的门,过了一会林莉打开了,一把抱住了江宇,哭了起来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这样。”江宇也抱紧了她,用手抚摸着她的秀发,乖巧的她依偎在江宇怀里抽泣着,像被人欺负了的小孩子一样。此时江宇看着她心里难受着。安抚完后江宇将林莉带回了学校,将她护送到女生寝室。自己方才拖着沉重的身体回到男生宿舍里。凌晨的夜里很静,睡的很舒适,一睡到天大亮。

    第二天,林莉对江宇的态度改变了些,不再烦厌江宇了,她发现江宇和他们不一样,江宇是真的对我好,而我却这样那样的伤害他,最后他却完全没有放弃。林莉拿起手机约上了江宇去校外的咖啡店喝咖啡,表示谢意,另一个目的是要慢慢的接受他。江宇为此激动了一上午,这一上午里像打了鸡血似的兴奋着。时光很慢,到了中午放学了,林莉下课的早,早以在学校门口的咖啡厅里坐着等待着他的到来,时不时拿着梳子看着手机相机捣腾着。江宇大步流星的走在通往校外的路上,快到大门时,隐隐约约看到一群身穿皮衣的几个社会小混混蹲在门口抽着烟交头接耳的说着话,江宇没有理会继续朝门口走去,刚走到门口,几个皮衣青年将他拦了住,递给他一根烟问:“同学,问一下,林莉是几班?”问完,江宇一愣,回:“怎么了?你们找她干嘛?”其中一个皮衣青年将吸进了的烟头甩到了地上说:“你这孩子费什么话呀,你就直说她在哪班?还有就是江宇你认识吗?把他约出来有点事。”江宇缓了一会问:“你们见他干嘛?约他干嘛?”还没等皮衣青年回话,坐在对面的林莉看到了情况从咖啡厅里跑了出来,跑到了人群中喊着:“你们要干嘛?江宇你没事吧!有本事冲我来,事情是因我而起的,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一人做事一人当,你们放了他。”话音刚落,皮衣青年朝江宇一脚跺了过去,江宇后躺倒地,刚刚那位皮衣青年指着倒在地上的江宇道:“你tm就是江宇,你是你昨天你打了我兄弟,我tm今天让你见血。弟兄们干死他。”语毕一群皮衣社会青年围了上去,将江宇按到了地上打了起来。林莉上去阻拦完全接近不了,于是冷静了下来,掏出手机向江宇舍友打电话求救。不一会江宇舍友等一群人马,手里拿着烂拖把棍烂板凳腿冲了到了学校门口,冲向了那一群人,学校人马人多势众,将社会皮衣青年擒了住押回了学校保卫科,等候学校和派出所的处理。江宇也被舍友送进了医院,肋骨骨折,需要住院,林莉陪着他,护士要求通知家属,但林莉不知道江宇的父母电话,打电话问舍友亦是无人了之。问江宇江宇只是沉默不语,这段时间,林莉一直照顾着他,每天给他送饭,陪着他。

    转眼间,一个多月过去了,江宇快出院了,这一天林莉给他熬的粥,江宇细细品味着,俩人有说有笑,像情侣一样,突然间江宇手机铃声响了,江宇的父亲打来的,江宇接听了,聊了一会,瞬间变了脸色,变得沉默了许多。林莉看着他问:“怎么了宇?”江宇挂掉了电话,看着林莉笑了笑摇了摇头。江宇一把将林莉抱在了怀里,抱的紧紧的,然后又用红润的眼睛盯着林莉,看了好一会。说:“林莉,谢谢你这段时间的照顾,我希望你以后可以好好的,不要再去接触那些不三不四的人了。我出去上个厕所,再见,有缘的话咱们可以会再见面。”林莉听了愣了愣问:“你怎么了?你说的什么意思?我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呀?你没事吧?”江宇此刻的眼比刚才更红了,还夹杂着泪汪汪的泪水,对林莉笑了笑说:“逗你的了。”说完离开了病房,没有再回头。没过多久,放在病床上的手机咚的一声响了,林莉将江宇的手机拿了起来打开看了看,是江宇的父亲发来的短信:江宇,我的孩子,不要再任性了,爸爸老了,你快回来吧,我知道你有你的梦想,你有你的愿望,可是孩子呀,你有没有想过,爸爸已经老了,爸爸只有你这么一个儿子,爸爸的公司你得继承呀,我知道你喜欢自由,可是自由也需要拼搏不是吗?爸爸已经替你打下了江山,你不用再拼搏了,回来吧,我时日不多了,想要见见你,江宇快回来吧,回台湾继承集团。好吗?

    林莉看到了短信,手有点发抖,深呼吸着,拿着手机跑出了病房,冲进了卫生间门口,愣了愣,等着江宇出来,但等了好久都没有出来,于是她问出来的人,那人便说:“里面没人了”林莉拿着手机放到怀里,跑进了男卫生间大叫着江宇的名字,却只有自己的回音。江宇离开了,离开了杭州。

    林莉一个人守在了病房里看着江宇临走前剩下的东西和喝了一半的米粥。出了神的愣在了哪里。心想:为什么?他就这么离开了,为什么不告诉我,衣服和手机都没有拿,穿着病服的回去了。他为什么不和我告别。此时此刻江宇早已从商场买了衣服换上了,又准备了手机赶往机场,机场候车厅里,他拿起手机向林莉发了短信:“对不起林莉,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林莉我喜欢你,本打算着等我出了院要和你表白,让你成为我的女朋友,咱们从此不分开,但是不可能了,我要回去处理点事情,我不知道我这一去会不会改变,我还是喜欢现在的我,起码自由,可以跟自己爱的人再一起,林莉,我爱你,你要好好的。就当我没有出现过,让我随时间遗忘吧!”林莉手机震动了下,她缓了缓神翻了翻手机,陌生号码......读完林莉留下的两行泪,捂住嘴抽泣着。过了一会急忙回了过去: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江宇,我承认我本来不喜欢你,可是就在那天当你踹开宾馆的木门时,把我抱在怀里时,我便慢慢的想要接受你了,那天你因我被他们打伤躺在医院忍着呼吸都疼的骨折,你在我面前还强忍着,当成没事人似的,当时我真的心里特别难受,哪个时候我可以承认我对你动了心,心想,如果我面前着个傻家伙再给我表一次白或再说一句我爱你,我会立马扑在他的怀里,答应他,让他照顾我一辈子。江宇,我等你,我等你,我一直等你,等你一天回来!短信编辑完了,发送时显示发送失败。紧接着他播着刚刚的陌生号码,已关机。

    江宇飞往了台湾,林莉不再和某个男孩闹腾了,自己独自学习,偶尔也会和朋友逛街,每次遇到困难时,她都会时不时想起向他打电话,但是想起来后又放下了手机,她已经习惯了有江宇的日子,他一离开她有点不适应,每当深夜夜深人静时,一个人躺在床上,回想着和江宇在一起的时光,又担心着江宇现在过得怎么样,会不会忘记她,有没有想起她。不一会眼角滑出了泪痕,轻轻抽泣着,一个人孤独的侧身而眠。

    江宇继承了父亲的公司,每天忙碌着,加班处理业务到深夜,慢慢的趴在冰凉的办公桌上睡着,每天忙的不可开交,饭点用泡面充着饥,慢慢的时间过去了,公司在江宇的打理下又恢复了原貌,慢慢的轻松了下来。一个月后,江宇将公司交给总经理打理,自己去处理件私事,便让秘书定了一张飞往杭州的机票,飞往了杭州。

    后面的故事就由聪明的你们来补充吧!是相遇,是分离,全听你们左右,每一个结局都会有一个故事,那么请你续写.........